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佳美之处 门户 文萃 时事 查看内容

多元和暴力,自由和民主?2011年挪威于特島的事情還需要更多反思 ... ... ...

7-9-2018 15:46|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10| 评论: 0

摘要: 挪威爆炸枪击案背后潜藏四大“敌意”2011年07月29日08:14新华网https://finance.qq.com/a/20110729/001450.htm7月22日,挪威遭遇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一名本土极端右翼分子涉嫌在首都奥斯陆市中心政府大楼一带 ...

轉載兩篇有關文字在此存檔。

一、『挪威爆炸枪击案背后潜藏四大“敌意”』

2011年07月29日08:14新华网  


7月22日,挪威遭遇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一名本土极端右翼分子涉嫌在首都奥斯陆市中心政府大楼一带引爆炸弹;约两小时后,犯罪嫌疑人再扮成警察,在南部于特岛执政工党青年团的夏令营,以自动步枪疯狂杀戮90分钟。有评论称此次连环暴力事件对挪威造成的震撼有如美国“911事件”。

  爆炸枪击案发生至今,虽然已过去一周时间,但对西方国家和民众心理造成的震撼久久难以平息。而事件背后潜藏的四大“敌意”也让“和平”的欧洲不再“平和”。  这是7月25日拍摄的挪威奥斯陆地方法院。当日,制造了7月22日震惊世界的挪威奥斯陆爆炸和枪击案的嫌犯布雷维克在奥斯陆地方法院首度出庭聆讯。法院驳回布雷维克公开听证的请求,决定采取闭门听证,不向公众和媒体开放。新华社记者杨敬忠摄

“政治敌意”

  布雷维克耗时3年,用英语完成这份文件,篇幅超过1500页,取名“欧洲独立宣言”。
  英国《每日电 讯报》24日援引文件的内容报道,2002年4月,布雷维克在英国首都伦敦与9名极右翼人士秘密会面,成立一个“十字军”性质的组织。这次活动由两名英国人发起,其他“代表”分别来自法国、德国、希腊、荷兰和俄罗斯,身份是“成功的企业家 、商业或政治领袖”。这些人中,英国人“理查德”成为他的“导师”。

  布雷维克在“宣言”中说,西欧有15至80名像他一样的“骑士”。这些人单独行动,“完全不为敌人所知”,发动袭击可以“出其不意”。

  在他看来,不少欧洲国家领导人、记者和公众人物是“A级叛徒”,应该“执行死刑”,原因是他们允许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进入。他想杀害4.5万人,致伤100万人。

 7月23日,挪威爆炸和枪击事件主要嫌疑人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承认制造这起连环袭击。挪威通讯社报道,布雷维克在发动袭击前写了1500页的“宣言”,在其中攻击多元文化和穆斯林移民,记述如何获取爆炸物。“宣言”同时包括布雷维克本人的照片。奥斯陆警方拒绝回应报道内容。这是从据称是布雷维克所写“宣言”中获取的他本人的照片。 新华社/路透


  7月25日下午2时,制造奥斯陆大爆炸和于特岛枪击事件的嫌疑犯布雷维克首次出席法庭聆讯。据悉,布雷维克出庭前曾要求身穿行凶时的“制服”,公开接受聆讯。他声称要向外界公开“解释”自己的行为,但是法官拒绝了其请求,进行闭门审理。在聆讯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奥斯陆地方法院的法官宣布,批准检方对布雷维克继续羁押8周,以便对案件展开调查。
  法官表示,布雷维克在庭上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向各界发出强烈信号,其目的是要拯救欧洲,防止其陷入穆斯林之手。他称自己的行为是“必要的”,并否认检方提出的恐怖主义犯罪指控。布雷维克的言论与其在案发前寄出的一份长达1500多页的“宣言”表述的极右思想和仇视伊斯兰教的理论相一致,他还呼吁采取更多的暴力行动。挪威警方证实,布雷维克为右翼原教旨主义基督徒,反对工党所支持的多元文化政策和穆斯林移民政策。

