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佳美之处 门户 文萃 神学 查看内容

基督教正义战争论

2-19-2015 22:43| 发布者: 清道夫| 查看: 813| 评论: 4|原作者: 清道夫

摘要: 卡扎菲下台的问题似乎大家很容易接受,可是什么事正义战争,弟兄姐妹是否明白和接受? 初期教会是绝对的和平主义,奥古斯丁面对异族入侵罗马的罪恶,思考了正义战争的问题。 这个也值得大家来思考一下。 国际法 ...


卡扎菲下台的问题似乎大家很容易接受,可是什么事正义战争,弟兄姐妹是否明白和接受?

初期教会是绝对的和平主义,奥古斯丁面对异族入侵罗马的罪恶,思考了正义战争的问题。

这个也值得大家来思考一下。


国际法对战争规定

《巴黎非战公约》规定:争端或冲突,不论其性质起因如何,只能用和平方法处理解决.实质禁止了国家主动挑起战争.《联合国宪章》规定:非为公共利益,不得使用武力.对战争 的发动进行进一步限制

【正义战争论】(Just War Theory) 自 http://bigyi.fudan.edu.cn/christDic/ChristMain.asp 基督教大辞典 复旦大学编写的

http://bigyi.fudan.edu.cn/christDic/christContent.asp?id=2110048

基督教实践神学命题,由奥古斯丁首先提出,谓基督徒并非全然不能参与战争,战争可以为着伸张正义与重建和平的缘故而进行。认为正义的战争必须由合法的统治者来发起和领导,并且基督徒战士必须以爱的态度对待敌人,不可假战争之名进行屠杀和掠夺。同时认为圣职人员,如司铎和修士等可豁免参加军队。上述立场为路德和加尔文所肯定。

本文导航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清道夫 9-9-2011 15:12
http://marlito.bbspace.org/thread-14901-1-1.html

正義戰爭?

正義戰爭?

美國與阿富汗的戰事已持續多月造成多少人員傷亡,而塔利班的代表更不斷透過傳媒,呼籲全球的回教徒發動聖戰。
宗教,再次成為戰爭的藉口。

最早戰爭因嫉妒而起,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戰爭彷彿從沒間斷過。歷史上記載人類最早的戰爭,大抵上應是《聖經》中所載該隱殺害兄弟亞伯,那是因為嫉妒而起的戰爭。

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由宗教引發的戰爭,可算是「十字軍東征」。自公元636年,基督教的聖城耶路撒冷被信奉回教的阿拉伯帝國統治。直至十二世紀初,教皇烏爾班二世(Urban?郖)號召基督徒組織一支基督神聖軍,以「十字」為標記,把佔據耶路撒冷的回教徒逐出。

當時教皇還聲言,參加神聖軍的教徒,如果在途中或戰鬥中喪失性命,主將赦免他們一切的罪孽。他的演詞令許多人深受感動,繼而踏上東征之途。雖然十字軍曾成功佔領耶路撒冷,但終於1291年給回教徒推翻。


許多戰爭非正義之戰
至中世紀末,經過數百年天主教教會法學者及神學家的討論和共識,提出了「正義戰爭論」,並得到普遍的共識。正義戰爭論為天主教的官方立場,直至今天,亦普遍為基督教宗派所接受。

但這個戰爭論並非要為戰爭提供冠冕堂皇的藉口,相反卻是要批評主張戰爭的當權者,許多戰爭也並非正義之戰。

正義戰爭論主要對「開戰條件」及「沙場守則」定下了明確的準則。


開戰條件:
就開戰條件而言,能稱為「正義之戰」必須具備以下六個條件,缺一不可。

(1)正當原因——只可為保衛國家、驅逐入侵者而戰﹔不可以為侵略、擴張國界、報仇雪恥、懲罰對方、以武力解決爭執等原因而戰。

(2)最高權威——必須由國家最高合法權威來宣戰,一般將領無權發動戰爭。

(3)最後途徑——要竭盡所有努力去避免戰爭,設法用和平方式解決問題,在一切和平方法都失敗後方可動武。

(4)正當動機——發動戰爭動機必須正當,堅守原初決定開戰的動機,不可以暗懷鬼胎,把防衛戰變質為侵略戰。

(5)成功機會——要謹慎計算清楚戰爭成功機會是否夠高,倘若成功機會不高,儘管有正當的開戰原因,也徒是以卵擊石,招致不必要的傷亡及無意義的犧牲。

(6)衡量得失——戰爭一旦爆發,便會帶來人命傷亡及各種破壞,假如傷亡和破壞太大(不但對本國,也對其他受影響的國家),而戰勝後的(馬上及長遠)收益又不是很高,便是得不償失,不應開戰。


