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佳美之处 门户 文萃 文学 查看内容

三浦绫子、朱佩兰、《冰点》,文字宣教,施洗约翰、日本味道 ... ... ... ... ... ... ...

1-15-2016 01:04|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558| 评论: 0

摘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61aee90102uwd6.html一九六三年元旦,日本朝日新闻社刊登一则惊人消息,为庆祝创刊八十五周年而以一千万圆奖金募集长篇小说。资格和内容都不限制。也就是说,包括已成名作者,人人 ...

基督前鋒的前鋒 ─憶日本基督徒小說家三浦綾子及其作品─
By Roy on Today at 10:46 PMEdit

基督前鋒的前鋒 ─憶日本基督徒小說家三浦綾子及其作品─ 

吟螢

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060707  翼报

    日前于中旻教授打電話來,詢及多年前我在一篇文稿中讀到的日本基督徒作家三浦綾子的一句話:“施洗約翰是基督的前鋒,我在日本是施洗約翰的前鋒。”如果約翰今日出現在東京的街頭,宣揚他的信息:“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翰福音1:29),日本人會不知所云,無法受到感動,這話只能對猶太人講,他們才能了解約翰所說的上帝的羔羊是指彌賽亞救主而言。但對於絲毫沒有猶太人文化背景的外國人,便無法了解他的話,因而也無從為主預備道路。約翰的話必須經過詮釋,才能使外邦人了解他的工作與使命。而三浦的作品,正是要為約翰的信息預備道路。而這便是三浦口中的“施洗約翰是基督的前鋒,我在日本是施洗約翰的前鋒。”易言之,三浦的創作,多半不是為信徒寫的,是向非信徒宣揚福音而寫作。有人會置疑三浦的這種福音預工小說,對傳福音有多少功效。我也曾當面問過三浦,三浦說有不少青年人讀了她的小說,由日本各地來看她,與她討論信仰問題,後來也都信了主。三浦屬於日本基督教團,她家中每週都有家庭禮拜,信仰極為虔誠。其實她的作品中也有不少是對信徒寫的,朱佩蘭一直在翻譯這些作品,並且不斷在刊物上發表。 

  當初我讀了她著名的作品冰點的前半部,確有些失望,冰點的前半部都是在描寫人的原罪,直到下集最後才點出福音的主題,愛與赦免。有極豐富而強烈的基督教信息,糖沉在杯底。三浦拿捏的寫作技巧,可圈可點。當時冰點的熱度,不但將日本的社會燒到沸點,冰點拍成電影與電視劇,冰點之火也燃燒到港台,台北一家片商為打鐵趁熱,將她作品中福音信息最濃的綿羊山拍成電影。其中在教堂中的幾個鏡頭,還借了我當時在台北牧養的一間教會內拍攝。而日後拍這部電影的導演吳桓也信了主。 

  作為一位基督徒作家的三浦綾子,在近代東方的信徒作家中,無人能出其右。赤裸裸地描寫人性原罪的冰點,是一部真正的經典福音作品。可以作為基督徒作家的典範。我曾邀約三浦到台灣去舉行一次“亞洲基督徒作家研討會”,傳承她的寫作經驗,但可惜由於她的健康無法成行,實在是很遺憾的事情。幾年前三浦久病而逝世,生前她居住的旭川市便已為她建立了“三浦綾子文學紀念館”,讓實至名歸的三浦在生前便得到她的殊榮,實在是主的恩典。

  在冰點發燒的當年,台北的聯合報與徵信新聞(後改名為中國時報)二報競相以整版版面連載冰點,而譯筆極優的聯合報版的朱佩蘭女士,後來也成了三浦中文小說翻譯的名家。這些小說也多半在當年我服事的“道聲出版社”出版,而譯作家朱佩蘭及其丈夫游禮毅也因譯三浦的作品而受感歸主,我也為他們施行了洗禮。這些都是三浦作品在台灣所結的美果。如今三浦與游老弟兄均先後被主接去,而朱佩蘭姊妹後來仍在續譯三浦留下的作品。我們為他們感謝主的恩典。也期望華人教會中能培養出這樣的作家,在中國社會中作基督前鋒的前鋒。