  不过,事件发生后,欧洲一些极右翼政党纷纷发表声明,试图同布雷维克划清界限。法国极右翼政党、第三大党国民阵线党党首玛丽·勒庞表示,该党和布雷维克没有任何关系,他疯狂的举动必须受到强烈谴责和惩罚。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则表示,该党向死难者家属表示哀悼,向所有挪威人民表示慰问。威尔德斯曾被指控有侮辱穆斯林和煽动对穆斯林仇恨罪。

  “向右转”确实是当今欧洲政坛的一个苗头,不少极端右翼政党都拥有大量拥护者。2008年国际金融 危机的爆发,让极右翼政党再次找到发展空间。2010年瑞典大选中,极右翼民主党首次取得席位;今年4月,极右翼政党“正统芬兰人”党在芬兰议会大选中猛增24个议席,一跃成为芬兰的第三大政党,而该党当时明确表示反对救助葡萄牙等需要金融援助的国家。虽然像挪威、芬兰、丹麦这些北欧国家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直接打击,但他们在不同程度上为危机“埋单”。而挪威不是欧盟成员国,但和欧盟经济联系紧密。

  欧洲部分极右翼政党成员参拜日本靖国神社。图为让-玛丽·勒庞(左)在参加会议时与一名日本代表交头接耳。(资料图片)


  同时,这些国家给民众提供了“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保障,但各种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民众在找不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内在原因时,则往往归咎于外部因素,例如移民的增加,外来文化的侵入等,这些都给极右翼势力提供了“温床”。据欧洲警察组织2010年发布的一份安全报告,变得越来越专业化的极右翼势力通过互联网扩大宣传,正成为网络社区的积极玩家。点击详细
  据美联社报道,欧洲刑警正在筹组有 50多名专家的特别小组,协助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四国挪威、丹麦、芬兰和瑞典调查非伊斯兰教极端分子的威胁。报道称,欧洲全境出现了憎恶移民的浪潮,给极端国家主义的组织增添了许多成员,也使反移民的活动更为炽热。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称,布雷维克事件让人们开始认真看待右翼极端分子的威胁,目前各国警方已开始有所动作,舆论和社会也紧张起来,因为人们不由得要担心,自己的国家里会不会也因此隐藏着类似布雷维克这样可怕的极端思想的疯狂人物。

  英国《星期日时报》报道,最近几年,欧洲极右党派的政治命运处于上升阶段,他们的关注点主要在移民问题,以及9·11 以来的穆斯林威胁。然而,在挪威最新暴行发生后,欧洲极右党派发现自身有和极端暴力行为扯上关系的危险。警方对凶手的鉴定是右翼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分子”,分析家们进而指出极右党派有反伊斯兰的言论。而极右党派则抱怨他们被不公正地贴上了反穆斯林标签,并和凶手扯上了关系。点击详细

  极右翼分子恐怖袭击相关案例

  布雷维克似乎有意效仿美国俄克拉何马爆炸案主犯蒂莫西·麦克维。

  1995年4月19日,俄克拉何马城的一栋政府大楼被汽车炸弹炸毁,造成168人死亡和500多人受伤。(资料图)


  1995年4月19日,美国中部俄克拉何马州首府俄克拉何马城一栋政府大厦遭遇汽车炸弹袭击,168人死亡、500多人受伤。奥雷尔说,一些极右翼分子先前效仿麦克维制造袭击,美国一些团体迄今把这名本土极端分子视为“英雄”。
  奥雷尔说,他不能断定极右翼分子正策划更多袭击,“但我们察觉到一些朝这个方向的趋势”。

  去年11月,瑞典连环枪击案嫌疑人在马尔默市被捕,这名瑞典男子涉嫌在过去一年内以“肤色较深”的外国移民为目标,独自制造15起枪击案,致死一人。马尔默是瑞典第三大城市,移民比例全国居首。