沙場守則:
就沙場守則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堅守「分辨原則」,分辦戰鬥人員與非戰鬥人員,軍事設施與非軍事設施。對於非戰鬥人員(如學生、老人、病人、一般平民等)及非軍事設施(如學校、醫院、老人院、平民住宅等),不可以蓄意傷害和破壞。在攻擊戰鬥人員和軍事設施時,無意殃及少數的無辜者是可以諒解的,但不分青紅皂白,對敵國人民一律格殺勿論或殺害對方非戰鬥人員,轟炸對方非軍事設施手段,企圖藉此摧毀對方士氣,迫使對方盡快投降等戰略卻是不可接受的。所以這個原則禁止採用地氈式轟炸和燃燒彈等作戰方式。

從以上論點看來,要宣布一場戰爭為「正義之戰」絕不兒戲,而有一點是很明顯的,就是正義戰爭論的確立主要亦為保護生命的安全,而非為報復而設,這一點是非常明確的。


回教聖戰有一定規範
近日回教組織所呼籲發動的「聖戰」,在回教的教義中亦有一定的規範。

事實上,伊斯蘭教並不容許本身的一方,或其他任何一方的侵略行為,亦不贊同帶有侵略意味的戰爭,甚或發起侵略戰爭的動機。穆斯林都奉了安拉之命,不得先對旁人產生敵意,亦不得進行侵略,亦不得侵害旁人的權利。

《古蘭經》上記載﹕「誰與你們戰爭,你們就在安拉的道上對他們戰爭,但不要過份,安拉不愛過份的人。」(2章190節)

戰爭並不是伊斯蘭教的一項目標,亦不是穆斯林弟兄的正常行為方式。它只是一種最終手段,只有在其他一切辦法均告失敗後的特殊情?下才使用的。(有關伊斯蘭教對聖戰的教義,可參閱本版10月7日的報道)

對於這次戰爭,我們沒有一個二分法來斷定是非對錯,指出上述有關各個宗教對「正義之戰爭」或「聖戰」的教義或論據,只希望在隔岸觀火的我們,能對宗教帶來的戰爭有多些了解。


戰爭背後多人性醜惡
相信沒有一個宗教是導人「戰爭」的,亦沒有一個民族可被定性為「恐怖」的,只知道這些打宗教旗號的「聖戰」背後,都混雜了政治、貪婪、自私、嫉妒,造成大量生靈塗炭,令許多人每日都在惶恐中度日,沒處容身。畢竟那些都是人類,是跟我們一樣有血有肉的生命,我們該彼此相愛如同尊重別人的宗教信仰一樣,總之,戰爭不是一件好事!


資料來源:原載《明報專訊》 更新日期:2001.12.20
引用 清道夫 9-9-2011 15:24
这篇文章值得读一读。

基督教视域下的正义战争理论发展理路
http://www.docin.com/p-118813208.html
引用 清道夫 9-9-2011 15:31

http://www3.telus.net/jamesyu/JustWar



透过《圣经》看“正义战争论”


在纪念抗美援朝战争50周年之际,中国解放军报引用原志愿军副司令洪学智的话1说:"朝鲜战争是一场弱国与强国、正义之师侵略势力的殊死较量。经过中朝军民的并肩战斗,终于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国侵略者。这场较量向世界证明,侵略战争必败,正义战争必胜。"

李鸣题为“美国历史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的文章说2:“1950年6月25日,共产党统治下的北朝鲜入侵南朝鲜,朝鲜战争爆发。
联合国称此入侵行动违背了国际和平并要求共产党从南朝鲜撤军。共产党置之不理。于是联合国要求其成员国给予南朝鲜以军事援助。

谁是侵略势力、谁是正义之师呢?在美国二次攻打伊拉克之前,战争伦理学的权威学者也在为美国的军事行动是否构成正义战争展开激烈辩论3。那么什么是正义战争呢?

一、正义战争论简述


1
、什么是正义战争?


现代国际社会公认:遵守正当开战条件和沙场守则这两个道德规范的战争是正义的:


a
.开战条件4:有正当原因、最高权威、最后途径、正当动机、成功机会并衡量得失。


b
.沙场守则4:遵守分辨战斗与非战斗人员、军事及非军事设施的原则,并且5禁止虐待敌人、优待俘虏,甚至反对强行征兵。


2
、历史渊源

一般认为,奥古斯丁是正义战争论的鼻祖6,他认为7人不能因个人生命和财产的缘故自卫杀人,但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正当原因),可以参加以维护和平为目的(正当动机)、由国家最高权威宣布的战争。



中世纪的亚奎那7继承并发展了奥古斯丁的理论,认为发动战争要有胜算的把握。到了十六、七世纪8Francisco de Vitoria Francisco Suarez 进一步发展了正义战争的理论,认为防卫性战争必须是最后途径,并且要注意战争中的行为准则。后来的神学家又将战争的得失等因素考虑得更加充分,使得正义战争论成为更加完善的理论。


这样看来,正义战争论似乎是由基督教神学家提出的。那么《圣经》如何看待战争呢?

