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佳美之处 门户 文萃 历史 查看内容

海上絲路與宗教傳播

9-15-2016 21:15|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264| 评论: 0

摘要: https://emethchapel.org/mp3/SundaySchool/muslim/mu_2007_01_21.pdf自張騫開拓西域的「絲綢之路」以後,中國的絲綢就沿著這條絲路大量經過西域,運 送到波斯及羅馬帝國。東漢時,這條絲路也發展成重要的交通網路。 ...

还有几个相关讲义在这里 https://emethchapel.org/sunday_school_2007.htm

1
01/14
 從“絲路”到“回宣” 莊祖鯤牧師
2
01/21
 海上絲路與宗教传播 莊祖鯤牧師
3
02/25
 東南亞華僑的宗教信仰 莊祖鯤牧師
4
03/04
 絲路與中國回族 莊祖鯤牧師
5
03/11
 陸上絲路與中國的穆斯林民族 莊祖鯤牧師

自張騫開拓西域的「絲綢之路」以後,中國的絲綢就沿著這條絲路大量經過西域,運 送到波斯及羅馬帝國。東漢時,這條絲路也發展成重要的交通網路。不但外交使臣來來往 往,商旅更是絡繹不絕,而且佛教僧侶也多是由印度及中亞經過絲路進入中國。魏、晉、 南北朝時期,雖然中原戰亂頻仍,但是基本上陸上絲路仍然是暢通無阻的。  

唐朝初年,是陸上絲路的鼎盛時期。無論是波斯帝國,或是第八世紀新興的大食國(即 回教帝國),都與中國有密切的往來。當時在中國經商甚至定居的阿拉伯人及波斯人,達十 幾萬人之多。但是唐玄宗時期的「安史之亂」,卻使陸上絲路中斷了。因為唐朝將駐守在西 域的邊防守軍調回長安,吐蕃(即西藏)就趁機佔領了河西隴右,回紇也控制了阿爾泰山 一帶。從此唐朝就失去了對西域的控制權,陸上絲路也就中斷了。於是海上絲路逐漸取代 了陸上絲路,成為主要的貿易通路。雖然後來在蒙古帝國時期,陸上絲路又恢復了一段時 間,然而海上絲路仍然是中國最主要的東西方交通管道。 

海上絲路的興衰  

海上絲路比陸上絲路開發的更早,範圍也更廣。從周朝開始,中國絲綢已經由東海運 往韓國及日本。漢武帝時期,中國海船就曾由雷州半島出發,帶著黃金和絲綢,經過越南、 泰國、馬來西亞、緬甸、錫蘭,到達印度南端。東漢時期,也有東南亞各國的使節經由此 海上絲路來中國朝貢。東晉時期的法顯,是第一個從陸上絲路去印度取經,然後由海上絲 路返國的高僧。但是直到唐朝以前,由於航海及造船技術的限制,從中國到錫蘭、印度的 航行旅程,有時長達數年之久。因此海上絲路還不是十分普遍。  

到唐朝時期。中國航海技術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不但已經可以經由南海航行到波斯 灣,而且航程只需要三個月而已。這條航線把中國和海外三大地區:以室利佛逝(即印尼 蘇門答臘)為首的東南亞地區;以印度為首的南亞地區;以大食(回教帝國)為首的阿拉 伯地區,通過絲綢貿易連接在一起。這三個地區也是當時世界上宗教和文化中心,因此絲 綢之路也是「宗教文化交流之路」,佛教、印度教和伊斯蘭教都循此路徑傳入東南亞和中國。 

唐朝時期與南海各國通商的海港是以廣州為首,而阿拉伯、波斯等商人在廣州的僑居 區稱為「蕃坊」。唐朝末年黃巢作亂時(878 年),他曾在蕃坊內屠殺了十二萬外國商人。 可見當時國際貿易之盛。  

宋朝政府由於受北方金國的侵擾,經濟窘迫,更積極發展海上的對外貿易。在南宋高 宗時期,海港貿易稅收佔全國總收入的 20%,可見其重要性。這個時期的航海及造船技術 更加進步,因此可以航行到葉門和東非的港口。宋朝的絲路主要海港包括泉州(古稱刺桐)、 廣州、杭州、明州(今寧波)等,而以泉州為最大港。因此有數以萬計的阿拉伯和波斯商 人住在泉州,他們是泉州回族的起源。 

