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洪予健牧师致远志明牧师、神州董事公开信

5-12-2017 17:51|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2114| 评论: 0

摘要: 洪予健牧师致远志明牧师、神州董事公开信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5578文/洪予健生命季刊微信专稿【生命季刊编者按】本文包括了两封长信:1. 洪予健牧师2016年9月30日致远志明牧师、神州董事及按牧团 ...

二、洪予健牧师20175日致远志明牧师、谢文杰长老信:

 

远牧师,谢长老,愿主的平安与您们同在!

 

自我去年10 11 日写信给您们,就远牧师的复出布道之事,提出了要求答复的六项请求。谢谢您们很快先后回了信,但是对我提的请求,却没有回答一字。我经过了一段在神面前相当时期的祷告和寻求,特别听到远牧师自行复出后,将于今年五月第四次来本地领会,面对此情形,即使本人再不情愿,也只能遗憾地告知,我得负起自己在神前领受的责任,遵守诺言,将去年写给您们的信,公诸于众。我虽然不能期待远牧师和神州传播协会,因此而作任何的改变。但作为一个牧者,面对当今教会众多肢体,就您远牧师所受的指控,特别因您采取的态度,维护或反对,众说纷纭,造成对立,影响了教会在真理上的合一带领,又岂能坐视不顾呢?在公诸原信之际,我愿就您们给我的回复再说几句,向着众教会,在神面前表明自己的心迹。

 

第一,因着远牧师,您在回信中,没有回答我所提的六项请求,反而说至于这件事本身,我不能多说什么,只想发自内心地向你说一句:水很深,也很浑,你不要趟。有些事,善良的人是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但历史会说话,到了主的日子更会显明。所以我自己不申辩什么,全交给主。(远牧师表明,他给我的回复是私信。所以我不便将他原信附上,只能引述远牧师信中与本文要讨论的相关表达。以下也如此。)

 

远牧师,面对您如此回复,真的让我啼笑皆非。首先,我不明白的是,您若是认为自己处在仇敌所制造的诬陷浑水中,那么您最应当做的是,使这一切的不实指控,在还原的事实面前不攻自破。我写信给您的目的,就是敦请您配合调查澄清这浑水,怎么反成了趟浑水的?若我们对处在浑水之中的您,无论是不加分辨地全盘维护,或者是全面定罪的话,都是有祸了。因为这对您不但有失公允,也是对教会所受的伤害不负责任了。其次,您对所受指控并非不申辩,您是以笼统一概否认的强硬姿态来为自己作了申辩。而您的申辩中所缺少的最重要方面,就是没能提出任何佐证来支持您的申辩。您说历史会说话,一点都不错。您如今就处在被指控的当下历史中,而历史的最大仇敌是虚假和谎言。针对您的指控若是虚假,您完全不怕借着一个有公信力的调查,让历史的事实来为您说话,而不必作属灵神秘状,仿佛您的案子最特殊,教会中无人能审断,只有主耶稣的再来,才能解决。要知道这种说法公然地违背了圣经里明明的教导(林前 61-5)。

 

在上封信中,我以主耶稣为例,指出犹太人对耶稣的控罪不能成立,是因为总得不着实据(太2660)。这里请允许我再以保罗面对控罪为例说明:尽管保罗明明知道犹太人居心不良,设局陷害,但他却要非斯都就他被控的罪名,以事实来判定,而非质疑对方控告的动机,用水很深的阴谋论来为自己开脱。(参徒25710-11)。正因保罗如同耶稣一样,深知仇敌们的控告是虚假的,所以不怕面对问询,相信只要查证是依法而行,真相必然大白,仇敌撒谎造假的无耻行径也暴露无遗。所以,不要怕他们。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远牧师,您信主耶稣这话吗?如果您是真信,且也信自己是被诬陷的,那么您至少也得让您的机构出面,尽快组织调查,将十八位牧师在指控中所有的举证,一概驳倒,印证您的一概否认完全正确。由此您可光明正大地继续作工,您和接待您的教会都不会为此受羞辱,受困扰,岂不更好?若调查的结果证明控告成立,您就认罪悔改,向受害的小姊妹道歉。远牧师,虽然认罪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作为属神的人,不认自己的罪,岂不是更痛苦?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神不轻看,谁还敢轻看呢?我敢保证,您若改变态度,放手配合调查,并将调查的结果交在神的手里,就会使原来许多反对您的人,改变态度,为您向神献上感谢。如此好事您不做,到底怕什么?