二、《圣经》中的战争


1、旧约中的战争


a
.旧约中诸多战争是审判罪恶的战争(神的公义):


摩西带领以色列打败亚拉得王和亚摩利亚人(民21:1-3; 21-36)是因为他们阻挡神旨意的执行;约书亚对迦南人开战是神对恶贯满盈的罪人进行审判;士师记中外族对以色列的战争是神对以色列人事奉诸巴力、离弃神的惩罚(士2:11-14),一旦以色列人悔改认罪、转向神、呼求神的时候,神就施行拯救(不是反侵略、保国家的性质);大卫与哥利亚的战斗,是因为哥利亚“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撒上17:45)。列王纪中以色列与外族的战争是因为以色列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这句话在列王纪中共出现过31次),惹动神的怒气,兴起外邦人来惩罚以色列人。如果不是耶利米说是耶和华使“一国的民从远方来攻击你,他们的箭袋是敞开的坟墓;他们都是勇士。他们必吃尽你的庄稼和你的粮食,是你儿女该吃的;必吃尽你的牛羊,吃尽你的葡萄和无花果;又必用刀毁坏你所倚靠的坚固城”(耶5:15-17),那受耶和华差遣的“一国的民”岂不是不折不扣的侵略者吗?


b
.耶和华是战士,以色列在战争中的胜利是依靠神而不是依靠人9


以色列人在经历了最早的战争胜利后向耶和华歌唱说:“耶和华是战士,”(出15:3)“因他大大战胜”(15:1);摩西带领以色列打败迦南人亚拉得王和亚摩利亚人是因为神将这些人交在以色列人手中(民21:2,334);耶利哥的攻取(书3:17 - 4:9)、以基甸为代表的士师、大卫的胜利,都是要“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撒上17:47)


以色列的建国是依靠神,保护国家不受侵略也是依靠神(代下20章),这样的教训使得我们今天在面临“侵略者”者的时候仍然可以相信:“君王不能因兵多得胜;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马得救是枉然的;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他的人和仰望他慈爱的人,要救他们的命脱离死亡,并使他们在饥荒中存活。”(诗33:16-19


c
.神的战争


从旧约中我们可以看出属于神的战争有如下特点:首先,要寻求神的旨意(师20:2328)而不是看自己的需要;其次,举行献祭仪式(撒上7:9、书3:5)并且士兵要保持清洁(申23:9-14);第三,跟随神(以祭司为代表)而不是军官的带领(申20:2、出18:14-19)第四,胜利不是依靠人数或武器,而是依靠神(士6-7);最后,战利品应归给神而不是人(撒上15:9-10)。


d
.神并不喜悦战争(神的慈爱)


旷野中摩西数点民数是神的命令(民1:1-326:2)、准备发动神的战争,而大卫在政权巩固之后数点“拿刀的勇士”(撒下24:9、代下21:5),得罪了神。大卫希望为神建殿,神却回答说:“你流了多人的血,打了多次大仗,你不可为我的名建造殿宇,因为你在我眼前使多人的血流在地上。你要生一个儿子,他必作太平的人;我必使他安静,不被四围的仇敌扰乱。他的名要叫所罗门(就是太平的意思)。他在位的日子,我必使以色列人平安康泰。”(代下22:7-8)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神不喜悦战争:尽管他恨恶罪,但他“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结31:11)。


2、新约中的战争

旧约中的战争是神与撒但势力争战在地上的表现,而新约中的属灵战争才是真象。

a.耶稣与撒但的战争


耶稣在传道的开始就进行了灵界的征战(可1:21-28),并教导众人他是靠圣灵攻打撒但的国度(可3:20-30、路11:14-23)。他不仅把战胜撒但的权柄交给门徒们(路10:18-19),同时预言他将来仍将以“耶和华是战士”的姿态出现在万国万民面前(可13:24)。


b
.使徒的教导


保罗信主前对基督徒实施肉体迫害,但信主之后,他明白争战的对象是“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因此基督徒要穿戴神赐的军装、拿起火箭和宝剑进行征战(弗6:10-20);不仅防守(弗6:11)还要进攻(林后10:4)。


c
.最后的战争

在启示录中描写的战争,是属神的势力与属撒但的势力最后的决战,是公义的神对罪恶的最后的审判,神将亲自带领,并以他的大能大力战胜撒但及其追随者。

总之,神不喜悦战争。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中即使有不可避免的战争,神也希望属神的人不要依靠自己的血气、兵力来征战,而是依靠神来取胜。特别要注意的是,新约中的战争多指属灵的争战而非肉体的战争,并且“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1:9)

