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之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王明道牧师录音整理 -關於倪柝聲姦淫的控罪

[复制链接]
snapshot 发表于 4-23-2018 14: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www.voy.com/174951/4/1908.html

原贴作者:Noumbrella
内容: noumbrella声明
贴出王明道录音的文字整理,仅作为教会历史见证从王明道口中所出的一部分。对于极力要把耳朵捂起来的人,本人精力有限,恕不再回应。

[以下为录音内容整理]

神若许可,也许有一天我会给倪柝声写一篇他的事情。我23岁的时候看的倪柝声写的两篇文章,在福州出版的。我觉得这个很好,我很爱他,我给他通信,我问他的岁数,我好知道怎么称呼他。他告诉我,他比我小两岁,我非常爱他。我25年第一次到江南来,我有一个机会能到福州去,我就特为坐轮船到福州去,在他的地方住了四天。刚见面的两天还好商量,很亲热,以后就发现对我很冷淡。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子呢?我是满心爱他,想跟他有交通,他对我非常冷淡,我很失望,我就回去了。第二年春天,我到哈同路门德里(音译)去看他,他叫他的一个女仆,我只谈了几句话,这个女仆就说先生请走吧,倪先生身体不好,不能多同人谈话。他也不挽留,那个女仆说先生请走吧,我想她是女仆,样子像个女仆,她说先生请走吧,我只好走了,这是逐客令,以后我13年没见他。

到了1939年,我已经听进他许多的事情,特别是他在各处专拆人的教会,把人拉到他们的团体当中来,我就去看他。我去看他,我见他面我就说,十几年不见了,你近来怎么样啊。他看出我的来意是要责备他。我就提出一些跟随他的人所做的事情。我问他,他不生气,他也不辩驳,带着笑容,给我一个耳朵,你说吧。后来我急了,我说你的门徒做的那些事你知道不知道。他实在没办法了,他说这么一句话,我没有叫他们这样做。我说还用你叫他们这样做,你讲的这种道理就叫他们这样做。我还继续问他许多问题,他一言不发。待会儿那个女的来告诉他说,先生,饭好了。他吃饭,当然我得告辞了。我拿个帽子,我说走了。他,我知道他那句话是假的,因为一个多钟头,我看出他就是很不耐烦,希望你快走。他说,你在这里吃吧。我说,好极了,我就吃饭。吃饭的时候我还跟他说,吃完饭我还说。等到吃完饭,我已经不是谈话了,是审判他的态度。他比我小两岁,我比他大,所以我更有资格责备他。他还是不说话,也不辩驳,取个耳朵听,他真有涵养。最后我们谈话总在两个半到三个钟头之久,他始终是一言不发,我看他这个人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我就告辞去了。那是我第三次见他,我一辈子就三次见他,我们一辈子就见这三次。

到了四十年代我听见他许多说谎欺骗人的事,我再回想那天我跟他谈话,那时他那个态度就是这样,他知道他不能说,他说话我责备他更厉害,所以我就听你说嘛。赶到五十年代,他的罪行都暴露出来。倪柝声坐监不是因为他反对三自会,他还做了一件最对不住人的事。他们在福州有许多的田地,是聚会处他们大家买的,土改的时候他怕他们的田地被分,所以他就请求政府保留他们的田地。他怕人少力量还不够大,他约他们全国聚会处的一万多人签名,请求政府保留他们的田地。签名以后他发现,他做了一件危险的事,土改势在必行,他又请求保留他们的土地,他会惹大祸。他做什么事呢,他把这一万多人的签名送到吴耀宗那里,说这是我们的信徒拥护三自革新的。我怎么知道这个事情,北京有一个信徒,他死了,姓严,他曾经在我们那儿受浸,也在我们那儿聚会。后来他被倪柝声拉到他们的团队里去了,就跟我们隔绝了。到了1952年,他来看我。他说,明道兄,我发现,倪柝声做了一件顶不对的事。他叫我们签名(我也是签名的一个)是为了保留土地,他把我们的签名送到吴耀宗那里,说这是拥护三自革新的。他说,倪柝声这样做,又欺骗政府,又欺骗我们签名的人,我想离开他们,再回到你这里来,可以吗?我说可以,因为我很认识他。后来我听见别人也提到这件事。这次我到上海,我特别打听聚会处的人,是不是有这件事,他们说是有。

