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shot 发表于 9-11-2015 17:56:50

网络电台厮杀:躁起来的新兴市场【zt】

本帖最后由 snapshot 于 9-11-2015 18:34 编辑

http://www.dtnel.org/2015/dtbd_0716/1177.html



发布作者: 文章来源:中广互联 来源: 新浪科技 发布时间:2015-07-16 10:40:00 浏览次数:4 字号:大 中 小

  版权战、口水仗、争主播…今年的网络电台发生的种种事件,让人不由得想起当年的视频网站大战。区别在于,视频网站发展了3-5年才开启了“PK”模式,网络电台两年便已进入状态。

  以喜马拉雅、考拉、蜻蜓等为代表的网络电台多成立于2013年左右,起初发展特点各不相同。比如蜻蜓开始以集合各大传统电台内容为主,喜马拉雅以有声读物见长,考拉拥有较多的主持人资源,PGC内容做的比较好。

  但从最近几家的动作以及App的内容风格来看,都有向综合性音频内容服务商发展的势头。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目前大家强化优势内容之后,都在补全。”

  这个新兴的市场目前仍处在培育市场扩大用户量的阶段,谈商业化谈地位都为时尚早。不过各方均已慌不迭的跑马圈地。这个过程,摩擦难免。

  频繁下架 口水仗不断

  即使2015年只过去了一半,这半年发生的事情也足够让今年称得上是网络电台的多事之年。

  先是在2月份,New Radio创始人杨樾撰文直指多听FM剽窃。

  随后,4月17日荔枝FM、多听FM同时被苹果App Store下架。荔枝FM与多听FM将矛头共同指向了喜马拉雅,称喜马拉雅向苹果进行恶意投诉,并指出喜马拉雅在苹果商店有大量恶性优化。

  随后,喜马拉雅也遭到了苹果强制下架。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内,喜马拉雅和荔枝被连续多次下架,其中荔枝FM被下架4次,喜马拉雅FM被下架3次。

  最近的一次下架事件发生在6月底。喜马拉雅、考拉、荔枝在苹果商店再次遭遇被下架,截至目前只有荔枝恢复了正常下载。

  下架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被举报刷榜,另一方面是内容侵权。

  据了解,根据苹果的受理机制,收到举报后被投诉方必须证明自己没有侵权,只要不能证明,侵权就成立,就会被下架。

  而对于网络电台来说,多数均已开启用户上传功能。在这些海量内容中,找到一期版权有争议的节目并非难事,只要有一期被投诉者不能完全自证版权,投诉几乎就可以成立了。

  多家网络电台围绕各自声称的“独家版权”内容你来我往斗了几个回合,目前仍未有一个定论,到底谁家侵了谁家的权。

  不过无论是否侵权,这场争斗至少是进行在“明面上”,但恶意刷榜的行为却让人觉得无处追溯。

  在最近的一次下架事件中,新浪科技得到的信息是,几家网络电台均表示下架前夕APP在苹果App Store的评论数有了非常规的爆发式增长。

  恶意刷榜的存在,可以说是非常巧妙的利用了苹果规则的漏洞。苹果能够发现某App的下载量以及评论量的异常,但无法确认这种行为是来自于何处。

  按照常人的逻辑,竞争对手是不会做雷锋,来雇人为自己的app刷下载量。但竞争对手却可以利用这一点,导致APP下架。

  下架后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每天几十万的下载量戛然而止,而对方的下载量则得以超速增长。一旦遭遇这种恶意刷榜行为,企业很难自证清白。

  对于此次下架是否遭遇竞争对手恶意刷榜,几家的表达均非常谨慎,表示正在内部排查下架原因。喜马拉雅方面称已经向苹果申诉,希望规范调整对类似事件的处理。

  热闹背后让人不由得好奇的是,为何是今年频发此类针锋相对的的事件?