 

第二,谢长老,如果您爱远牧师,也信远牧师对指控的一概否认,您就要负起那义不容辞的责任,参与到针对指控所作的复核调查中,让调查结果来确证远牧师的无辜。这样一来,首先,就能为远牧师洗脱那被告的嫌疑罪名,使他和您机构的事工得以正常进行。其次,更可追讨三位基督徒小姊妹假扮性侵受害者和十八位牧师共同作假见证的诬告罪。这样的大罪,以神仆人名义行在神的家中,使远牧师受了如此不白之冤,怎可轻易放过而不抵挡呢?因为这有可能是华人教会史中,迄今发生的最骇人听闻的牧师集体作恶事件。其邪恶的性质远远超过个别牧师的性侵作案。我相信这十八位牧师明白他们所做的是什么,要承担的责任有多大。为了表明他们所指控的,桩桩件件,事实确凿,并非出于偏听偏信。所以他们邀请美国卓有声誉的,一个由退休的基督徒律师,检察官,和法官组成的调查机构“GRACE”出面,就他们对远牧师在法国犯案的指控,作出独立的,专业的验证复核。据说,GRACE 为调查公正起见,也邀请远牧师参与其中,提出反面证据。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啊。如果您陪远牧师前往法国与那位小姊妹,及她所提的证人在调查组前当面对质,据理力争,使他们的谎言在事实面前无法站立。如此,我们所看到的GRACE 调查报告也许就会完全不同。但您们却拒绝了。这是为什么?您们为什么如此害怕针对检控所作的调查呢?

 

谢长老,您给我的回信中说出来的理由真是让我,也许让绝大多数人都为之跌破眼镜。而且这个理由若成立,还真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让人无话可说。原来您将明明由十八位牧师郑重签名的调查指证,说成是黑函,是匿名信,所以不予受理;也因此,将我去年信中请求答复的六个问题一概斥为荒谬。谢长老啊,您难道真不懂签名信和匿名信之间的区别吗?就您这句话,使远牧师愿意积极配合自己机构的相关调查之声明成为了一道摆设。更惊人的,您不但代表神州传播协会宣布不受理对远牧师的指控,同时还要褫夺普世教会对远案的查证权柄。为此,您蛮横又大言不惭地为普世教会制定了一条规则因为伤害已经造成,这事件已经不复有,再经由教会的体统来解决的可能性。那些人已经先让整个教会体统沾染污秽,没有所谓「中立的、第三方的属灵权柄」,或「普世教会的权柄」。”(引述的话见后面所附的谢长老原信)

 

谢长老,请问您出此言前,有否征询过任何一个持正统信仰牧者的意见,或找到任何圣经的根据?在您眼里,教会中对某人的伤害一旦造成,就整个教会体统沾染污秽,教会如此不堪一击,被阴间权柄胜过,那主耶稣还在普世教会中掌权吗?不要忘了,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2910)。呜呼,在您谢长老眼中,无论是远牧师受到了伤害(指控是假的),或是三个基督徒姊妹受到伤害(指控是真的),教会,哪怕普世教会都永远无权也无法去面对事实,使罪恶被对付,公义被高举,伤害被医治了。您说要解决此事,只能交由世界,通过法律渠道来处理。您这是出于对信仰的无知而让人贻笑大方呢,还是因着一己之私与圣经明明的教导对着干呢?(参林前61-6)

 

第三,远牧师,您知道我上回写信给您的直接起因:是因着您不守承诺,自行复出,于去年六月来温哥华布道,造成本教会肢体的困扰,他们向我寻求教牧指引。我不得已在去年教会的同工查经中,首次向同工们表达了不赞同您复出布道的立场。出于在主面前的责任感,也为着自己良心的平安,我写信告知您这一反对立场并其中的理由,试图劝您按圣经的教导来面对指控,挽回在教会中的不良影响。您在回信中信誓旦旦地保证请相信我,我绝对无意再像以前一样四处讲道,但此话讲完后才两个月,您就打破了这个承诺。您不但于今年月和4月两次来本地领会,并且还将于月再来温哥华推广您新拍的纪录片。远牧师,您知道吗?单单温哥华一地,您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来四次。且每一次来都在本地教会的肢体中引起争辩。我相信您到其它地方讲道,也会造成同样效应。我为反对者对您的自行复出,因不齿所说的难听话,感到难堪;但更为那邀请方及维护者所提的辩护理由而忧心。因为他们对您的维护不在于相信了您的清白,而是不在乎您是否真的犯罪,更可怕的是,他们不在乎您面对控罪的态度。他们的理由归纳出来只有三条:

