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1) ... ... ... ...

2-25-2015 03:41| 发布者: 清道夫| 查看: 3776| 评论: 1|原作者: 柴遠事件調查團|来自: 生命網

摘要: 第一部分:为什么要成立“柴远事件”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发布调查报告?第二部分: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包括四项调查内容: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

2015/2/24 1:41:26

读者:1489

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

(由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

 

2015223

 

本文件包括:

第一部分:为什么要成立“柴远事件”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发布调查报告?

第二部分: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包括四项调查内容:

 

1.万润南、苏晓康证明,1989年在巴黎,舞蹈演员朱女士曾指控远志明对其性侵;

2.柴玲指控1990年在普林斯顿被远志明强奸;

3.远志明被指控,2013年五月在德国某营会中,作为讲员,对一80后年轻姊妹有不当行为;

4.远志明被指控于20139月在巴黎,诱奸一位90后姊妹(未遂)的证言和相关证据。

 

 

第一部分:为什么要成立“柴远事件”独立调查委员会

和发布调查报告?

 

一、关于“13位华人教会牧师的回应信”

 

早在2012年,柴玲开始在教会内部申诉1990年自己被远志明强奸一事。两年之后,由于在教会内部的投诉无果,两年之后,由于在教会内部沟通与申诉无果,20141123日,柴玲在自己机构的网站(后经“曹长青网站”转载),发表了“柴玲关于远志明写给教会的信”。至圣诞节期间,影响扩大,网络中议论纷纷。

20141225日,几位牧师开始为此事件交通、祷告,盼望教会能够对此有所回应,妥善解决,不致使主的名蒙羞,不致使神的教会受伤害。

同日,王峙军牧师与王永信牧师(远志明按牧团成员)联系,打电话并发电邮协商如何面对这件事情。

1231日,四位牧师私下发电邮给远志明牧师,鼓励远积极回应此事件。未得到远的回复。

201511日下午,13位牧师联名致信柴玲(即“13位华人教会牧师对柴玲致教会公开信的回应”),此回应信同时抄送至远志明个人、远志明所在机构的董事会(委托神州传播协会办公室转),及远志明按牧委员会(委托大使命中心办公室转交远志明按牧团王永信牧师)。

这是一封内部回应信,不是“公开信”。信中鼓励“远志明牧师作为该事件的当事人,有责任给关心他的众教会一个清楚的交代”,并请求 “远牧师所在机构的董事会,远牧师所在教会的牧者与长执会,远牧师的按牧委员会,以及湾区牧者联祷会,在寻求澄清该事件之真相方面,有责任为远牧师提供帮助,并且有义务监督远牧师采取正确的行动”,并呼吁成立有公信力的调查委员会,对事件进行独立调查。

 

 

13牧师的“回应信”于13日出现在“曹长青网站”(其资料来源并非透过13位牧师),因此被误认为是“公开信”。

 

 

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远志明按牧委员会、远个人,对此回应信都没有任何回应。

 

 

二、18位华人教会牧者发出公开信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1)在18位牧者信发出之前

 

15日,王峙军牧师就此事件给教会和网络带来的困扰与混乱,再次打电话给王永信牧师,商讨如何回应。王永信牧师说他要与远在17日见面。但见面结果如何,不得而知。因为王永信牧师此后没有与王峙军牧师联系。

 

 

123日,王峙军牧师再次致信给王永信牧师,指出,“远牧师和他的董事会可以选择沉默。但以晚辈之见,由您参与其中的远的按牧委员会,却不能对自己所按牧的人员采取同样不负责任的态度。如果按牧委员会出于人情面子,也选择沉默的话,人们很难把按牧委员会和这个事件已经产生、将继续产生的恶劣影响,剥离开来对待。……现在看来,由按牧委员会出面(准确地说由王牧师出面),提议成立一个有公信力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势在必行。最后,让事实说话,让理性与良知说话,让圣经原则说话,给教会和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王永信牧师没有回应此信的呼吁。

 

 

1月下旬,不断有新的资料出现,数位牧师深感事态严重。

 

 

23日,王峙军牧师打电话到王永信牧师家中。无人接听。次日,王峙军牧师打电话给王永信牧师的一位主要同工,请其转达王永信牧师。没有回应。

 

 

25日晚王峙军牧师发电邮给王永信牧师,附上新资料,幷邀请王永信牧师担任调查委员会的“监督委员”。没有回应。

 

 

同样是在25日,下午,王峙军师母给按牧团的另一位成员陈道明牧师打电话。王师母从网上找到陈道明牧师教会的电话,教会的一位同工说陈道明牧师已经不在此教会,有时会来讲道。王师母问其要电话号码,这位同工说不方便,问是谁打的,让陈牧师打回来。王师母说:请转告说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打电话,若陈牧师许可,请把号码给我们,我们打过去。

 

 

这位同工几分钟后打来,说陈道明牧师表示,如果是要谈远志明的事情,他就不接电话了。

 

 

王师母只好说:麻烦你转告,我们有新的资料,需要请教陈牧师。

 

 

这位同工几分钟后再打来说:陈牧师还是不接电话,说按牧团的意见也不一致,但按牧团已经决定保持沉默,所以还是不接电话了。

 

 

王师母最后请她转话:我们恳请按牧团帮助,需要按牧团在这个时期,特别牧养远志明牧师及他的家人。

 

 

至此,相关单位除了拒绝回应“柴远事件”外,对寻求妥善处理该事件的任何努力,反应也十分消极。

 

 

更糟糕是,一个多月来,主内肢体及教外公众在网络上争论不息,莫衷一是。也有主内肢体在网络中呼吁教会牧师们出来回应,帮助处理此事件。

 

 


1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清道夫 2-25-2015 03:40
補上神州傳播協會的插圖

查看全部评论(1)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1-30-2020 15:39 , Processed in 0.05548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