三、《圣经》中的和平


1、旧约中的和平


一般人认为旧约中充满了血腥的战争。可是,从先知对百姓的指导中可以看出:神的心意是和平与爱。


a.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


在以色列受到亚兰王的侵略时,先知以利沙依靠神所行的神迹将侵略军领进以色列的包围圈。但是,以利沙并没有让以色列的军队把敌人全部消灭,而是款待敌人,虽然没有化敌为友,但是“从此,亚兰军队不再犯以色列境了。

(王下6:23

在犹大面临巴比伦侵略的情况下,先知耶利米警告国王不要采取抵抗的政策,并且建议他投降敌国(耶27:11-12)。不仅如此,在本国百姓被掳到敌国之后,耶利米甚至还劝告被掳之民为敌国求平安(耶29:7)。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耶利米简直是判国份子,但神的心意是在惩罚犹大所犯罪恶的同时保护人民免受战争的涂炭。


b.“爱你的敌人”


箴言中教导要爱敌人:“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饭吃;若渴了,就给他水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耶和华也必赏赐你。”(箴25:21-22


在一次以色列与犹大的内战中,以色列有意将犹大二十万人之众俘虏带回本国作自己的奴婢。先知俄德谴责他们的作法,于是以色列人将俘虏中赤身的,给他们穿上衣服和鞋,又给他们吃喝,用膏抹他们;其中有软弱的,就使他们骑驴,送到棕树城耶利哥他们弟兄那里。(代下28:8-15


先知约拿虽不愿向残暴的亚述人传福音,但神爱惜他们,尽管他们是以色列的敌人。


c
.热爱和平

先知以赛亚向犹大人预告神会赐下弥赛亚,并称呼他为“和平的君”(赛9:6)。

先知撒加利亚向被掳释放后归国的犹太人传讲神的教导:“你们要喜爱诚实与和平

(亚8:19),并且告诉他们将来弥赛亚的国度“必向列国讲和平”(亚9:10)。


2
、新约中的和平


a
.耶稣的教导:


耶稣教导人不仅不要抵抗恶人(太5:38-41),而且要爱敌人(太5:43-44)。他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约18:36)我们基督徒也不属于这个世界(约15:19),无需为之争战,而且应该把耶稣的教导和准则应用于我们生活的每个层面:个人、社会、国家、国际。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耶稣教导的并不是被动的不抵抗政策,而是积极的“使人和睦”(太5:9)。


b
.使徒的教导:


使徒保罗说:“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要以善胜恶。”(罗12:14)雅各说:“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後是和平,”(雅3:17)因此,我们基督徒应该结出和平的果子(加5:22),并且传“和平的福音”(弗2:17)。


c
.最后的和平


在新天新地降临的时候,将会实现最终的和平,而且“不再有死亡”(启21:4),但是那“杀人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启21:8)。


总之,战争是人犯罪的结果(创4)。神通过对人的拯救,将最终实现神与人同在、人与人和平共处的目标。在这个目标实现之前,神希望我们基督徒作和平的使者、使人和睦。

四、评“正义战争论”


1
、正义战争理论起源的背景


a
.信徒的成分不同、面临的问题也不同


耶稣离世后的300年间,基督徒们遵循主耶稣的教导,向万民传福音,“思念上面的事”(西32)。他们虽然一直处于受迫害的境地,但坚持不抵抗的和平政策,对信仰的坚贞令人钦佩。


君士坦丁归主之后基督教一跃而成了统治半个欧洲的罗马帝国的国教(天主教),形形色色的人都来皈依,教会面临的问题逐渐与国家的社会、政治甚至军事趋于一致。


这一时期,外族的入侵给教徒们提出了保家卫国的要求,因为作为国教的天主教的命运、作为帝国公民的教徒的命运与帝国的命运息息相关。教徒们改变了早期的非暴力主张,进而参军参战,并且开始为战争进行辩护10


b.正义战争论起源于世俗哲学而非圣经


奥古斯丁时期,异教对于天主教的攻击以及天主教中异端的出现不断,特别是西哥特人于410年洗劫罗马之后,异教徒认为罗马的衰落是异教诸神对391-392年罗马镇压异教崇拜而施予的惩罚。奥古斯丁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了他的正义战争论。


但正义战争论并非奥古斯丁首创,他汲取了古代哲学家的思想11。他认为12,“真正的基督徒不应当欣赏异教的论著,但可以为达到基督教的目的来利用它们。”阿奎那说12:“奥古斯丁浸透了柏拉图学派的各种学说,无论何时,奥古斯丁在他们的学说里,发现了任何和信仰一致的地方,他就采纳了它;发现了那些和信仰相违背的东西,他就纠正了它。”


其实,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和罗马西塞罗的《De Officiis》等著作中都曾有过关于战争正义性的讨论。早期教父安布罗斯(约339-397)担任过意大利北部地区的行政长官,面对信仰各种"异端""异教"的蛮族的侵入,为了保卫罗马帝国不受外族侵犯和维护基督宗教信仰的正统性,借用犹太人征服迦南的例子和斯多葛派伦理学尤其是西塞罗的思想,提出了自己的战争伦理观。10


