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佳美之处 门户 文萃 神学 查看内容

【zt 秋風的作品部分,幫助思考,不是認同】走出吴虞式的精神疾病 - 第4章 礼教“吃人 ...

4-10-2019 22:04|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106| 评论: 0

摘要: 《重新发现儒家:中国必须接续和弘大儒家》姚中秋北京宣传文化引导基金资助项目作者:姚中秋(秋风)出版社:博集天卷图书介绍:  本书深入历史原典与社会生活实践,结合西方文化,揭去20世纪以降几代反传统激进知 ...


《重新发现儒家:中国必须接续和弘大儒家》姚中秋

北京宣传文化引导基金资助项目

作者:姚中秋(秋风)出版社:博集天卷



图书介绍:

  本书深入历史原典与社会生活实践,结合西方文化,揭去20世纪以降几代反传统激进知识分子覆盖于儒家之上的种种误解、曲解,带领读者重新发现一个真实的儒家,闪耀着优雅而高贵的智慧光辉的儒家。
  
  重新发现儒家的现实含义是,大陆完成现代转型,与回归儒家并不冲突,而是相辅相成的。从中国文明自身演进的角度看,这一回归也是必须的。中国必须接续和弘大儒家,由此可以复建君子群体,复建各种社会组织,从而复建社会基础性秩序,进而构建合理的政治秩序。
  
  读懂真实儒家,读懂古今中国。当代著名儒者秋风最新力作,阻击“中国式无底线”,重建社会秩序。胡适、鲁迅、毛泽东、于丹…全都讲错了,本书还你一个为天下苍生谋民主、谋幸福的真实儒家!重新发现儒家,重新找回公正和快乐,比《于丹论语感悟》、易中天《中国智慧》更亲切可读的国学力作。
  
  国富民穷、维稳悖论、群体性事件频发……如何解决当今社会的种种问题?儒家给我们指出光明之路,认识你自己,始于认识儒家。重新认识中国,始于重新认识儒家。儒家会让我们过有追求、有根据、有底线的快乐生活
  

       本图书由博集天卷授权连载,严禁转载。

章节列表:
第1章 序章
第1节 内容简介
第2节 作者姚中秋(秋风)简介
第3节 前言
第4节 重新发现儒家完整版目录
第2章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真义
第1节 引言
第2节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第3节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第4节 正名
第5节 当代正需要正名
第3章 原“三纲”
第1节 引言
第2节 三纲之第一义:针对六纪
第3节 纲:相兼与相合
第4节 君臣、父子、夫妇
第5节 三纲:自由人以义而合
第4章 礼教“吃人”乎?
第1节 引言
第2节 三代之礼治
第3节 汉以后之礼俗
第4节 “教”是什么
第5节 走出吴虞式的精神疾病
第5章 宗族就是公民社会组织
第1节 引言
第2节 宗法的真实含义
第3节 秦式核心小家庭
第4节 宗族之构建
第5节 宗族与公民社会、民主的关系
第6章 原“德治”
第1节 引言
第2节 德性-德行与道德-伦理
第3节 德治的自治与治人之别
第4节 与刑治相对而言的德治
第7章 名教导致虚伪吗?
第1节 引言
第2节 名与教
第3节 名教之制度化
第4节 曹操与反名教
第5节 “虚伪”辨


第四章第五節  

走出吴虞式的精神疾病 

http://www.banbijiang.com/book/story.php?id=31505 

总结上面的讨论,在汉以后以迄明清基层社会,礼主要指礼俗,教就是教化。礼教可以分成两个层次,上层是儒家学者以学教化,养成君子,或者略低一个层次的绅士;下层是儒家士君子与绅士化成礼俗,让庶民也具有最基本的道德理论。由此,以儒家士君子、绅士为中心,依托种种自治性组织,国民中间形成和维持良好秩序。总之,礼教是一种社会自治机制,与主要依靠权力、暴力的刑政之治相对。它是汉以来中国社会治理之基础架构,是社会秩序的根本保障。

  
新文化运动期间的文人做出了完全错误的理解。不妨对吴虞的文章略作分析。吴虞关于吃人礼教之说,可能会让我们想到周树人的《狂人日记》: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吴虞文章只不过试图为那时的一些激进反传统文人之;礼教吃人;说寻找了几个历史注脚。
 
  第一个例子,吴虞引《左传》关于齐桓公下拜周王之事,“据这样看来,齐侯是很讲礼教的。”随后又举易牙蒸子献进齐桓公之传说,乃大发议论:你看齐侯一面讲礼教,一面吃人肉,“好像如今讲礼学的人,家中淫盗都有,他反骂家庭不应该讲改革。表里相差,未免太远”。吴虞所举其他例子,大体都是这个调调,其基本结论不过是,那些讲礼教的人言行不一,很虚伪。事实上,一百年来,“虚伪”是所有文人攻击礼教的主要理据。