[转]朱佩兰:《冰点》的感情世界与灵性世界


一九六三年元旦,日本朝日新闻社刊登一则惊人消息,为庆祝创刊八十五周年而以一千万圆奖金募集长篇小说。资格和内容都不限制。也就是说,包括已成名作者,人人可以参加此项征文。一千万圆在当时的日本已经是属于超巨额奖金,因此是相当轰动的消息。令人跌破眼镜的是经过层层严格审查评选的结果,得奖者竟然是北海道旭川市一位平凡的中年主妇(42岁)三浦绫子。在执笔创作这部巨作「冰点」之前,三浦绫子只以笔名林田律子写过一篇亲身体验的真实故事,题名<太阳不再沉没>(约二万字),入选「主妇之友」月刊杂志的征文而已。

「冰点」在朝日新闻连载了将近一年(1964年12月9日至1965年11月14日),这期间所造成的轰动,更超过征文发表之初。连载期间故事天天出现高潮,天天掀起读者的抢读、讨论和共鸣。「冰点」的热潮延烧成了沸点,不但整个亚洲,甚至欧美媒体也争相报导「冰点」是奇迹。
不错,「冰点」堪称为奇迹。其主题「原罪」、故事内容、其写作技巧,连载、出书都高潮迭起。乃至作者三浦绫子本身的经历、健康状况都不寻常。开头大半的人都没有想到以一位病弱,没没无闻的平凡主妇,在其后的生涯居然能一部连着一部继续不停缀地写出数十部脍炙人口的小说。部部拍成电影和电视影集。甚至晚年在对抗帕金森氏症的困境下,仍完成超长篇小说「铳口」上下集。因此个人亦认为只能以奇迹来形容这位作者三浦绫子女士。

小说大致上可分为纯文字小说和大众小说二大类,「冰点」是属于后者。大众小说具有故事性,一般读者较容易接受。「冰点」剧情完整动人,角色不复杂。表面上看似幸福美满的家庭所潜伏危机,忌妒、自私、报复、爱恨转折等等人性心情变化,似乎随时发生在我们身边。令人深具同感的故事紧扣读者的心,引起读者共鸣。

「冰点」的主题是原罪。原罪是什么?这并不是吸引人的主题,平常我们很少去深思、探究,不认为这是严重的问题。当初我在一口气读完旅日友人航寄而来的出版「冰点」时,立即深深陷在剧情的感动中,根本忽略作者所强调的原罪的主题。我同情纯洁无辜的少女阳子,关心她的生死。认为美貌的夏芝自私可恶,温和的启造是懦弱的正人君子。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剧情。这也是九成以上的读者现象。后来据作者三浦绫子告诉我,由于太多读者写信反映其感想,认为让可爱的阳子复活。因此即策划了另一个主题,从原罪到宽恕,延续阳子的生命。也就是说,为复活后的生命而写「冰点」续集。

我们都知道凡是违反法律或道德的行为就是犯罪。然而这与原罪的差异在何处?原罪只是宗教上的名词吗?尽管儒家代表之一的荀子提倡性恶说,孟子则主张性善说。但在阅读「冰点」之前—即使读后—我未曾想过此问题。始终认为那是限于宗教,属于小说剧情,与我无关的问题。

「冰点」女主角阳子纯洁、活泼、聪明、懂事、几乎是完美无缺、讨人喜欢的少女。因发现自己是杀人凶手之女,血液中潜在着罪,以致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在人们眼中阳子是无辜的,她的行为也没有触犯法律道德。然而,内在隐形的,随时有可能显现的污点就是她的原罪。

相对的,漂亮富裕的医院之长夫人夏芝发现自己亲手呵护疼爱养大的阳子,竟然是杀害其亲生女的凶手遗孤,自然由爱转恨,对阳子百般欺凌刁难。夏芝天生丽质,加上优渥身世,使她养成自私、自傲、任性、娇生惯养、自认高人一等,而这就是她的原罪了。

再说「冰点」中的启造,一位人人敬重,道德医术皆高超的医院之长,因嫉妒妻子的不忠而安排陷阱,隐瞒真情让妻子收养杀害亲生女的凶手之女。存心让妻子付出多年真情疼爱和辛苦养育之后,再暴露真相打击妻子。这种行为岂不比触犯法律更毒恶?这就是启造这位平时具绅士风度的谦谦君子心中的原罪。