因此,奥氏的正义战争论,实际上是由于当时的需要而应运而生、为战争作的辩护。


2、圣经支持基础薄弱


《黑白分明》一书总结了正义战争论的圣经支持13,现就此进行讨论。


a.旧约中以色列人进入迦南时神率领以色列人作战;b.新约中多处用战争来比喻基督徒的生活,如基督的精兵(提后2:3-4)穿戴神的军装、与恶魔争战(弗6:10-20);c.启示录中记载有一天耶稣基督会与魔鬼撒但极其使者作战,可见耶稣基督也不会与魔鬼用谈判或其他和平方式解决问题,而是诉诸某种形式的武力。所以,战争不是百分之百的罪恶。


旧约中神不仅率领以色列人作战,而且兴起别的国家来“侵略”以色列;新约中耶稣和使徒们的教导根本没有任何属血气的争战,但仍然使用争战的词汇;主耶稣最终与魔鬼撒但争战,也是以战士的形象出现。所以,神所发动的战争是对罪恶施行审判的工具,因此战争本身不能说是完全的罪恶。同时,也请注意:主耶稣在启示录中以‘曾被杀的羔羊”的形象出现,正是对罪人施行暴力和战争的提醒。


d.旧约圣经,尤其先知书,喜欢用“万军之耶和华”来称呼神。如果战争是百分之百的邪恶,军队也便是邪恶,为何那样称呼耶和华神?


“万军”的“军”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含义14:以色列的军队(撒母耳记上17:45)或众天使;“万军之耶和华”也有两个方面的含义:表明神拥有无比的能力(与国家有关时)或拥有无上的权威(与敬拜有关时)。军队或是为神所用或是对抗神的旨意,对于其本身是否邪恶的判断,主权在神而不在心思意念已经被罪污染而变得虚妄无知的人。


e耶稣在清洁圣殿时的举动相当激烈,并带有暴力。


完全正确。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对耶稣激烈举动的描写,就可以发现他的暴力只是针对动物和桌子,完全没有对任何人施加暴力:神恨恶罪,却怜悯有罪的人。


f
政府征收的税款有一部分是用于军费。耶稣承认当时在罗马政府统治之下有责任纳税给罗马政府,可见他不是一个和平主义的反战份子。g.施洗约翰没有要求前来咨询的兵丁改换职业(路加福音3:14),说明他没有认为战争是一种罪恶。主耶稣和彼得都和罗马百夫长交往,没有认为他们军人的职业是亲近神的阻拦。


这种推理并不合逻辑。耶稣在井边与撒玛利亚妇人论道,圣经并没有记载他要她结婚,我们不能因此说耶稣赞成或默认同居;保罗让阿尼西姆回到腓利门家里,并没有在信中要求腓利门解放阿尼西姆,我们也不能说保罗支持奴隶制。


h.保罗默认罗马官员用剑来惩罚罪犯是正当的,是代表神作的(罗13:4),可见动刀戈来处理内政是应当的,同样,用来处理国际关系(战争)似乎有时也是正当的。



首先,上述经文的上文讲的是“不要以恶报恶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12:17-21)很难想象保罗会默认基督徒参与用剑来处理内政。其次,剑是权力的象征,“配剑”
指政府拥有的权力,不表示基督徒要配剑。正如耶稣曾经教导门徒们要卖衣服买刀,虽然门徒们当时是按照字面意义去理解,但自耶稣要彼得收刀入鞘之后,他们日后从来没有对谁使用过刀。第三,保罗这里的主要教导是要顺服政府,重点不在动刀戈来处理内政是否应当的;况且,当政府命令与神的旨意相违背时听从神而不听从人也是合理的。


Richard B. Hays 15在《新约伦理观》一书中斩钉截铁地说:“新约圣经从来没有支持过任何基督徒参与战争是正义的宣称。


3、正义战争的漏洞:

a.由于复杂的动机,很难区分进攻和防守


春秋战国时期,宋襄公与楚成王在泓水打仗时为了表明自己是仁义之师而不肯在敌方渡河、布阵时进行攻击,因而自己受伤、大败而归。今天,在“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把敌人拒绝在国土之外”的政策指导下,国家领导人不再会象宋襄公那样迂腐,而是会象布什、克莱尔那样主动进攻,为的就是防止伊拉克制造大规模化学武器。其实,“先发制人”的理论是在奥古斯丁之前提出正义战争论的西塞罗提出的16。这是侵略还是防守?

b.
容易陷入迫害异己的危险


主耶稣教导我们不要怕“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要怕“能把身体何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太10:28)人肉体的生命与永恒的生命相比不是那么重要17。如果有人宣扬异端邪说、入侵人的灵魂,危害是否会比肉体的侵犯更大?我们是否应该将那人杀死、保护他人的灵魂不下地狱,就象当年犹太教迫害基督教、天主教迫害抗议宗、重洗派基督徒那样?

c.容易被政治滥用


正义战争的开战条件如何正确判断?谁来断定正义与邪恶?属世界的领袖们拥抱这个理论,在挑起战争之前文人武将无不自称为和平、正义而战18。正因为正义战争论为中世纪的宗教和国家领导人所利用,才导致了十字军东征的悲剧。谁能保证今后这个理论不会因为国际政治或国内经济的需要而再被滥用?