 

第一,神要我们传福音,而您远牧师在传福音中被神大用,所以支持远牧师传福音就是好事,至于远牧师是否犯了罪,那是您与神之间的事,与我们无关。

 

第二,神是爱,即使远牧师犯了这样的罪,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饶恕赦免,而非控告指责,因为主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耶稣这话是用于如何对待一个已被确认犯罪事实的妇人,而我们追究远牧师的是:请他拿出事实,而不是单单凭口来否认控罪。所以这段经文约87,根本用错了场合。)

 

第三,撒旦是与神为敌的。远牧师为神作了大工,撒旦就在远牧师的软弱上,趁机攻击(当然是藉助某种势力),败坏他的名声,破坏神的事工,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维护远牧师,不让仇敌的诡计得逞。

 

可惜,远牧师,您也知道,这三条理由虽用属灵言辞包装,但骨子里却是为尊者讳的世俗观。您若没有犯那罪,这三条理由,您一条都不需要,但您若真犯了罪想逃避,这三条理由一起用,也无法替您在神面前洗脱那罪。

 

远牧师,请不要相信那些不管您是否犯罪,也不管您如何逃避指控,都要为您辩护的人是因爱神而爱您的。真正敬畏神,也爱您的,关心您的生命,甚于您的事工。说到底,我为您最大的忧心,并不在于您是否犯了那罪,而是您面对控罪而取的态度。要知道,这种态度本身就是一个明显的罪,其性质远超您被指控的那些罪。这罪害己更害教会,您的作为在华人教会中树立了一个恶劣的范例,使教会,神家的名在世人面前极大地蒙羞。第一,您凭着一个大牌牧师的身份,在您自己所属机构的庇护下,可以在一个提出了众多人证物证的联名控告,其证据经独立与专业的认证成立后,仍然置之不理,拒不面对。您既可如此,那么以后任何传道人,主内肢体面对控罪时,为何不可如此?第二,您给出的理由,非常属灵,那叫全交给主。这个理由您可用,难道其他传道人和主内肢体面对控罪时,就不可用?如此教会的任何纪律惩戒是否都当被废了,因为那是出自于人?第三,您说自己不能多说什么到了主的日子更会显明,那就是说,您至少承认,您目前是处在被告嫌疑的浑水中,既然如此,您为何还带着一身未洗清的脏水,在众目睽睽之下,照常到处站台呢?您既可如此行,那么是否其他传道人都可群起仿效,在主来之前,即使犯罪被控都不要紧,只要矢口否认,拒绝配合调查,也可以照常站台讲道,玷污讲坛呢?

 

各地那些仍愿意在此情形下,接待远牧师的教会和机构啊,请您们在以上三个问题上,在主真理的光照中,好好思量。是否您们在对待远牧师和对其他主内肢体不一样,采取了双重标准?我知道您们会说,远牧师的事,没有定案,我们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犯罪,还是受了冤枉,所以…”。不错,连我如今和您们的认定都一样,但是您们和我一样,确实是知道了他和他的机构面对指控,矢口否认,拒绝任何调查验证的立场了。如您们可以接受这个立场,不觉得这是一个藐视圣经原则,祸害教会的大错。您们就在远牧师和他的机构所犯的罪上有份了。(参太523-26;林前5:11)。将来,您们各人又如何向主交账呢?

 