  博览基金会23日发布消息说,布雷维克是瑞典一个名为“北欧人”的新纳粹论坛的成员。这个论坛注册成员有2.2万人,讨论内容“经常呈现种族主义性质”。

  这家基金会说,论坛中不少帖子煽动暴力,推崇怂恿“暴力革命”的《特纳日记》。后者堪称美国极右团体的“经典”,麦克维当年正是受《特纳日记》“启发”。

《2083:欧洲独立宣言》电子书封面

##########NextPage##########
“宗教敌意”


  7月24日,“挪威黑色星期五”的缔造者布雷维克在爆炸袭击事件发生前公布了一份他自己撰写的、长达1500多页的《2083:欧洲独立宣言》,其中他进行了一场自问自答式的对话。美国《时代周刊》评论称,“这样的内心问答世所罕见,高水平的提问令人印象深刻,沉着而平静的回答使人感到不安”。
  是什么促使你最终有所行动?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让你计划了这次袭击?

  “对于我本人来说,应该是我们政府多年前所参与的那次对塞尔维亚的轰炸。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各国竟对我们的塞尔维亚兄弟(塞尔维亚人普遍信奉基督教下的东正教)做出如此行径,这让人完全不能接受。还有很多类似事件,比如我们的政府曾怯懦地处理“穆罕默德漫画事件”(2005年至2006年间由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12幅漫画引起的一系列风波编者按),当时官员们甚至决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一位穆斯林恐怖分子(前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编者按),另外还有数十起类似的事情。”

  “这些都坚定了我采取此次行动的决心。从多年前的“拉什迪事件”(印度作家拉什迪因在1988年发表了涉嫌诋毁先知穆罕默德的作品《撒旦诗篇》而遭到穆斯林国家的声讨并曾遭伊朗政府的追杀编者按)开始,我们的政府和媒体就向伊斯兰世界屈服,而且越来越抬不起头,致使每年有数以千计的穆斯林通过政治庇护、组织机构或者亲属关系移民挪威。”

  “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青年之间的两极分化表现在很多方面,”布雷维克在网上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写道,“穆斯林团伙的数量是非穆斯林的10倍,谩骂与骚扰已经是很明显的种族主义,而媒体却忽视了这一点。在过去15年里,100名圣战分子对挪威的影响还比不上一个本土种族主义者引来的关注多。”

  7月23日,挪威爆炸和枪击事件主要嫌疑人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承认制造这起连环袭击。新华社/路透

“文化敌意”

  布雷维克的目标,是以日本和韩国为样板,在欧洲实现“单一文化”。他说,这两个国家“体现许多上世纪50年代欧洲经典保守主义原则”。
  (发动袭击的)动因是什么?这八年多来你是怎样如此执着地坚持下来的?这是针对文化多元论者所表达的怨恨和愤怒还是给伊斯兰世界的一个信号?

  “不,完全不是这样。如果文化多元论者愿意放弃他们的论调,不再允许穆斯林的移民活动并能够将境内的的穆斯林都驱逐出境,我会原谅他们过去所犯下的罪行。反之,如果在2020年之前他们仍拒绝妥协,那他们将不再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们将会把他们一一清除。”

  “其实我一点都不憎恨穆斯林,我知道在欧洲就有很多高尚的穆斯林,实际上有几位还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对他们到现在都心存敬意,然而这并不表示我会允许伊斯兰教在欧洲的存在。我们计划在2020年之前夺取政权,届时仍未被同化的穆斯林将被全部驱逐出境。尽管目前此事的进展让我很是烦恼,但我想说的是,我会为了我所爱的欧洲、欧洲文化以及欧洲人民而努力。这么做并不表示我反对差异性的存在,但接受差异性并不等同于允许我们自己的文化和人民遗失殆尽。”

  “从我十六七岁的时候开始吧,当时我加入了进步党的青年组织,这是个反移民和反市场自由化的团体。因此,全国的记者都认为这个团体的成员是些种族主义者,所有的新闻机构都在攻击进步党,有的代表了非政府组织的言论,有的代表了其他政党的言论。进步党人士甚至被舆论称作是纳粹分子,被贴上了“法西斯主义者”的标签。当时我就看清了这虚伪的社会,所以被进步党所吸引,而且那时只有这一个政党是反对多元文化的。”