元朝時期的南海絲綢貿易比宋朝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時這時陸上絲路又開始通暢了, 但是海上絲路的絲綢和瓷器運送量仍遠超過陸上,因為這時最大的船可以運送一千名水手 及士兵。這時泉州的樞紐地位達到最高峰,馬可波羅曾到此訪問,他稱之為世界第一大港。 

明朝初年,明成祖派太監鄭和七次下西洋(1405-33 年),這是海上絲路的最高潮。由 於 2005 年是鄭和下西洋的六百週年,因此有關他的傳奇更是蜚聲國際。鄭和原姓馬,小 字三保,是雲南的阿拉伯裔回族,據稱是元朝名臣賽典赤˙瞻思丁的後代,甚至有人說他 的三十七世祖就是穆罕默德。他的父親和祖父都曾到麥加朝聖,而鄭和本人也精通阿拉伯 語。鄭和十二歲時因父親病故而致家道中落,元朝末年內亂時,他乃被人強制閹割,後來 才成為明朝燕王朱棣(即後來的明成祖)的家奴,做了宦官。永樂二年,他被賜姓鄭,從 此改名為鄭和,史稱「三保太監」或「三寶太監」。 

永樂三年(1405 年),明成祖派遣鄭和出使西洋,揭開了鄭和七下西洋的傳奇歷史。當 時明朝以南海為界,往東稱為「東洋」,包括朝鮮、日本及菲律賓。往西則稱「西洋」。鄭 和的艦隊極為龐大,大的「寶船」長四百呎,寬一百七十呎,排水量達三千多噸,可載一、 兩千人。這寶船比一百年後麥哲倫的旗艦還大十倍。寶船中載有絲綢、瓷器、金銀等禮品。 艦隊中這種寶船多達六十二艘,另外還有戰船、錙重船、運兵船等,總計大小船隻多達兩、 三百艘,人員多達將近三萬人。  

為了宣揚國威,鄭和所到之處,都贈送各國王室鉅額的禮物贈品。這些國家雖然也回 贈各國本土的奇珍異寶,但是無論數量與價值,都無法與所得之餽贈相提並論。因此鄭和 的「宣慰之旅」,所耗費的國庫財力是無法估計的。這是後來明朝終止了類似的遠洋之旅的 主要原因。 

鄭和前三次下西洋的終點,都是印度南端的古里(即加爾各答)。中間曾經過越南的占 城、爪哇、蘇門答臘的巨港、亞齊、滿剌加(即馬來西亞的馬六甲)、錫蘭等地。第四次下 西洋則延伸到波斯灣的忽魯漠斯(即伊朗的阿巴斯港)。第五次到第七次下西洋,甚至到達 東非的索馬利亞、及肯亞。其中第七次,鄭和還特地由葉門的阿丹港,經由紅海灣上溯至 麥加朝聖,完成他做為一個回教徒的重要心願。最後鄭和死於返航的途中。 

鄭和下西洋象徵著「海上絲路」的顛峰時期,顯示那時中國的航海技術及知識,是稱 霸天下的。然而明朝中葉開始,中國反而採取「海禁」的政策,加上後來明末的日本「倭 寇」侵襲中國東南沿海一帶,更造成「海上絲路」的一蹶不振。然後從十六世紀開始,葡 萄牙、荷蘭、英國等西方國家的海上新霸權興起,從此「海上絲路」就成為歷史名詞了。 

海上絲路與宗教的傳播 

由於海上絲路的通暢,往來商旅絡繹不絕。不但阿拉伯、波斯商旅定居於東南亞及中 國的為數不少,中國僑民也也同時散居於東南亞各國。在這種情況下,宗教的相互影響是 很自然的。  

例如越南北部,由於長期受中國的影響,當地居民的宗教以中國民間信仰為主。另外, 十三世紀以前,印度、錫蘭掌控東南亞一帶的海上貿易數百年之久,因此印度教及錫蘭的 小乘佛教的影響很深遠。迄今,緬甸、泰國及南越,都是以小乘佛教為主。印度教的影響 力,則由於受到回教的排擠,日漸衰弱,目前止剩下峇里島及爪哇島南邊的部分地區而已。 

