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从无神论到有神论——独家采访前英国无神论哲学教授安东尼-弗 ... ... ... ... ... .. ...

10-31-2015 13:11|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2166| 评论: 0|原作者: 安东尼-弗卢 & 加里-哈博玛

摘要: 从无神论到有神论——独家采访前英国无神论哲学教授安东尼-弗【转载注:中文转载自http://science4faith.com/2010/07/42/和http://science4faith.com/2010/07/43/,有些错误以红字纠正,其中包括中文翻译漏了的 ... ...


哈博玛:以你的观点,上帝对于“罪恶”并没有做什么。

弗卢:不完全是,可也决非是上帝制造了一大堆的“罪恶”。

哈博玛:就你对有神论的认识,怎样理解灵魂-肉体问题呢?

弗卢:那些论及死后生命的人,必需面对这一难点:如何构筑一个无形体的人的概念。此时我要再次提及我念研究生那年,我的导师吉伯特·赖尔教授发表的《心的概念》一书。当时在英国严肃报刊评论专栏“牛津语言哲学”对此书的评论纷至沓来,大多持敌对态度,反对的理由是:这本书使极为重要的原则变得无足轻重。

对此我深有感触,在研究生哲学俱乐部,我以 “重中之重”(“Matter which Matters.”)为题发表了演讲。我讲到,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忽视康德所说的哲学家的三大问题—上帝、自由、永生—从语言学角度我们对这些问题的解答取得了极大的进步。我本人也致力于对这三个领域做出贡献,我的哲学处女作就是涉及第三个问题。18就在我得到第一份工作,作为专职哲学教授不久,我对赖尔坦言:如果让我在吉福德讲座(Gifford Lectures)上讲学,我会以《死亡之逻辑》为题。19构筑一个无形体之人的概念是完全不可能的,对这一结论的争执颇为激烈。

哈博玛:难道这个概念对于“死后生命”是必要的吗?

弗卢:约翰逊字典定义“死亡”为灵魂离开身体。约翰逊和他那个时期的一些人是相信灵魂存在的,有些人是不信的,如果我们理智的把灵魂说成是某种东西,它离开了目前的居所,继续或被迫到另一个居所。那么从哲学角度讲,灵魂既是物质而决非只是某种东西的特征而已。英国哲学家斯温伯恩(Richard Swinburne)的《论灵魂的进化》(Evolution of the Soul20问世不久,我的吉福德讲座发表了,标题为“只是凡人么?死后还有生命吗?” (Merely Mortal? Can You Survive Your Own Death?) 21以此就斯温伯恩对我早期著作的批判给予回应。令人尴尬的是,斯温伯恩根本没留意二战后我和其他人发表的相关作品。自从我和斯温伯恩关于死后生命的吉福德讲座之后,六十年来,研究死后生命的文章书籍并未做出创新。更值得注意的是,斯温伯恩的吉福德讲座忽视了主教巴特勒(Bishop Butler)的观察结论:记忆可以再现,但记忆不等同于人本身。

哈博玛:我们有好几次谈到濒死经历,特别是一些濒死回生的人对他们离开身体到遥远地方的经历的可证实报告。有时这种情况发生在心跳及脑电波停止后。22在我们第二次讨论后,你给我写信说:“我认为有关濒死经历的材料是极具挑战性的……即使这些证据没有完全驳倒我,但也削弱了我对死后生命的观点……” 23根据这些有据可查的濒死案例,你对死后生命的的可能性是如何看待的,特别是在使你成为有神论这方面?

弗卢:我们可假定一个“无形体之存在体”具有记忆。但在我们可以信赖它的记忆乃至经历之前,我们有必要做出一点解释,首先这个“无形体之存在体”是怎样被识别的,之后,在律师们所称的“时间汇流”以后,这个“无形体之存在体”又是怎样被识别成与自身是同一个“无形体之存在体”的。如果我们有证据证实,约翰逊和一些人所相信的灵魂就是这个“无形体之存在体”,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人类有死后生命,另一个重要信仰启示——遭受永刑,也同样是真实的。

哈博玛:我承认濒死经历无法证实天堂或地狱的教义。但是这些作为证据的案例是否增加了死后生命的可能性,同时也促使你成为有神论者?

弗卢:我依然希望和相信死后生命是不可能的。

哈博玛:尽管你希望没有死后生命,你是怎样理解这些濒死经历的一些暗示性意义的呢?即使对它们就死后以何种形体存在没有清楚的暗示,你认为这些证据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用处的吗?换句话说,暂且抛开有潜在可能性的死后生命是何种形式,这些证据对一些论证是有利的吗?

弗卢:对这些濒死经历做出解释是令人为难的。但我认为这些是血肉之躯超感官的意识,这些经历的主体(人)是容人质疑的。如果向你所希望的那样,我们假定的“无形体之存在体”与那个濒死的人是同一个,可实际上并不是,那这些案例就不能证明什么。对“无形体之存在体”这一概念,我们无法给出真正合适的意义。除非我们能借助一些方法,首先识别这个存在体,进而在时间汇流后,能识别出这一存在体与自身是为一体。这一切未完成之前,我们最好记住主教巴特勒对此之异议:“记忆可以再现,但却不能等同于人本身。” 24

或许我应在此指明,很早以前,我在大学第一次上哲学课时,我对于从英国开始的叫做“精神的研究” 非常感兴趣,尽管“超心理学” (parapsychology) 这一术语目前几乎遍布各处。我承认我将第一本书命名为《精神的研究新方法》(A New Approach to Psychical Research25 有些仓促,但从那以后的多年里,我一直对此题目怀有兴趣。

哈博玛:你曾写信给我提到濒死经历“濒死经历是‘人意识的发生独立于人脑’的很吸引人的证据。”26

弗卢:当我思考这些濒死经历哪里最吸引我时,我自问当问及关于“精神”现象时,提出的第一个惯例问题是什么。那就是“何时、何地、是谁对此现象作了第一报告?”很多人混淆了濒死经历与死后经历。当人们能够证实“人意识的发生独立于人脑”时,濒死经历就与“死后生命”相关了。

哈博玛:在别处,你再次亲切地说起我对你思想的影响,视这些资料为证明人的意识独立于“大脑放电活动”的有利证据。27 如果濒死经历(甚至是在心脏和大脑都停止工作的情况下)被证实是独立于人脑的行为,那么会作为有力证据吗?会成为“死后生命”最好的证据吗?

弗卢:哦,是的,当然了。那基本上是唯一的证据。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6-22-2021 05:46 , Processed in 0.07937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