  有网友上传了这张现场感极强的模糊照片,右侧红圈内的持枪男子正是枪手布雷维克,左侧红圈内的男子正在跪地求饶。

  “社会敌意”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的一项民调报告显示,尽管穆斯林与西方民众在某些领域增进了共识,但双方之间的对立情绪依然严重。
  民调显示,在7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和巴勒斯坦地区,近七成受访者形容非穆斯林的西方人士“自私”又“贪婪”。在6个西方国家里,超过一半的民众认为穆斯林“狂热”、“暴力”并且“不尊重妇女”。

  此次民调发现,大多数西方人认为生活在欧美国家的穆斯林不愿意融入主流社会,并排斥西方生活方式。高达七成的德国和西班牙民众持这种观点。

  民调发现,另有超过半数的美欧民众认为伊斯兰教有暴力倾向。在以色列、法国和西班牙,持这种观点的受访者比例约占90%。

  民调同时发现,穆斯林民众普遍认为西方人对他们抱有敌意。而且,与2006年相比,持这种看法的穆斯林比例呈上升趋势。

  在巴勒斯坦、土耳其和巴基斯坦,有超过70%的穆斯林民众相信大多数美国人敌视穆斯林。

  关于导致双方关系紧张的原因,绝大多数穆斯林与西方民众倾向于相互指责。虽然双方均认为穆斯林国家的经济不尽如人意,但双方在分析阻碍经济发展的因素时却大相径庭。

  有多达53%的穆斯林民众相信,美国以及西方国家的对外政策,是穆斯林国家经济走向繁荣的最大障碍。而超过半数的西方人士则是归咎于相关政府腐败和缺乏民主,仅有14%的人认为西方国家对穆斯林的政策应该为此负责。

布雷维克

##########NextPage##########

血案背后暗藏“社会敌意”

  “我曾经提出过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叫社会敌意,说明了在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群体之间或者个体之间的一种冲突。这种敌意可能很小,也可能很大,小的可能就是人际之间的一种不信任、戒备,大的就是个人对社会的一种仇恨。”犯罪心理学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皮艺军分析,“挪威血案也体现了一种个人跟社会之间的敌意。这种敌意有时候并不是针对个人的,不是像不还钱我去攻击你,你侵犯了我我去攻击你,这是一种弥漫性的,凶手就是要对整个社会表示他的一种敌意,这种敌意带来的就是一种愤怒的情绪。所以有的学者说泄愤事件,我想首先不是泄愤,首先是表达自己的一种意识,对这个社会的一种不信任,对政府提出的一些理念的不认同,然后他会因为愤怒的情绪发动攻击。”

  对于这一惨绝人寰的血案,皮艺军进一步指出,我们应该去查找社会中间到底哪些因素会引起社会问题。当然明显的可能是恐怖事件,不明显的是个人与社会在观念上的差别,政府提出的观念与个人观念之间的冲突,还有一些个人的利益没有得到满足等。“我们寻找这些可能引起敌意的因素以后,就有可能最大限度防止这种敌意的行动。”

  事实上,作为一个原教旨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在布雷维克的心理拼图上的恐怖主义倾向是非常容易获得的。

  国际政治学院教授朱素梅指出,极端原教旨主义者一贯推崇恐怖主义手段。冷战结束以来,一些激进的原教旨主义分子无视以理性、开放为特征的全球化趋势,坚持狂热、偏狭的宗教理念,他们不断以恐怖手段向世俗政府挑战。

  就民族主义而言,朱素梅认为,民族主义作为一种强烈的情感,往往表现为狭隘性和复仇性。多年的民族冲突在人们心理上留下难以治愈的创伤,仇视和隔膜难以在短期内消除。点击详细

  

“温情一幕”

  枪击发生时,格莱弗和父母正在离于特岛约600米的一个度假营地度假。他的背后正是于特岛。
  德国游客冒险驾小船救30少年 被称为“英雄”