  经过走访,多家电台负责人均向新浪科技表示,资本方的青睐迅速的将市场带火,各家在拿到融资后纷纷加快跑马圈地,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摩擦。

  有意思的是,为了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多家网络电台均选择了向综合性服务平台进军。以排名靠前喜马拉雅、蜻蜓、考拉为例,在APP中针对社会不同领域均做了详细的分类,这些分类大同小异。

  “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本着为消费者服务的出发点,为了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我们也要把我们的内容做全。”考拉负责人说。

  而据了解,目前段子、脱口秀类、搞笑类节目普遍收听率较高,各家均把此类内容推的很高。

  另外,对于优势内容的争抢也很难争出个结果。

  “现在的情况是,对于明星资源没有谁能真正拿到所谓的独家版权。”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以郭德纲为例,在此前的口水仗中,喜马拉雅强调其拥有独家版权,而多听则指出,在签给喜马拉雅之前,郭德纲曾经将自己的作品授权给超过十家的分包机构,这些分包商与多听签了版权协议。

  除此之外,草根创作者版权意识也不强。就像此前较为火爆的《凯叔讲故事》,在一开始市场推广阶段,他几乎在所有的平台都上传了节目。

  在传统内容上没有办法进行区别化竞争,与对手拉开距离,这是网络电台目前的一个现状,也是最近事件频发的诱因。

  “在录音的内容上已经是比较焦灼的状态,不好玩了,同质化比较严重。”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口水仗并不能解决问题。可以看到的是,有的网络电台已经着手强化这方面的独家性,比如针对某个专业主播的某档节目,签订排他性协议。

  会重走视频老路吗?

  造成竞争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网络电台目前的优势都还不明显。

  虽然喜马拉雅与蜻蜓对外宣布用户量过1.5亿,但并没有第三方机构的支持。根据考拉后台统计数据,考拉的用户数将将过亿。目前三家已经形成网络电台第一梯队,不过从规模上相差不多。

  根据新浪科技此前的报道分析,网络电台的争抢,体现了平台对优质内容的渴求,而这与视频网站争夺优质的视频内容资源有着诸多雷同之处。

  现任蜻蜓FM CEO的杨廷皓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目前网络电台行业确实像视频网站一样在争夺优质内容版权,但网络电台与视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在用户规模、产业链大小、内容生产能力上都有着较大的差距,所以一味争抢存量内容的方向是有问题的,最终大家会发现这一方向的投入产出比很低。

  于是跟视频网站的发展路径类似,几家网络电台公司在不断签约音频版权的同时,也在逐步培养自己平台上类似视频网站“自制剧”的产品,以谋求降低内容获取成本。

  而除了自制内容之外,网络电台也存在着一些不一样的机会,这些机会建立在网络电台不同于其他形式的特点之上。

  “只要是能够观看视频的环境,绝大多数用户不会听电台。”考拉直播负责人冯亮说,不过她也指出,网络电台的在各种封闭环境的应用场景很多,单单是汽车后装市场,便有2000亿的市场待挖掘。另外,在视觉信息量爆炸的时代下,闲暇时刻选择收听网络电台让眼睛休息的使用者也越来越多。

  在汽车内由于是移动的状态,并且有了车联网的概念,基于位置的服务让网络电台在O2O领域有了很多看得见的商业化的机会,目前各家网络电台均加大了汽车市场的合作力度。而这在一场景便是网络电台区别于视频的一大应用场景。

  另外,在UGC以及PUGC内容生产的模式上,网络电台预计会比视频网站走的更快。网络电台使用门槛较低,用某电台从业者的话来说,20分钟就可以学会基本操作,而生产一个视频内容则需要一个专业团队,网络电台基本上只需要一个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门槛降低也会带来质量的下降。

  New Radio创始人杨樾曾指出,目前网络电台优质内容太少。他认为这才是音频市场版权风云背后的根本原因,“做一个好的播客比较难,但是做一个播客太简单了,99.9%节目都是草根、没人听、质量不高,大家都去抢0.1%内容。”

snapshot 发表于 9-11-2015 17:57:02

  区别化的尝试

  除了内容争夺之外,部分网络电台已经开始进行一些区别化的尝试。

  以考拉FM为例,冯亮称正在着手开发一个手机直播的项目。对于这个项目她非常兴奋,她认为这实现了很多场景的突破,“比如一个用户去购车,他可以在购车过程中用音频进行实时直播分享。”