  
  毫无疑问,在一个重礼教、重名教的社会中,肯定会有虚伪之人。对这一点,《后汉书》这样的正史也毫不讳言。因为,礼教作为社会自我治理机制,不可能借助暴力,而只能借助舆论杠杆发挥作用,也即通过表彰善行、谴责恶行的舆论,激励人们行善避恶。可以预料,大多数人是言行如一的,因为,在乡里社区长期相处,人们彼此熟知,很难长期掩饰真相。
  
  再者,究竟何者为虚伪,何者为真情,并不容易判断。礼教之旨,如汉宋儒所说,乃在于节制人欲——注意,儒家从来不主张灭欲。宋儒所说的灭人欲,也只是从精微处而言。因此,礼教乃是一个贯穿于人生的持续过程,因为,不正当的欲望随时可能冲破义礼之防线而放纵出来。此时,礼的约束失效了。对照此前的宣示,此人即显得虚伪。
  
  但此时,真正的问题何在?显然在于如何弥补礼教之失,使之更有效地约束人,因为,不正当欲望的放纵,对当事人、对相关各方都是不利的。即以吴虞所举齐桓公之事为例。齐桓公本不准备对周王行礼,这体现了桓公之人欲:骄傲。因为实力,他不把周王放在眼里。管仲则劝齐桓公依礼对待周王,这就是管仲“以礼教化”桓公。桓公听从管仲建议,从而维持了当时的礼治秩序。而这对齐国、对天下诸侯、对周王,进而对于天下万民,都是有利的,因为由此,齐桓公才得以联合华夏诸国攘除夷狄,才可以减少各国内部的祸乱。到了战国时代,没有礼了,也没有虚伪了,于是,各国毫不掩饰自己的罪恶,毫无节制地相互杀戮,尤其是秦国。由此,天下生灵涂炭。这一事实从反面说明了管仲教化齐桓公之功业是何等伟大。管仲去世后,齐桓公丧失了教化者,其欲望就放纵出来,就有了易牙蒸子进献之大恶。而因此,齐桓公不得善终,齐国陷入内乱。这里的问题恰恰在于,齐桓公缺乏教化。

  吴虞所代表的文人却完全偏离问题的焦点,转而大谈“虚伪”,把礼教视为君主、圣贤所设的吃人的“圈套”。然而事实上,礼教乃是一种社会自治机制,对君主经常是不利的。比如,东汉后期士气高涨,士人正是以名节相砥砺,这正是名教最发达的时候,而这“士”气恰恰是针对皇权及其御用宦官的。明中后期士人之反皇权、宦官专制,同样依靠的是名教。
  
  那么,我们不能不奇怪,吴虞为什么对礼教如此痛恨?这显然与其变态心理直接相关。吴虞与父亲关系不好,以致成为仇敌,在日记中称父亲为“魔鬼”。并将自己与父亲争讼的过程写成《家庭苦趣》,在报纸上张扬。就是这样一个精神变态之人,却被胡适之先生称赞为“老英雄”。同样积极反礼教的陈独秀,私人生活也极为混乱。
  
  凡此种种极具象征意义:“吃人礼教”之说,实乃现代文人精神疾病发作下的胡言乱语。面对强大的西方,面对共和成立后民主巩固期的暂时挫折,缺乏足够知识、智慧的文人陷入焦虑之中,无法排解,而试图通过全盘否定传统,寻找一个无从辩解的替罪羊,缓解内心的焦虑。
  
  新文化运动文人冲决礼教网罗的呼吁,最多只是激发了一些思春青年的情欲勃发而已,他们冲破礼教,走向性乱。他们也因此总是做出荒唐的政治判断。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后,治国者继承了激进文人的意愿,用权力摧毁文人们所抨击的吃人的礼教。这样,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礼俗遭到相当彻底的破坏。 

  值得追问的问题是:中国人果真因此而获得了新文化运动文人所允诺的自由了吗?当然没有。礼教崩溃意味着,社会自我治理体系不再存在,所有人被编织到权力直接控制的体系中。诸多当年的反礼教英雄,也被这个体系吞噬了。
  
  这个冷酷的事实说明,礼教并不吃人,没有礼教的治理架构才会吃人。没有礼之教化,人就会物化,丝毫不遮掩自己的欲望、力量,为了满足无尽的欲望而毫不留情地相互伤害。没有礼教,权力也会肆无忌惮。礼教也许确实不能让文人、青年们享有绝对的自由,但通过摧毁礼教追求绝对自由之结果,则是绝对的不自由。
  
  到今天,经过百年批判、摧毁,五千年礼仪之邦已成人情冷漠、礼仪沦丧之地,就这一点而言,我们处在与战国、五代相近的时代:礼崩乐坏。即便有些知识分子还有反礼教的雄心,其实也没有礼教可反了。当年,胡适、吴虞反礼教,还有意义,因为那个时代还有礼教,今天,礼何在?礼教何在?负责任的中国人在这个时代要思考的问题应当是:礼教何时能够重建,如何重建?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0-16-2019 05:00 , Processed in 0.05093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