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佳美之处 门户 文萃 时事 查看内容

曹长青:痛恨伊斯兰的三个伟大女性

4-26-2019 18:53|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647| 评论: 0

摘要: 曹长青:痛恨伊斯兰的三个伟大女性(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6日转载) 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061020.shtml以色列军队攻进加沙,打击哈马斯,成为全球新闻,也引起争议。众所周知,以色列 ...


    另一个勇敢的穆斯林女性,是在叙利亚出生的苏尔丹(Wafa Sultan),她曾是虔诚的伊斯兰信徒,但在大马士革上大学时,目睹一群高喊“真主是伟大的”人,冲进校园,枪杀了她的教授,而且一气打了一百多枪。从此她质疑伊斯兰教,并和丈夫移民美国,在洛杉矶学习心理学。
    
    911事件后,她常在网络上和那些伊斯兰狂热者辩论,因她很有辩才,并敢说真话,常把那些阿拉伯学者呛得哑口无言,她被称为“伊斯兰神学士的最大梦魇”。哈佛教授亨廷顿曾以《文明冲突论》一书闻名,强调各种文化、文明之间的矛盾冲突关系。但苏尔丹则提出一个远高于亨廷顿的观念,她说,“文明之间没有冲突,只有竞争。”她认为伊斯兰教不是文明,因为这种宗教导致人们倾向暴力和屠杀。
    
    苏尔丹批评伊斯兰之后,像阿里一样,也遭到死亡威胁,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士谴责她,给她威胁性的电话留言,还有人发电子信说,“有人会杀你的,那个人将是我。”在电视上辩论不过她的毛拉们,也像霍梅尼对作家拉什迪一样,对她发出宗教追杀令(fatwa)。
    
    但她毫不畏惧地对《纽约时报》说,“我想做的是,改变我们人民的思维状态(mentality),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伊斯兰教义的人质十四个世纪了。没有哪个人质能够自己打破狱规,逃离监狱,外部世界的人应该去帮助他们越狱。、、、、、、我没有恐惧,我对我的观点有信心。”
    
    《纽约时报》说,苏尔丹的勇气,不仅西方自由世界人们敬仰,连穆斯林世界的改革者们,也称赞她敢公开在阿拉伯电视上,大声说出只有少数穆斯林在私下才敢说的话。
    

意大利记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和伊朗共和國第一人總統阿布-哈桑·巴尼薩德爾合影
Fallaci in Iran with Abolhassan Banisadr, the Islamic Republic’s first prime minister, in 1979,來自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lifeinfocus/oriana-fallaci-obituary-death-italian-journalist-iran-khomeini-castro-indira-gandhi-a8790626.html

      和阿里、苏尔丹一样勇敢的另一位女性,是意大利记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法拉奇曾采访过霍梅尼,邓小平,阿拉法特,卡扎菲等很多独裁者,她的进攻性的大胆提问(追问),常使那些权势者恼怒,甚至要杀了她。她的采访集《采访历史》(Interview with History)迄今仍是西方新闻院校学生的必读书。
    
    法拉奇因为热爱美国而长期居住纽约曼哈顿,在目睹世贸大厦被炸之后,她奋笔疾书,写了长达报纸四个整版的讨伐伊斯兰的长文《愤怒和自豪》,“愤怒”极端伊斯兰的暴行,为西方文明而“自豪”。和西方知识界的流行看法不同,法拉奇认为,伊斯兰教是落后的,黑暗的;恐怖份子只是冰山一角,下面1400年的黑暗伊斯兰教,才是底座。她痛斥毛拉们的专制、虚伪、狂热,毫无人性。她说,伊斯兰文化,就是欺负女性,女人不值骆驼钱的文化。
    
    欧洲的穆斯林们以诽谤罪把她告上法庭(在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几国同时告她),至她去世(2006年),她的诽谤官司还没打完。还有伊斯兰份子要杀她,她的回答是,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吓住的人,我已经七十多了,用自杀炸弹杀我,是不是“太浪费了”?
    
    崇拜法拉奇、并曾去曼哈顿寓所采访过这位传奇英雄的《华尔街日报》特写编辑、印度裔作家瓦萨达拉健(Tunku Varadarajan)在悼念文章中描述说,身患癌症的法拉奇当时体重顶多80磅,但她仍坚定有力地强调说真话、坚持原则的重要性:“当你放弃或嘲笑原则理念的那个瞬间,你就已经死了,你的文化死了,你的文明死了。”瓦萨达拉健感叹说,她是多么勇敢的女性,有点太勇敢了!
    
    法拉奇的最后一本着作是《理性的力量》(The Force of Reason)。她和阿里都持同样的观点:宗教和理性,应该有平衡。而不是像伊斯兰那样,不给理性任何空间,要用刀枪逼迫信仰,把人变成穆斯林。
    
    这三位勇敢女性对伊斯兰的看法,都非常值得深思,可以促使人们更深入了解巴以冲突背后的宗教因素。
    
    对这次以色列进攻加沙,打击哈马斯,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都保持沉默,等于变相支持以色列,希望教训哈马斯;只有土耳其总理(伊斯兰分子)和伊朗出来谴责。但在西方,却有相当多的左疯们偏袒哈马斯,总是渲染多少巴勒斯坦人在这场冲突中丧生,而回避是谁“挑起”战争这个问题。西方许多媒体在巴以冲突中,高举着同情平民被杀害的道德大旗,起到了事实上帮助恐怖主义哈马斯的作用!
    
    没错,巴勒斯坦死伤的平民远比以色列多。但这里根本的不同是:以色列早已把自己的人民撤离、掩藏起来,只让士兵去打仗;而哈马斯是故意把自己的平民放在炮火下,就要用制造“平民死亡”的表象,来攻击以色列。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说,“我们用飞弹保护我们的人民,哈马斯用人民保护飞弹。”这就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根本不同!
    
    在全世界70亿人中,敢出来痛批伊斯兰的人极为罕见。这本身就证明伊斯兰的可怕。任何批不得的人和事,都是最可怕、最助长邪恶的东西。在全世界的数不清的懦夫们面前,阿里、苏尔丹和法拉奇简直是巨人!(caochangqing.com)
    
    ——2014年7月31日
    
    ——原载“曹长青网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0-23-2020 02:48 , Processed in 0.06599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