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There is a God 《冇/有一位神---世界上最知名的無神論者之一如何回心轉意?》序言 .. ...

12-14-2015 13:21| 发布者: snapshot| 查看: 783| 评论: 0|原作者: 羅伊·亞伯拉罕·瓦基斯著, 編譯:墨弟

摘要: 英文版序言羅伊·亞伯拉罕·瓦基斯(RoyAbrahamVarghese)“著名的無神論者現在相信上帝:世界無神論的頭面人物之一現在相信上帝,或多或少是基於科學的證據。”這是2004年12月9日美聯社報導的標題。報導說:“一個 ...


英文版序言

羅伊·亞伯拉罕·瓦基斯(Roy Abraham Varghese

“著名的無神論者現在相信上帝:世界無神論的頭面人物之一現在相信上帝,或多或少是基於科學的證據。”這是2004129日美聯社報導的標題。報導說:“一個英國哲學教授,在過去半個世紀曾經是無神論陣營的領軍人物,已經改變他的主意了。他現在或多或少基於科學的證據相信上帝了,他是在週四發佈的一個視頻上如此說的。”幾乎同時,這個宣告觸發在當地和世界廣播、電視、報紙和互聯網站上的報導和評論。這個故事勢頭很大,以至於美聯社在劈出兩個後續報導來跟進原先的宣告。故事的主角和隨後的許多猜測所圍繞的就是安東尼·弗盧(Antony Flew)教授。他有超過三十本專業哲學著作,過去半個世紀幫助無神論設定議題。事實上,他的一篇題為《神學和證偽》(Theology and Falscification)的文章首先是在1950年牛津大學C.S. 路易斯(C. S. Lewis主持的蘇格拉底俱樂部的會議上報告的。這篇文章成為上個世紀最廣為重印的哲學出版物。現在,第一次,他給出引導他改變主意的論證和證據。這本書某種意義上來說代表了故事的後續。

在美聯社報導的故事中我有一點點的參與,因為我幫助組織了那個學術談論論和隨後安東尼·弗盧的宣告視頻。他自己後來幽默地說稱那個宣告是他的“皈依”。事實上,從1985年起,我就幫助組織了幾個會議,其中他是來闡述無神論立場的。因此從個人角度這個工作是二十年前就開始的一個旅程的頂點。

奇怪的是,弗盧的無神論同伴們那裏對美聯社的報導的反應近乎歇斯底里。一個無神論網站專門安排關於弗盧從真信仰中墮落的每個更新內容。在自由思想的博客圈中瘋狂的攻擊和孩子氣的漫畫很普遍。同樣的這群人曾經抱怨異端裁判所和在火刑柱上燒死女巫,現在卻熱衷於他們自己的一個小型的異端追獵行動。寬容的鼓吹者自己卻並不十分寬容。而且,顯而易見的,宗教狂熱分子並沒有壟斷教條主義、不文明、狂熱和偏執。

然而憤怒的暴民們不能夠改寫歷史。弗盧在無神論歷史上的地位遠甚於今日無神論者所能獻出的任何東西。

弗盧在無神論歷史上的重要性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過去一百年中,沒有其他主流的哲學家曾經發展出過去五十年弗盧的反神學著作中所能看到的那種系統、易懂、原創和有影響力的闡述。在弗盧之前,無神論的主要辯護者是像大衛·休謨(David Hume)那樣的啟蒙思想家和十九世紀的德國哲學家亞瑟·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路德維希·費爾巴哈(Ludwig Feuerbach)和弗裏德裏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那麼在弗盧開始著述之前的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l)(他相當不可思議地在技術上是一個不可知論者,雖然實行上是無神論者)艾爾弗雷德·艾耶爾爵士Sir Alfred Ayer,讓-保羅·薩特Jean-Paul Sartre),阿爾貝·加繆Albert Camus和馬丁·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他們不都是二十世紀的無神論者嗎?對於羅素的例子來說,很顯然,除了一些關於他的有關懷疑主義觀點和對於有組織宗教的鄙視辯論性的小冊子之外,他沒有生產別的什麼東西。他的《宗教和科學》和《為什麼我不是一個基督徒》只是文章的選集,他沒有生產什麼系統性的宗教哲學。他頂多就是吸引大家對罪惡問題的關注並尋求對上帝存在的傳統論證的駁斥,而沒有提出自己的新論證。艾耶爾、薩特、加繆和海德格爾有如下的共同處:他們的著重點在於進行哲學討論的特定方式,而這些的後效是對上帝的否定。他們有他們自己的系統性的思考,然而無神論只是副產品。為了接受他們的無神論你必須接受他們的體系。這同樣適用於後來的虛無主義者理查德·羅蒂 Richard Rorty雅克·德裏達Jacques Derrida

當然,在弗盧的世代有主要的哲學家是無神論者;W.V.Q.蒯因Willard Van Orman Quine和吉伯特·賴爾(Gilbert Ryle是典型的例子。然而從沒有一個人發展出一本書長度的論證來支持他們個人的信仰。為何這樣?在很多例子中,那些日子的專業哲學家不願投入這樣要給大眾性、甚至乏味的討論中來玷污他們尊貴的手。在另一些例子中,動機則是謹慎的。

可以肯定的是,在後來的年份中,有無神論哲學家批判性地檢驗和拒絕上帝存在的傳統論證。這些涵蓋從保羅·愛德華滋Paul Edwards、華萊士·馬特松(Wallace Matson、凱·尼爾森(Kai Nielsen保羅·庫爾茨Paul KurtzJ. L. 麥基(J. L. Mackie)、理查德·基爾Richard Gale和邁克爾·馬丁(Michael Martin。但是他們的工作並沒有象弗盧在其創新性出版物中所做的那樣改變辯論的議題和框架。

弗盧的無神論之原創性何在呢?在《神學與證偽》(是一篇短文,Theology and Falsification)、《上帝和哲學》(God and Philosophy)和《無神論的預設》(Presumption of Atheism)中,他發展了新穎的論證來針對有神論,在某些方面,為後來的宗教哲學布下了路徑圖。在《神學與證偽》中,他提出宗教描述如何能夠做出有意義的宣告的問題(他的多被引用的表達“被一千個驗證所扼殺”就是個易記又切中要害的說法);在《上帝與哲學》中他這樣辯護:一個全能、全知之靈的概念之自洽性必須事先已經確立,否則關於上帝的存在是不能開始的;在《無神論的預設》中他聲稱舉證的責任在於有神論,而無神論應該是默認立場。在這個路途中,他當然分析了上帝存在的傳統論證。但是他重新發明了參考系以致改變了整個辯論的性質。在以上的背景下,弗盧最近對無神論的拒絕很清楚是一個歷史事件。然而很少人知曉的是,即使在他作為無神論者的日子裏,在一定程度上,他已經向一個新的重新煥發活力的有神論開了門。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2-11-2018 03:59 , Processed in 0.03446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