为保留土地的签名单一万多人,他说是拥护三自革新,倪柝声应该是顶拥护三自革新的,可是52年他就进了监,他进监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政府宣布他的罪状,说他贪污、盗窃国家资产,可是连带着,有一件发生的事,是他奸淫的事。我头一次听见这事是1956年冬天,我头一次坐监出来以后,我在《天风》上看见一段消息,说是上海法院把倪柝声的一些同工请到法院去,叫倪柝声当着他们的面承认他自己的罪,他所承认的罪恶里有奸淫这一项,跟他两个女同工。他的妻子是燕大毕业的学生,而且他们的结合是自己结合的,不是别人勉强的。

有这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妻子,他要跟他的两个女同工通奸,其中有一个我还见过,25年我见过她一次。我初看见这个消息,我还不敢信以为实,因为我总没想到倪柝声能够有奸淫的事情,这次到了上海我接触不少同他们有关系的人,我打听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他们说是,而且事情的发生还不是在五十年代,在四十年代就发生了,多次,很长的时间。我就问他们当中这一个人,我说倪柝声既有这种行为,怎么你们不处分他。他说什么,他说有一些人是提议应当处理他,一起把他开除,可是另外有些人说不可以这样做,就把这事情拦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倪柝声就离开上海跑到重庆去了,赶到日本投降以后他又回来了,还做他们领袖,他代表聚会处到北京参加51年那个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基督教团体会议。
......
聚会处还严禁姊妹在会中讲话,只要有男人在的地方,姊妹完全不可开口。这个方法很厉害,倪柝声在他的家里跟他的妻子就实行这个,他的妻子不能劝他,劝什么,他偏偏反着做。所以他妻子非常怕他。这件事情是我在重庆听他们的一个人告诉我的,这一来他的妻子什么话都不敢说,所以他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这么大的罪,奸淫的事在社会上司空见惯,在教会犯这个奸淫盗窃都是大罪。倪柝声是一个教会的领导人,而且他有那么多的人追随他,
竟犯这么大的罪,不但同一个女同工,同两个女同工通奸,而且还不是一个短时期的事。他们不处理他,我知道为什么,怕一处理他,一宣布他的罪状,聚会处就散了,因为他们拿倪柝声就当作耶稣第二,如果耶稣第二犯了这样的罪,聚会处不散等什么?所以他们尽力替他包着,盖着,结果让政府把这个罪给揭露出来,他也承认了。倪柝声害的人可真不少啊。他的一些事情被揭发以后,他们中间许多人都倒下去了,有的甚至不信主了。也不稀奇,因为他们把他看得太高了,倪柝声简直就仅比耶稣低一点,一个这样的人犯这么大的罪,他们的人不跌倒等什么?可是他的同工李长寿现在在美国还闹得很厉害呢。发了大财,作了大工,到处拆别人的教会,跟在国内的情形一样,李长寿现在成为在美国的一个百万富翁了。可是倪柝声的人在国内又活动起来了,还要恢复他们的旧团体,国外听有许多人说,相信倪柝声的罪恶都是别人给他告的,没有这个事情,国内可不行,国内的人都知道他的丑恶的行为。

我写过一篇东西,题目是《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保罗和巴拿巴在路斯得不是医好一个瘸腿的人吗?丢斯庙的祭司以为他们是神降临,就牵着牛拿着花圈来给二人献祭,保罗、巴拿巴跳出来说什么,诸君,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我们并不是神哪,你们不要拿我们当丢斯神这样敬拜,这才拦住他们不给二个人献祭。倪柝声不但不拦阻人,还容许人把他看作和主耶稣同样的高,一垮台垮到这个地步,我就想起希伯来书13章第4节的话: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因为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审判。

(转自生命论坛)
 楼主| snapshot 发表于 4-23-2018 14: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存檔,沒有得到錄音,可信與否未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反省祷告|手机版|Archiver|佳美之处

GMT+8, 1-24-2019 07:10 , Processed in 0.0767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