最值得注意的是伊斯蘭教在東南亞的擴張。由於伊斯蘭教並沒有所謂的「宣教師」,因 此回教的傳播主要是藉著信奉伊斯蘭教的商旅,以「隨走隨傳」的方式,逐漸傳播出去的。 起先他們只是在他們的寄居地設立清真寺,做為自己禮拜的場所。因此在東南亞,最初的 伊斯蘭教徒都是阿拉伯人或波斯人的後裔。但是東南亞國家何時變成「伊斯蘭化」的呢? 根據大多數學者的看法,應該是在十五世紀,也就是鄭和下西洋的時代。 

伊斯蘭教何時傳入東南亞?史學家沒有定論。但是迄今為止,沒有史料可以證明,十 世紀前,有穆斯林定居在東南亞。但是從十三世紀開始,穆斯林商人大量由海路而來,他 們逐漸取代了印度商旅,控制了東南亞水域。為了擴大他們的經濟利益,他們不但在蘇門 答臘定居下來,與當地人通婚。同時他們也採取了軟硬兼施、政教合一的策略。到了十三 世紀末,蘇門答臘的亞齊建立了東南亞第一個伊斯蘭教的巴賽王國。後來許多伊斯蘭教的 蘇丹國也紛紛在蘇門答臘及爪哇各地建立了。後來伊斯蘭教的勢力,就由此向菲律賓南部 的蘇祿、棉蘭老島(即民答那峨)及馬來半島擴張。 

東南亞各國主要宗教傳播與分佈(公元 1500 年)  

十五世紀初馬六甲王朝開始興起。為了與佛教的暹羅王國抗衡,開國君王乃與巴賽王 國的穆斯林公主聯姻。馬六甲控制了馬六甲海峽,位置極為重要,鄭和七次下西洋,都曾 在此停靠。有些歷史學家甚至認為,是鄭和在 1414 年促使馬六甲王皈依伊斯蘭教的。持平 而論,雖然鄭和未必是導致東南亞各國「伊斯蘭化」的主導者,但是以他如日中天的威望 及穆斯林的身分,必然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鄭和成為東南亞國家「伊斯蘭化」的 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推手」。後來馬六甲王國擴張版圖,控制了大部分的馬來半島,成為十 五世紀東南亞最強大的伊斯蘭教國家,在當時甚至被稱為「小麥加」。十六世紀後,馬六甲 王國雖然被葡萄牙人所擊敗,但是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化」卻已經成為無可挽回的事實了。 

東南亞國家「伊斯蘭化」的省思 

 由海上絲路沿途的各國逐一「伊斯蘭化」的歷史來看,有幾點是值得我們仔細思想的:  

第一,東南亞各國的「伊斯蘭化」是在回教傳入之後約六、七百年才逐漸達成的,這 與佛教在中國,及基督教在歐洲的發展時程是類似的。不僅如此,穆斯林商人曾經巧妙地 以聯姻為手段,並以經濟利益和政治力量的威迫利誘,來促使東南亞各國逐漸「伊斯蘭化」。 這與基督教早期的宣教策略也有相似之處。 

 第二,十六世紀之後,西方列強雖然逐漸掌控了東南亞地區,但是在傳揚基督福音的 事工上,除了菲律賓之外,在其他地區顯然為時已晚,加上策略不當,因此力有未逮,這 是非常可惜的事。但是畢竟在東南亞地區,基督教的種子還是已經撒下了,教會也已經建 立了三、四百年之久。現今的挑戰,乃是如何從這些福音基地,能突破種族的藩籬,將福 音進一步地在回教徒中間廣傳? 

第三,海上絲路不但吸引數十萬的阿拉伯商人定居在東南亞和中國,也同時先後吸引 數百萬的中國商人來到東南亞經商甚至定居。有些定居在東南亞數百年的華人,不但在血 統上已經和當地人融合,形成所謂的「土生華人」(Peranakan),他們在語言、文化和宗教 上,也產生了許多變化,其中有一些人已經成為基督徒。另外一些陸續在近百年來才移居 東南亞的華僑,則仍保有較多的中國方言及文化。由於東南亞華僑大多能操當地語文,又 對當地習俗、宗教有深入的了解,都使他們成為最佳的傳福音媒介。正如出生於大數城(在 今天的土耳其)的保羅,與出生於居比路(即塞浦路斯)的巴拿巴,都成了「外邦的使徒」一 樣。所以我們華人教會必須善用我們的這些人才資源,作為華人向回教徒宣教的踏腳石。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2-13-2018 07:26 , Processed in 0.03510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