  同是32岁,一个是挪威恐怖袭击中的凶手,一个是于特岛上枪击案中的救人英雄。7月24日,一个旅居挪威的德国青年的事迹通过新闻报道传遍了全德国。这个年轻人名叫马塞尔·格莱弗。

  7月22日挪威于特岛上发生枪击案时,格莱弗和父母正在离于特岛约600米的一个度假营地度假。意识到出事后,他几乎一秒钟都没迟疑,冒着危险驾着小船连续数趟从水中救起约30人。

  出事时,格莱弗一家正在他们的房车前准备喝咖啡。这时,奥斯陆市发生爆炸案的消息已经传到这里,“我们正吃惊地谈着这事。”

  突然,于特岛上也传来枪声。“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要放烟火”,格莱弗说。他们立即跑到湖边,“发现水里全是人头”,格莱弗的母亲说。“这时,我意识到,这里的事肯定和奥斯陆有关系了”,格莱弗说。

  格莱弗赶紧去取钥匙,跳上那条他们刚刚租用的代号为“先锋”号的红色小渔船,猛地将船发动,向人群驶去。

  格莱弗被人们称为“英雄”,但他说:“我是出于本能去做的,当时情况不容得你慌张,你就做你该做的事。” 点击详细

(新华国际)
二、來自天涯論壇的似乎是新聞翻譯文字

挪威爆炸枪击案写的《2083,欧洲独立宣言》(转载)


人犯通常不会屈服于严酷的盘问,这些穷凶极恶之徒往往会在审讯人员面前保持他们一贯的冷漠。但如果审讯者是杀手本人,审讯室就是他的心房,在同自己灵魂的对话中他会给出怎样的交待呢?7月24日,“挪威黑色星期五”的缔造者布雷维克在爆炸袭击事件发生前公布了一份他自己撰写的、长达1500多页的《2083:欧洲独立宣言》,其中他进行了一场自问自答式的对话。美国《时代周刊》评论称,“这样的内心问答世所罕见,高水平的提问令人印象深刻,沉着而平静的回答使人感到不安”。现在,让我们共同走进“金发恶魔”的内心世界。
  
  •是什么促使你最终有所行动?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让你计划了这次袭击?
  
  对于我本人来说,应该是我们政府多年前所参与的那次对塞尔维亚的轰炸。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各国竟对我们的塞尔维亚兄弟(塞尔维亚人普遍信奉基督教下的东正教)做出如此行径,这让人完全不能接受。还有很多类似事件,比如我们的政府曾怯懦地处理“穆罕默德漫画事件”(2005年至2006年间由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12幅漫画引起的一系列风波——编者按),当时官员们甚至决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一位穆斯林恐怖分子(前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编者按),另外还有数十起类似的事情。
  这些都坚定了我采取此次行动的决心。从多年前的“拉什迪事件”(印度作家拉什迪因在1988年发表了涉嫌诋毁先知穆罕默德的作品《撒旦诗篇》而遭到穆斯林国家的声讨并曾遭伊朗政府的追杀——编者按)开始,我们的政府和媒体就向伊斯兰世界屈服,而且越来越抬不起头,致使每年有数以千计的穆斯林通过政治庇护、组织机构或者亲属关系移民挪威。
  
  •你对你欧洲的兄弟姊妹有什么话要说?
  
  你们并不是孤军奋战,我们在欧洲有着成千上万的拥护者,有成千上万全力支持我们并愿意同我们并肩作战的人们。希望我能够帮助你们、鼓舞你们。只要建立一个脸谱网的账号,按照这本宣言中的指引去做,你就会成功!
  
  •说出一个你想见的、还在世的人的名字。
  
  教皇或者弗拉基米尔•普京。普京似乎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公正而坚决的领袖,但我不知道在这一问题上(有关宗教和国家身份的纯洁化问题——编者按),他是否会成为我们最好的朋友,抑或是最可怕的敌人。普京老谋深算、高深莫测,我完全不希望看到他站到我们的对立面,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很显然,对于此次袭击事件他不得不做出批评的言论,这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你只能用一个词来概括你所代表的意识形态或者某种运动,这个词会是什么?
  