小说情节生动感人,不脱离真实生活。无非只是「冰点」故事中阳子、夏芝、启造等角色的大动作才算是原罪。举凡内心不知不觉间掀起的自私、傲慢、嫉妒、说谎、毁谤等等之情绪皆属原罪。

自从体会「冰点」所强调的主旨—原罪之后,我常凝视自己内心,检视自己,惊讶地发现自己是何等没有胆量,不敢坦然面对本身的真面目,常自欺欺人的弱者。没有表现于外的心情,没有付诸行动的思绪何其多!原罪若不加以对付、消除,也可能酿成灾祸,实不能不重视。

三浦绫子常透过她的作品说,「没有感觉罪是罪,就是罪」。她指出我们人常在不知不觉产生「罪」—也就是说「恶」的意念,或缺少罪的意识。但事实上人之内心都存在着不自知的一处黑暗—原罪。这是最高水平的罪的意识。据圣经的记载,最初人类亚当与夏娃受蛇的引诱,违反神的旨意吃了禁果犯罪后,其子孙的我们全人类就都有潜在于意识中的原罪。三浦绫子认为原罪比触犯法律的罪严重,偏离道德上的罪随时随地发生在人们之间,影响深远。这些原罪远比触犯法律更容易发生,所以更需要警惕。

若仅从宗教之意的角度来看,原罪是严肃的课题。圣经罗马书说「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十四. 23)好深奥严肃的课题。以原罪为主旨而写的「冰点」奇迹般赢得超乎寻常的广泛读者共鸣,主要的是其所铺陈的情节有大众小说的普遍性、略带推理小说的悬疑性,加上文艺小说的优美性揉合而成。让人们在随着故事的发展之间,自然而然地接触到原罪的问题,而非勉强地被迫面对严肃的原罪。三浦绫子曾表示,简单地说,失去目标的生活也可以说是原罪。所以原罪是普遍地存在于人们身上,只是未去省察而已。

「冰点」的最高潮是在夏芝指摘阳子是凶手之女的场面。阳子为这原罪,随即写下遗书,仰药自杀。「冰点」这最后一章的标题是复活。在启造和高木二位医师的抢救下,昏迷的阳子脉搏终于恢复微弱的跳动。启造和高木面对面静静点头……由此描写可知阳子的性命已经有挽回的希望。在复活这一章中,阳子的身世出现戏剧性的转折。同时夏芝和启造也都深深懊悔、反省自己的行为。

到此为止「冰点」是一部主题具有震撼性、故事结构完整感人的小说。但同时也可以说为续集留下了伏笔。只是人活着,并非一口气在呼吸就够了。因此,读者群众为阳子请命,要她活着,那就是必须要赋予她另一段人生,让她去熬练另一种生命,经历更深一层的人生意义。复活非只是生命的存活,复活毋宁说是属于灵命上的表现。

由此含意而言,「冰点」中几位人物顿悟自己内面的「恶」,痛改前非,重新起步,也等于是一种复活。

「冰点」透过故事的发展,作者三浦绫子让读者在自自然然,轻轻松松的情况下认识原罪,检视原罪的涵意,进而提醒人需对抗它,消除它,以达到灵性改造,生命更新复活的结果。

在这里作者另外提出了一个课题,「爱你的敌人」。原罪容易被忽略,爱你的敌人却是艰难的考验。我想我就做不到。或者说,不甘心这样做。

圣经马太福音在论到仇敌中说「要爱你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五. 44)。路加福音也说「你们的仇敌要爱他,恨你的要待他好」(六. 27)。这是何等困难的事啊。我相信社会上爱人如己的善心人士不少。但以我们现今的社会状况,要爱陌生人都不是容易的事了,更何况爱仇敌?「冰点」中作者从开头就把这课题加在一派温和的谦仲君子启造身上予以考验,穿插「爱你的敌人」信念,推展剧情。常识和行为往往无法一致,结果启造对妻子不忠的报复心理战胜了「爱你的敌人」口头禅。

