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shot 发表于 2-18-2016 19:58:36

辛亥百年祭 ——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一)

辛亥百年祭——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53af350102dvt2.html

    辛亥——公元1911年(农历辛亥年,清宣统三年)。随着那一年的枪炮声,延续268年的清朝灭亡,并诞生了一系列以中华民国为旗号的短命政权,影响改变了中国一个世纪的命运。在此辛亥百年之际,海峡两岸纪念辛亥革命的活动数不胜数,口径千篇一律,褒扬之声甚嚣尘上,民众随之鼓噪。对于辛亥革命的历史,不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都从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学过。然而教课书上写的短短篇幅,就是中国近代史原貌吗?
    中国近代史在政治力量介入下,经历过两次严重的篡改扭曲过程。第一次出现在中华民国时期。1928年蒋介石集团武力推翻中华民国合法政府(北洋政府),篡夺政权后,继续沿用中华民国这个躯壳。国民党政权为巩固“一党专政”,全面推行“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源自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进一步粉饰美化以“尊奉孙中山和三民主义”为核心的信仰体系,将孙中山圣贤化,人民必须绝对信仰三民主义。1937年南京大屠杀前,国民党政权逃亡重庆。1940年4月,蒋介石领导的重庆国民党政府,为与日本扶植的南京汪精卫政权争夺正统性,由重庆国民党中常会提出“尊孙中山为国父”的决议,南京汪精卫政权随即附和,也尊奉孙中山为国父。由此孙中山被各种政治势力推上神坛。1949年蒋介石政权逃亡台湾后,为了维持统治合法性,在台湾继续强化“尊孙中山为国父”的中华民国史观。新中国建国后,出于“国共合作、统一战线、中日友好”,以及大批国民党人士加入新中国中央政府(宋庆龄为国家副主席)的实际政治需求,继续尊孙中山为“革命先行者”,并逐渐形成以“反帝反封建、阶级斗争”为核心的中国近代史观。而二战战败后的日本,为了向国民灌输日本的“战争受害者”形象,继续顺水推舟,打着“中日友好”的旗号,对辛亥革命这段历史予以附和。
    如此百年下来,大陆和台湾历史教科书中的中国近代史,早已面目全非、积弊难返。中国近代史的所有谎言,皆围绕粉饰美化孙中山而展开。一旦将这块神主牌推倒,人们便会愕然发现——海峡两岸现有的中国近代史将彻底崩塌。出于对历史严肃性的尊重,本文将以大量史实资料,摒弃政党利益巢臼,和为尊者讳的传统,尽其所能还原一段相对真实的中国近代史。这段历史的真容,便围绕孙中山与日本人的关系展开。

辛亥百年祭——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一)
1885年5月26日(清光绪11年),19岁的孙文回广东香山翠亨村,与18岁的同邑华侨富商之女卢慕贞结婚(原配夫人,育子孙科,女儿孙娫、孙婉)。这次婚姻源自孙文的大哥孙眉。孙文在檀香山时,孙眉见其深受基督教影响,便将其送回广东老家,并且让家里寻一门亲事,以为孙文结了婚,便会收收心,结果未见其效。左图为1883年孙文17岁时照片。
孙文出世——叛逆少年着魔基督教

    孙中山(1866-1925),本名孙文,化名高野长雄。孙中山这个名字是日本黑龙会成员平山周和宫崎寅藏所起。“中山”源自日本明治天皇生母“中山庆子”之姓。孙文其人仅活59岁,自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惨败起,一生赴日本不下16次,累计居住长达九年半,遍识日本军政首脑,多为侵华战争首恶元凶。一个勾结日本出卖中国利益,且有明证的孙中山,如何粉饰成“革命伟人”,便成为影响中国近代史真实性的核心问题。

    1866年11月12日,孙文出生在广东香山县(现中山市)翠亨村(香港西侧40公里,隔珠江相望)一个农民家庭(姐弟四人,排行老三)。其父孙达成迷信风水,致家道败落,被迫至澳门做鞋匠,33岁才娶妻生子。1871年,长子孙眉出洋,至美国夏威夷檀香山做工,后来在茂宜岛(夏威夷第二大岛)垦荒,靠经营大型牧场发迹,数年之间成为当地富豪,孙家境遇由此好转。1878年,孙眉寄信回国,请其母偕12岁小弟孙文,到美国檀香山协助其商店业务。孙文志在读书,不愿为商,孙眉送其入檀香山意奥兰尼学校(英国圣公会教会学校)读书,受基督教影响。1883年初,孙眉见孙文着魔基督教,便将其送回广东老家。回到老家后,孙文结识了陆皓东、杨鹤龄、杨心如等同乡,偶然兴起砸了当地新建的菩萨像,触怒乡里,被迫由父亲送入香港拔萃书室学习英文,陆皓东随后也至香港。两人结伴于1883年12月,在香港纲纪慎会堂(美国公理会教堂)受洗加入基督教,并起名孙日新。第二年4月,孙文转入香港中央书院,用“孙帝象”的名字登记注册。1885年5月26日回翠亨村,与18岁的华侨富商之女卢慕贞结婚(原配夫人,育子孙科,女儿孙娫、孙婉)。
辛亥百年祭——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一)
1890年(清光绪16年),英国殖民地香港,荷李活道雅丽氏医院三楼骑楼,孙文(左二),杨鹤龄(左一),陈少白(左三),尢列(左四)“反清四大寇”合影,皆为广东人。图中站立者为同学关景良(关景良的母亲是孙中山的老师,因家长反对,关没有跟在孙后面搞“革命”)。
弱冠孙文——反清的基督徒
    1886年,20岁的孙文从香港中央书院(中学)毕业,经牧师介绍,考入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创办的广州博济医院附属南华医校,结识了基督徒郑士良,以及广州算学馆的尢列。一年后孙文转入香港西医书院(五年制大学本科,李鸿章为该校名誉赞助人),以孙逸仙为名注册,结识了广州格致书院的陈少白(出身江门基督教牧师家庭)。孙文、陈少白、杨鹤龄、尢列四个在香港的广东人,志趣相投,常论国事,欲效仿广东人洪秀全,主张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自称反清四大寇。
    1892年7月,孙文从香港西医书院(第一届)毕业,获学士学位(孙从未得过博士,博士为医生Dr.头衔误译),时年26岁。同届毕业生仅孙文和江英华两人。由于香港西医书院当时未被港府立案认可,孙文无法在香港获得行医权。书院教务长康德黎博士(英国人),请香港总督罗便臣致函英国驻华(北京)公使,托其向北洋大臣李鸿章为孙江二人谋职位。李鸿章表示二人可赴京候缺,授予钦命五品军牌,月俸五十元。康德黎随即带二人赴广州求见两广督李翰章,办理入职手续。由于府衙傲慢姿态,孙文弃职转而投奔澳门镜湖医院。并在同乡杨鹤龄帮助下,以富商做保,从镜湖医院贷款两千元,开设了一家中西药店。然而很快受到澳门葡萄牙籍医生排挤,被迫关店,前往广州另谋生路,并很快在广州打开局面,同时复与陆皓东、郑士良等人聚会,结交社会各阶层人士,议论国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辛亥百年祭 ——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