四、对于《黑白分明-基督教伦理纵横谈》论点19的评论


1
、关于正义战争:


a
不可杀人’应作‘不可谋杀’或‘不可杀无辜的人’来解。侵略者不是无辜的。

我们再以朝鲜战争为例谈谁是侵略者。联合早报的一篇文章19提出了这个问题:“谁发动了战争?这句话最干脆的说法应该是:谁是侵略者?我们的历史书上总说是美国侵略朝鲜,那么历史的真实情形是怎样的呢?从朝鲜战争爆发前的态势看,美军已撤离,朝鲜的军事力量要远强于韩国(直到今天仍是如此),朝鲜方参加士兵为大多为在苏联参加过二战的老兵,也有参加过中国内战的士兵,士兵人数、战斗力、军事装备都远远胜过韩国,韩国实际上连坦克都没有,谁更能侵犯谁呢?...倒是几十年后的中国领导人在访问韩国时尴尬无比
韩国人游行示威抗议当年中国入侵韩国!”

网络上的一篇文章似乎作出了解释21

当时,中国人都称美国是“侵略者”。现在则有的论者仍认为美国是侵略者,有的则认为朝鲜是侵略者。争论的双方持不同意见,主要原因是在于对"侵略"的概念不同。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观念出发,就会认为朝鲜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分子,这就“从本质上”决定它是革命的。它用武力消灭大韩民国,是消灭一个反动政权,实现朝鲜在社会主义旗帜下的统一,这是进步事业,谈不上侵略。而美国是帝国主义的头子,这就决定了它“在本质上”是反动的。反动国家出来阻制社会主义国家的统一战争,当然就是侵略的。然而,从现代国际关系的游戏规则出发,则认为二战后朝鲜和韩国已是两个独立的国家,这两国之间的冲突,不是国内的夺权斗争,谁先向谁发动进攻,谁就是侵略者。至于对其它国家介入如何看,通过最近几次国际战争,人们都已熟悉,二战后确立的处理国际事务机制,即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具有重大作用的。根据安理会决议出兵干预,不能被视为侵略。

另外,“在判定哪一方是侵略者时,不能忽略‘判断’本身所固有的困难性。尽管一些国际性机构对侵略的定义进行了半个多世纪的磋商,但还是没能在这问题上取得普遍性和强制性的意见。”22

谁是侵略者?从不同的出发点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如果从现代国际关系的规则出发,中国和朝鲜是侵略者。在中国共产党对于舆论的绝对控制之下,当时又有多少人明白真相?如此说来,不明真相而参战的志愿军战士以为自己是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师,不是无辜的吗?

再回到第六条诫命:‘不可谋杀’或‘不可杀无辜的人’。

谋杀的意思是有意识、有计划地杀害。参加作战的军队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消灭敌人,而且作战之前一般都是有组织、有准备的,因此,军队作为一个整体就是要“谋杀”敌人的军队,而作战人员来参与这样的“谋杀”可以认为正当的吗?是无辜的吗?在“侵略者”的军队中有没有被迫、被骗入伍的士兵?杀这些无辜的人算不算违反了这诫命?

b以赛亚书2:411:6-9等经文是末日的画像,但今天还不是时候。

毫无疑问,和平(Shalom)是最终的目标,是神的旨意。虽然神的国在将来才能最终实现,但我们现在就应该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的旨意现在就应该行在我们基督徒的身上。神的主权虽然还没有完全在地上彰显,但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人们寻求神、顺服神,都会按照他的话语去做。主耶稣要我们"使人和睦""爱仇敌",使徒要我们结出圣灵的果子(其中之一就是和平),不与属血气的争战,我们怎么借口我们战在正义的一方而参与战争呢?何况堕落的人怎么能够确定战争的正义性呢?

c以色列人攻入迦南时频频动武,在耶利哥一战中使用暴力杀了全城的男女老幼。


不错。但是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迦南人在神眼中罪孽深重,但神在迦南人的罪孽还未满盈的时候并没有施行惩罚(创15:16),时候到了,神使用以色列人对迦南人(包括耶利哥人)进行审判;第二,神使用神迹使耶利哥城墙倒塌,也是给以色列人一个凭证,说明是神将城中的人交在他们手中,而不是靠他们自己的力量。

d要爱敌人,不为保护自己而战;但也要爱邻舍,所以必须为保护其他无辜的受害者而战。耶稣只是说,假如张三打你的右脸,把你的左脸也转过来让他打;他并没有说,把李四、王五、陈六等人都找来让张三打。所以,主耶稣的登山宝训只是反对报复性的战争,而没有排除保卫其他人之战争的可能性。