如果在「爱人如己」前面加上「事事」及「处处」爱人如己,困难度必然加深。而要爱「仇敌」,势必少有人敢拍胸脯表示自己做的到吧。因此在责怪启造是心地狭窄的伪君子之前,我们需先躬身反问自己。虽然如此,「爱」是我们不可缺少的生活要素,如同我们人需要氧气一样,生活中不能没有爱。圣经哥林多前书论到爱说「信望爱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十三. 13),对爱有许多宝贵的教诲,可见爱的重要性。

那么,爱的源头在哪里?圣经约翰一书中说「爱是从神而来」。各种层次的爱,相信只要与神连合,就没有做不到的。

「冰点」中另外穿插一段渡轮在函馆与仙台之间的海峡遇到台风而沉没海中,船上一位美国传教士将自己的救生衣让给同船陌生的日本年轻女性的故事。这是牺牲自己的性命,搭救另一个年轻生命的英勇故事。舍己生命救人之举,没有比这更令人感佩的行为了。这段故事其实并非恣意编造的小说故事,而是真人真事。据当年船难纪录,同船有两位美国传教士自愿牺牲己命,爱心救人。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伟大无私的爱了。我想,只有其灵命与神连合,具备深厚基督精神的传道人才做得到吧!实在是可歌可泣之举。

把这段真人真事写入书中,使「冰点」的故事增加感人的震撼力。这次船难是发生于一九五四年九月,往来北海道函馆与日本本岛仙台之间的渡轮洞爷丸,在津轻海峡遭遇台风而沉没海中。在危急慌乱中,那二位美籍传教士霍恩.李柏与史顿看到陌生旅客救生衣故障,逃生无望而哭泣,便甘心情愿地将自己完好的救生衣让给对方。只因对方是较他年轻的生命,日本更需要年轻人而奉献了自己的生命。

洞爷丸船难发生后过了二十五年,也就是一九七九年,「冰点」作者三浦绫子突然接到自称为「冰点」故事中葬身海底的那美国传教士李柏之女琳达.李柏拜访的请求。这次意外的会晤,作者始知为陌生人奉献己命的美国传教士李柏当年家有妻子及三名子女。从美国来函馆 ?加洞爷丸船难二十五周年纪念典礼的琳达已经二十七岁,因获悉自己的父亲奉献生命的事迹被写入「冰点」而赴旭川拜访作者。三浦绫子这时始知自己笔下的人物家庭状况。她愧疚地表示在看到琳达之前,从不曾想过失去父亲的李柏家人日子是如何的悲痛艰辛。她为此而向琳达表示歉意。琳达在拜访中透过翻译告诉三浦绫子,虽然经过相当困苦复杂的成长环境,如今她已是坚强的基督徒,对父亲的牺牲感到骄傲,愿以父亲为学习的榜样。

这是另外一段让人安慰的真实插曲。只不知那接受了救生衣,从船难中死里逃生的女性,其后状况如何?但愿她不但获得生命,且是有基督精神的新生命。

「冰点」中三浦绫子安排启造搭乘洞爷丸,目击船难时美籍传教士奉献生命的爱,深受感动。然而,他达不到这境界。这幕牺牲性命救人的事迹恰巧与启造隐瞒阳子的身世,收养阳子的报复行为成对比,这也正是一般大众的情况。尽管启造的角色是谦和善良君子,常心存爱你的敌人信念, ?终究是潜存着种种原罪的凡人。

不过,传道人牺牲生命的事迹,使启造认识了基督的赎罪,最后启发他踏入教会,寻求唯一的真神。
当初三浦绫子看到朝日新闻社的征文广告,晚上上床时掀起投稿意念而思索主题,脑中即浮现以原罪为旨,探讨基本人性的软弱。人们生活上无法自我克制的种种无奈,宛如看不见的内心黑洞,恰似结冻的冰点。就以「冰点」为题,写原罪吧。她想。