最后,我要说以上所讲,是对是错,请您们从圣经的真理来检验并提出指正。靠主恩典,我将此也公诸于主内各位同道,希望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42b)。我要特此申明的是:我与远牧师没有任何的个人恩怨。我和远牧师同年信主,都与上世纪89 年北京所发生的六Si惨案有关。1994 年我们因着同被邀为旧金山湾区的秋令营讲员而相识。此后我和远牧师多次在不同的聚会里相见,也同台证道。从见面之初,远牧师就知道我对他的神学观点有些不认同,为此每次相见都少不了有些争辩。但感谢主的是,因着这方面,我们彼此真诚透明,远牧师并不对我有所排斥。记得有一次远牧师在通话中和我就某些神学议题激烈争论后,说这样吧,我们神州机构为你录制出版一套福音布道的光碟如何?我心头一震,觉得远牧师是个心胸广大之人,值得钦佩。故此就有了十二集永恒的呼唤光碟的问世。2008 年远牧师更邀请我参与筹备由神州机构发起的一代人见证的历史性聚会。虽然我们在为旧金山共识定稿时,争得很厉害,但我仍然尊重远牧师为大会的召集人,为了合一的缘故,放下己见,选择顺服,使大会得以顺利进行。事后,有些人认为旧金山共识的表达,不够有力,不够周全,对我有不满和批评,我也沉默以对,不作任何的撇清解释。这是远牧师感到满意并其他一些同工所知道的。我说这些话,表明我和远牧师的神学歧见,并没有影响我和远牧师在传福音大事工上的合作。因为我相信神曾大大地使用了远牧师,在福音的广传上发挥了极大地作用。也正因为如此,我不忍看着远牧师和他的机构因着拒绝就指控作任何的调查,从而招致神的愤怒,使远牧师无法向神交账,在更大的层面上,使教会也一同陷在罪中,蒙羞亏损。远牧师为了推广纪录片,近期内想必会跑很多的地方,我也会因此常被教会和各地的同工征询对远牧师复出一事的看法。为了避免不断个别地重复我的领受,也为了表明自己要行在光明中,(所谓明人不做暗事)。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仇敌连连亲嘴却是多余(箴276)。但愿远牧师和谢长老在我发布此信之后,仍然视我为您们的主内肢体和朋友。让我们在这件事上,各自向主交账时,良心得着平安!

 

上述言语有不妥不敬之处,还请远牧师和谢长老多多谅解。

 

愿一切的荣耀归于三一真神,直到永远!

主仆洪予健敬上

2017 日于温哥华

 

附:谢长老给洪予健牧师的回信如下    

 

From: Wen-Jai Hsieh (Email地址略)

Sent: October 13, 2016 7:13 PM

To: hongyujian(Email地址略)

Cc: Yuan Zhiming   

Subject: 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的回信

 

洪弟兄平安:

 

我从远弟兄那里接到你的电邮,我是以你是主内的弟兄的角度,来回复你的来信。神州传播协会的董事会对于网路上的那些指控早已经公开回复,我在这里再复述一次;神州传播协会的董事会不回应黑函,匿名信就是黑函。在这个前提之下,你所提的所有问题都是荒谬的。神州传播协会根据自己的异象和神所托付的使命,决定机构该如何运作,不需要别人来下指导棋。

 

神州传播协会对于处理类似这类对同工的指控,是按照以下的这些原则来处理:

 

1. 我相信凡是在救恩里的基督徒,都会遵守主亲自设立的原则: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太18:15-17)这里的教会是指他日常参与的教会。

 

2. 我相信凡是属基督的教会和机构,都会遵守圣经的原则: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提前5:19)这里的两三个见证是指同一件事的见证。神州传播协会也恳请当事人所属教会的负责人,检验所呈的案子并为它背书,再向神州传播协会提出指控。神州传播协会将秉持圣经的原则来处理这类的呈子。

 

3. 以任何形式转来的指控,若无指控人确切和具体的信息,都属于匿名信。神州传播协会一概不回应、也无法处理匿名信。

 

当初某人收到匿名的指控信时,他应该做的是;如果可能的话,通知当事人教会的长老,请他出面担保,用第二项原则,叫教会的长老们,直接与神州传播协会的董事会联系处理。如果始终是匿名,那就该把它当成黑函,丢到垃圾桶。但这人反而要求一些牧长,把他们属灵的权柄签给他。当这人把这指控在网路上公开散布以后,所有为这个指控背书的人,都已经丧失他们对这个事件的任何属灵权柄(该2:11-14)。同时因为伤害已经造成,这事件已经不复有,再经由教会的体统来解决的可能性。那些人已经先让整个教会体统沾染污秽,没有所谓「中立的、第三方的属灵权柄」,或「普世教会的权柄」;只能用下列这两个原则来解决:

 

4. 若有人不愿意按照教会的体统来处理,要通过法律渠道来处理,那么请当事人或律师,以书面英文的方式,将控诉状以挂号的方式寄交神州传播协会的律师处理:

 

祝良律师,LEON E. JEW, Esq. DAHYEE LAWGROUP

5776 Stoneridge Mall Rd., Suite288

Pleasanton, CA 94588

(925) 463-3288 Tel. (925)463-3218 Fax

 

5. 对于既不按照教会体统,也不遵循法律渠道,而借助于媒体来炒作,以毁坏为目的的机构和个人,主必报应,神州传播协会也保留追诉权利。

 

谢文杰

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主席

 

 

洪予健 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

123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0-23-2020 04:10 , Processed in 0.0541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