首先,耶稣在世上的时候,正是罗马侵略者在犹大国土上作威作福的时代,而耶稣并没有教导犹太人为保护自己的邻舍而战;相反,他教导人们在罗马士兵强迫百姓替他们背负行李时要多走一里路。其次,即使按照罗秉祥博士的思维方向去思考,只能得出“耶稣并没有说,当李四、王五、陈六等人被张三打时,你不能去为了保护他们而战”这样的逻辑,而不能得出“他并没有说,把李四、王五、陈六等人都找来让张三打”这样的推理;第三,耶稣是没有说不准为保卫其他人而战,但是,他也没有说可以为保卫他人而战。在耶稣升天后基督徒广受迫害的日子里,使徒们是否为了保护其他基督徒不受罗马政府的迫害而奋起反抗?

e主耶稣的一些行为是要显示出他是基督,但是我们充其量只是一个基督徒,不能做一些事使自己也成为世人的基督。耶稣来世上的使命使为世人受难,所以他不可以抗拒别人对他的暴力侵犯。我们不可以对于任何暴力侵犯都不加抗拒。耶稣在十架上的受苦是有救赎功能的,我们的受苦却没有。我们若要效法他,必须记得,人不能从事神所从事的使命,主耶稣所做的事,并非都是我们可以照抄去做的。


当然,我们不能做事使自己成为世人的基督,我们的受苦也没有任何救赎功能。但是,耶稣曾经教导他的门徒:“‘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15:20),同时也告戒约翰和雅各说:“我所喝的杯,你们必要喝。”(太20:23)教会历史证明,他的门徒们也的确喝了耶稣所喝的那杯。其次,如果“我们不可以对于任何暴力侵犯都不加抗拒,”那么试问:我们可以根据哪个教导来抗拒暴力侵犯呢?最后,我们当然不能从事只有神才能完成的使命,但主耶稣给基督徒的大使命不是去为了保护地上人的国的安全而参加反侵略战争,而是为了在地上扩展神的国、宣扬他的名而进行属灵的争战,而且有的人必须要受许多的苦难(徒9:15-16)。


2、关于杀人权:


笔者同意罗秉祥博士在第16章“人命何以无价?”中关于“人类的价值并非根源于人自己,而是根源于神”这样一个从以神为中心的世界观得出的结论。(183页)


但是,他在“犯人生命的神圣性”一节中说:“侵略军的行动威胁到其他无辜人的生命,迫不得已要把他们的生命夺去,并非意在杀人,而是消除威胁,挽救垂危的人命”149页),是在说“有好的动机,就可以用不好的行为来试图达到并非理想的结果”。


作者接着说:“从保护生命的角度来看,在某些极端的情形中,我们有‘需要’杀侵略军,却无‘需要’杀杀人犯。”在此,我想引用Jon Bonk的一段话23来作评论:“死亡是魔鬼的权势,是最后将被消灭的敌人(林前1524-26),因此,基督徒不应使用这种手段来对待人;另外,我们每个人都是靠恩典得救,而且每个活着的人都应该死,因为罪的工价是死亡,所以,任何一个基督徒假定有权力判定夺取另一个人的生命都是认为有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应该去死、神的恩典不足以挽救那些人;最后,世界上没有义人,根据某个人的义来认定自己可以夺取另一个不义的人的生命是危险的。”


其实,罗秉祥博士自己在第12章“刑罚、死刑、生命权”中也承认:“对于基督徒来说,生命是神所赐的,神才是生命的主,我们只是生命(包括自己的)管家,所以,任何一个要结束某人生命的决定,都有喧宾夺主、抬高自己来扮演上帝角色之嫌。”
137页)


赞成死刑的人说“对方已把小刀放在你的咽喉旁边要割下去,你还碍于生命神圣的原则不肯用你手边的铁锥还击。”罗反对死刑,认为这是误导:“一个可以为道德所容许的杀人,应该是救亡性、是挽救人命,不容局势恶化。”(149页)那么试问:自卫性杀人是否算因其“救亡性”而为道德所容许呢?如果说是容许的,是否违背了“爱敌人”的教导(罗对“爱敌人”的解释是“敌人要凌辱、折磨、伤害我,我都不能以暴易暴”)?如果是不容许的,那么假如有第三者在场,是否容许他为了保护受害者而杀死那个拿小刀的?这两种情况杀人动机类似、使用的方法和最后的结果相同,为什么允许他杀而不允许自卫呢?