翌晨将此构想和大纲告诉丈夫三浦光世,他也觉得主题不错。但他补充一句:「若是出于神的旨意,就写吧」。于是他们即为写作投稿的事向神祷告。

接下来作者展开人物的设定命名—阳子的名字是借用三浦绫子早逝的妹妹名字,为的是要让这位活泼可爱的妹妹借着小说永远存活—然后勘查场景各季节、时间的变化。甚至如洞爷丸船难的插曲,她也亲赴函馆采访船难悻存者,乘坐洞爷丸渡轮过海峡,调阅船难记录等,收集数据之后才动笔。怪不得整本「冰点」彷佛真人真事一般,阳子、夏芝、启造就像活生生住在北海道旭川似的,紧扣人心。
一九七五年我第一次到旭川采访三浦绫子时,他们夫妇特地带领我参观「冰点」中出现的各场景。她挽着我的手臂进入茂密昏暗的示范林中,边指示边说明。这棵高耸入天的松树下面是阳子常徘回沉思的地点,这突出地面的大树根是彻睡午觉用的枕头,一只只黑色大乌鸦冻死在这附近的雪地上。松林外面转角那栋楼房就是启造的住家,他们一家四人住在那里,作者把真实的室内隔局移入了「冰点」小说中。松林尽头美瑛溪畔的石原是小丽遇害之处,也是阳子服药企图结束生命的地方等等……让我彷佛间觉得自己与「冰点」一家人融合在一起,分不出到哪里是真实境界,哪里是作者笔下编写的小说故事。

事实上这些场景早在「冰点」改拍电影、电视等时就已被拍入镜头,且不断的有人组团专程来参观,一夕之间,原来安静的旭川变成了观光景点。于树林入口处也竖立一座牌,说明是「冰点」重要场景。高耸澄澈的蓝天,常绿的松树林,绵延至美瑛溪畔的洁白积雪,多优美洁净的雪原,空气清新冷冽,人心结冻到达冰点。好美好美的场景,令人忍不住想静静躺卧雪地入眠。

三浦绫子告诉我,她多次进入这树林徘回沉思,揣摩阳子心境,然后才下笔。对她而言,她所创造的人物都是活的。在执笔整整一年之间,与小说人物生活在一起。在征文最后期限内终于完稿 (一千张稿纸,约四十万字 )寄出时,立刻若有所失,产生虚脱感。她说只觉得已经完成了任务,根本没有想到得奖不得奖的问题。当接到初审二十名内的通知时,自己感到很意外,也很满意了。想不到最后竟然夺魁,实在大出意外,这份荣耀,她认为该归于神。事实上,在她写作的背后,始终有丈夫三浦光世恒切真挚的祷告支撑着。

「冰点」的问世掀起意想不到的大轰动,紧接着改编电影,连续剧,广播剧,舞台话剧等等。热潮尚未减退,次年(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三浦就又推出新的长篇创作「绵羊山」,在「主妇之友」月刊连载年余。接着一九六八年在朝日新闻连载「积木箱」,也是长篇小说。然后又连载「盐狩岭」和「家」。非但长篇小说一部部不停推出,且这当中还一边执笔写随笔散文。每一部长篇小说都是主题明确有力,情节吸引人,内容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对人性的剖析令人折服,也同样电影电视争相搬演。这时候早已无人敢相信三浦绫子原先是「平凡的家庭主妇」,或怀疑她是一部小说作家。没有能力连续创作,并且反过来认为她是出道较晚的奇才。

「冰点」续集则是一九七一年五月起在朝日新闻连载,阳子、夏芝、启造、彻、北原等角色重新跃然于读者面前。生命复活后的阳子等人迎接新的生活,展开新的人生旅程,必然的也同时面临新的挑战。

在「冰点」探讨原罪之后,续集中作者把剧情移到阳子与彻及北原三位年轻人的感情世界。运用一些风趣清新的对白,推展剧情,读来愉悦。当然主要的仍偏重于阳子复活后为罪而烦恼的生活及心理状态。阳子因发现自己的原罪—心中的冰点,绝望之余失去活下去的勇气。复活之后恩典必随之而来。圣经罗马书中说「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显更多」(五. 20)。以弗新书亦教导我们「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四. 32)。所以阳子复活后的课题是如何脱离罪的捆绑,释放宽恕。宽恕之后才能赎罪,才有恩典。