  文化保守主义,或者叫民族主义。若从政治运动的角度来看,我倾向于下面这几个词,全国抵抗运动、原住民权利运动甚至是右翼革命运动。
  
  •你乐观吗?
  
  我绝对乐观。我确信,文化多元论或者是马克思主义文化论,尤其是要与伊斯兰世界相融合时,最终都会自取灭亡。这一断言的依据是,马克思主义文化论和伊斯兰联合世界都不会不会长久。当机遇之窗向我们敞开之时,我们一定要做好夺取国家军政财源的准备,一旦时机成熟,我们就绝不犹豫。为了赢得能给我们自由的机遇,能使我们的亲友重获自由的机会,我们必将不惜一切代价。我本人在精神上早就做好了准备,我愿为欧洲的兄弟姊妹们献出我的生命。
  
  •你说自己的血统很纯正,是这样吗?
  
  我为拥有纯粹的维京人血统而感到骄傲。我的名字叫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布雷维克”是早在维京海盗时代之前就出现的一个挪威北部的地名。“贝林”则是基督教出现之前日耳曼语中的一个名词,指熊或者被熊所保护的人。
  
  •我估计你很想告诉你的朋友们这些秘密,以“双重身份”生活是不是很困难?
  
  起初,我很难控制自己不把这些信息告诉我的好友,但我最终决定还是让这些信息成为我的个人秘密好了。我觉得向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透露如此敏感的内容都会让他们非常难办,因为他们可能会慑于法律而不得不向政府报告这些内容。而一旦他们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别人,对于我自身来说也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发动袭击的)动因是什么?这八年多来你是怎样如此执着地坚持下来的?这是针对文化多元论者所表达的怨恨和愤怒还是给伊斯兰世界的一个信号?
  
  不,完全不是这样。如果文化多元论者愿意放弃他们的论调,不再允许穆斯林的移民活动并能够将境内的的穆斯林都驱逐出境,我会原谅他们过去所犯下的罪行。反之,如果在2020年之前他们仍拒绝妥协,那他们将不再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们将会把他们一一清除。
  其实我一点都不憎恨穆斯林,我知道在欧洲就有很多高尚的穆斯林,实际上有几位还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对他们到现在都心存敬意,然而这并不表示我会允许伊斯兰教在欧洲的存在。我们计划在2020年之前夺取政权,届时仍未被同化的穆斯林将被全部驱逐出境。尽管目前此事的进展让我很是烦恼,但我想说的是,我会为了我所爱的欧洲、欧洲文化以及欧洲人民而努力。这么做并不表示我反对差异性的存在,但接受差异性并不等同于允许我们自己的文化和人民遗失殆尽。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为当下的行动做准备的?
  
  从我十六七岁的时候开始吧,当时我加入了进步党的青年组织,这是个反移民和反市场自由化的团体。因此,全国的记者都认为这个团体的成员是些种族主义者,所有的新闻机构都在攻击进步党,有的代表了非政府组织的言论,有的代表了其他政党的言论。进步党人士甚至被舆论称作是纳粹分子,被贴上了“法西斯主义者”的标签。当时我就看清了这虚伪的社会,所以被进步党所吸引,而且那时只有这一个政党是反对多元文化的。
  2000年左右,我意识到欧洲民主在与欧洲伊斯兰化和欧洲多元文化的斗争中失败了。如今有数百万移民拥有投票权,同这样的民主体制相抗衡显然不再可能,同文化多元论者长达40年的对话就这样灾难似地收场了。就在这50到70年里,欧洲人就已经沦为了少数群体。所以我决定寻求新的方式来表示我的反对态度,但最大的问题是我根本没有任何别的选择。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任何武装起来的文化保守主义者、基督徒或者反圣战运动。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7-19-2018 06:17 , Processed in 0.02369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