结论


正义战争论不是《圣经》的教导,而是人为了自己的需要而提出的理论。它有着积极的一面,例如在科索沃和伊拉克等现代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一方尽量使用准确的激光制导导弹,的确在努力遵守正义战争论中提倡的沙场守则,避免了过去战争中的大量平民伤亡。


尽管如此,由于人性的堕落、理智的昏暗、知识的不完全以及实际情况的复杂,人甚至无法准确地定义“侵略”,就可以设想人的“正义”标准是多么地有“争议”了。即使人为地制定了关于正义战争的标准,但在应用上却有许许多多的困难。所以,正义战争论并非只有瑕疵,而是有着先天的不足和根本的缺陷。


神不喜悦战争,无论是亚伯杀该隐还是该隐杀亚伯,亦或是他人为了保护无辜的亚伯而把该隐杀掉,都是不符合神心意的。因此,基督徒不仅不应象彼得那样为了保护耶稣而动刀剑,而且应该象主耶稣那样爱敌人、主动医治敌人。这样做非常困难,但既然我们在“爱仇敌”的路上已经走了一里(个人受凌辱时不以暴易暴),就再走一里(不参与战争)吧。

----------------------------------------------------------------------------------------------------------------------

1
刘玉书、曹瑞林:“正义的战争 伟大的精神--访原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将军”,解放军报 2000年10月16日 (http://www.china.org.cn/ch-America/Xinwen/21.htm

2
李鸣:“美国历史教科书中的朝鲜战争”,中国报道周刊(http://www.mlcool.com/html/ns001701.htm

3
美國攻打伊拉克是正義戰爭?
- 戰爭倫理學界的大辯論華盛頓觀察週刊2002年第五期(http://washingtonobserver.org/big5/AntiTerrorism-JustWar-100902CN5.cfm)

4
罗秉祥:“黑白分明
基督教伦理学纵横谈”,宣道出版社,2000年第七版,p116

5
Just War, Wikipedia -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Just_war)

6
The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New York: McGraw-Hill, 1967) vol.14. "Morality of War," by R. A. McCormick, 803

7
Thomas Aquinas, Summa Theologica, vol. 3, IIaIIaeQQ. 1-148,
trans.
by the Fathers of the English Dominican Province

(Westminster, Maryland: Christian Classics, 1981), 1354.

8
Brother John Raymond”The Just War Theory” http://www.monksofadoration.org/justwar.html

9
Elmer A. Martens “The Lord is a Warrior”, The Power of the Lamb, Kindred Press, 1986, pp. 35-44

10
王秀美,天主教会论反对战争与维护和平(http://shangzhi.org/mdata/dispbbs.asp?boardID=302&RootID=5445&ID=5445)

11
J.H.Ryan and F.J. Boland, Catholic Principles of Politics (New York: Macmillan, 1943), 254-255

12 李秋零, 神光沐浴下的文化再生(4), 维真学刊,2002-10-25http://www.regentcsp.org/list_bbs.asp?id=234

13罗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伦理学纵横谈”,宣道出版社,2000年第七版,130-132

14
Elmer A. Martens “The Lord is a Warrior”, The Power of the Lamb, Kindred Press, 1986, pp. 37

15 Richard B. Hays, The Moral Vis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HarperSanFrancisco, 1996, pp.341

16 崔之元,布什原则—西方人文传统—新保守主义,法制思想网,2004-11-10
http://www.law-thinker.com/show.asp?id=1812

17
Robertson McQuilkin, An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Ethics,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89, Inc pp 341

18 Michael Walzer, The triumph of just war theory - and the dangers of success - International Justice, War Crimes, and Terrorism: The U.S. Record,
Winter 2002, (http://www.findarticles.com/p/articles/mi_m2267/is_4_69/ai_97756584)

19罗秉祥:“黑白分明
基督教伦理学纵横谈”,宣道出版社,2000年第七版,130-132

20“朝鲜战争50周年祭”,
联合早报网论坛 2003-7-1
http://www.zaobao.com/special/china/general/letter010703d.html

21 “谈谈朝鲜战争的几个问题”,中国军事论坛
http://www.excitecity.com/china/chat/military/messages/39622.html

22弗朗索瓦
·
比尼翁:“正义战争、侵略战争和国际人道法”,莫斯科国际法报,199810-12月,第4/98/32期(http://www.icrc-chinese.org/doc/619492004223111445.doc

23
Jon Bonk, The World At War, The Church At Peace, Kindred Press, 1988, pp. viii

参考书目:

1.
罗秉祥:“黑白分明
基督教伦理学纵横谈”,宣道出版社,2000年第七版

2.
Toews & Nickel: “The Power of the Lamb”, Kindred Press, 1986

3.
Richard B. Hays, The Moral Vis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HarperSanFrancisco, 1996317-346

引用 清道夫 2-19-2015 22:11
@马大-哈哈

查看全部评论(4)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2-13-2018 06:58 , Processed in 0.06264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