但宽恕谈何容易?且人能宽恕人吗?做到怎样的程度才算真正的宽恕?而阳子这位「冰点」的灵魂人物光明纯洁无辜,坚持不原谅生母的不贞,她如何能获得生命复活之后的心灵复活?这个问题就是续集的重点。

续集中,表面上是三位年轻人的三角恋爱故事,重点则在提示人重生之后的生命内涵。在阳子、彻、北原三位年轻人之外,增加另一位养女顺子。一个因耶稣的救恩而卸下凶手遗孤重担,成为活泼开朗讨人喜欢的少女。这四个投缘的年轻人感情世界也成为续集的卖点,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会忍不住想替这四个正直如阳光,纯洁如溪流的年轻人缀合配对。

阳子在续集中逃避会晤生母三井京惠子,穿插一段京惠子的遭遇。这遭遇让洁癖的阳子从一处冰点换到另一处冰点,肉体复活的她心中的冰点仍然没有融化。罪没有消失,冰点不会融化。阳子的心中冰点(罪)在于没有宽恕。她甚至认为生为凶手之女比不贞的情况下出生更好。年轻的阳子不懂旧约圣经所说的「救恩出于耶和华」(约拿书二. 9)。想来一般人也不喜欢思考这错综复杂的问题。但同样的,作者透过故事的发展,让读者接触了这个问题。

此外,也增加一个大学新生三井达哉,他是阳子的同母异父弟弟。因这位个性偏激的达哉出现,使故事略平顺的续集升起了高潮,造成一场严重的车祸。

续集末尾也出现一个小角色,却是关键人物。就是阳子生母京惠子的丈夫三井弥吉。他在中国大陆奉命残杀无辜的孕妇和胎儿,罪的自觉性强烈,回国后面对妻子的不贞时,能以原谅面对,真正做到「凡是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以弗所书四. 2)的境界,和京惠子成为一对恩爱夫妻。这与启造夏芝明明相爱,却常相互指责,不时重回原点的情形恰成对比。

续集在最后有一段阳子为了整理内心感情,单独到极北之地,在那里偶然看见奇异的流冰景象,受到极大的震撼。从大自然的启示,她豁然领悟了神真正存在,相信天地间确实有一位全能的创造主。人何等渺小卑微,岂有资格傲慢地不饶恕别人的过错。

续集终章「燃烧的流冰」是以描写极北之地鄂霍次克海独特的天然景色—夕阳染红流冰如燃烧,瞬息及消逝无痕—惊 ?阳子的心灵魂魄,达到释放自己,真正得到重生,完全原谅生母将她送入孤儿院的苦衷。

当然续集中也描述启造和夏芝双方彼此原谅的内心变化,以及启造在教会门口踯躅不前的心情剖析。最后终于踏入了教会。这些都是带来赎罪的过程。

作者为要以大自然景象的启示说服阳子的场面,奋不顾身地趁流冰到达网走时,亲临现场观看。体验零下三、四十度气温中,流水流动如万马奔腾冲撞的震撼。亲眼目睹,亲身体验的场面,写出来才如此的逼真传神。这也是三浦绫子的敬业精神,成功因素。

续集的故事张力因推理化的悬疑性没有上集的强烈,似较上集略呈和缓。但续集着墨于饶恕课题,偏重内心层面的描述,正与上集的原罪主题相呼应。

二零零五年我曾到北海道网走乘坐破冰船,到海上看流冰,体验冲撞流冰的迫力。我没有那样幸运,未遇见彷佛火焰燃烧的奇异景象。即便如此,也被那苍茫无色、汹涌澎湃,撞击流动的巨大冰块所惊吓,不由自主地谦卑颂赞造物主的伟大。

生命重生,心灵也更新才算真正的复活。圣经诗篇说「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十九‧ 1)。人再聪明,科学再发达,至今尚无法探究宇宙形成的奥秘。以大自然景象启示神的存在,正是作者三浦绫子在续集中的写作手法。

文学是剖析人性,提升人的生活质量。文学也是带给人新的希望,提供人生活的目标。有人说三浦文学是护教文学,但同时也是救恩文学。个人认为这正是三浦文学的特质,永不被淘汰的特质。


不是那么喜欢微信公众号,因为作者和读者的隔阂太大。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24-2019 18:16 , Processed in 0.05897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