  另外,这种直播也是将传统电台的的互动性搬到了移动端,主播可以实时开启权限,让某个听众加入互动。甚至还可以邀请几个嘉宾,进行一场多人对话的直播。

  这种直播还可以成为自媒体的一个新途径,采访者可以将采访过程进行实时直播并互动,这比纯文字的自媒体更加有趣。

  不过这种直播分享的模式已经在视频领域出现,国内已经出现了像映客这样的视频直播APP。对于如何进行定位区分和竞争的问题,冯亮认为视频分享会对分享者要求很高,需要全程保持拍摄姿势,无法让分享者有更多的操作。“手机直播还是希望能够抓住一个平衡点,进行一个更轻松的分享。”她说。

  除考拉之外,喜马拉雅与多听均推出了车载网络电台设备。这种设备以手机为依托,在插入汽车后,便可实现手机到汽车的无缝接听。

  这些尝试虽然非常有趣,不过门槛并不高,竞争对手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模仿推出类似产品。因此考拉FM的CEO俞清木认为,应该尽快把各自的行业壁垒建立起来。不仅要跑得早,也要跑得快。

  虽然几家网络电台创始人都表示目前行业还没到没到你死我活的阶段,也没有谁能稳稳做到“No.1”,但是从今年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个行业的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

  但是在这场混战中,每家企业都是伤痕累累,没有哪家能够脱颖而出。网络电台行业需要思考的是,现在应该合力把市场做大还是早早开启内耗模式?

相关阅读

高晓松出任阿里音乐董事长 无线音乐市场整合收购不断

2015-07-16 13:12 中广互联 来源: 新浪娱乐       高晓松 无线音乐

  有钱任性的阿里巴巴集团昨日宣布,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出任CEO。消息发布后,高晓松在微博中予以证实:“阿里音乐集团将是我俩音乐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一站。”并称“阿里音乐集团一定会成为一家世界级音乐机构。”

  今年5月,爱奇艺奇葩说宣布高晓松离开。高晓松即将掌舵一家新音乐公司的消息就一直流传。

  1995年,高晓松和宋柯成立麦田音乐,整整20年,两人的身份不断转变却合作不断。宋柯是高晓松的清华师兄,被人们熟知是因为做超女评委。在大骂“音乐行业被互联网忽悠了”、“唱片已死”后,2012年初,宋柯宣布辞去太合麦田CEO职务,转而卖烤鸭。

  2012年6月,宋柯接受了许家印的游说,宣布担任新成立的恒大音乐公司董事总经理,高晓松则出任董事音乐总监。

  如此短的时间,两人双双过档阿里,有网友调侃“恒大音乐怎么办?”对此,阿里方面表示,高晓松和宋柯在今年早些时候与上一家公司合约先后到期,双方才开始接触。

  近年来,文化娱乐成为阿里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目前,阿里集团已有阿里影业、家庭生活等布局。阿里音乐将全面整合集团旗下原有两款音乐服务应用——虾米和天天动听,“两者与众多唱片公司有着紧密合作,拥有千万级的正版歌曲在线。”阿里方面称。

  “整合完,开始收购。马化腾那边也不会闲坐着。”昨天,“董事长高晓松”引发热议,有业内人士预测中国无线音乐市场又迎来一个战国时代。

snapshot 发表于 9-11-2015 18:12:23

移动网络电台梯队化明显

http://data.chinaxwcb.com/epaper2015/epaper/d6012/d8b/201505/56037.html

作者:李国琦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5/5/7 9:02:02
分享到: 更多 0

    随着蜻蜓FM、考拉FM电台、喜马拉雅听书、荔枝FM、多听FM、优听电台FM等移动网络电台先后完成融资,各家低头谋发展,市场迎来了暴风雨前的宁静。进入2015年,荔枝FM于1月23日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C轮融资,移动网络电台市场的混战也徐徐拉开大幕。
    速途研究院分析师团队通过对国内移动网络电台市场的相关数据统计分析,讨论了网络电台市场的发展现状。
    下载量呈三梯队格局
    目前国内的移动网络电台APP下载量呈现出明显的三梯队格局,蜻蜓FM、考拉FM电台、喜马拉雅听书下载量过亿次,为第一梯队;TuneIn Radio、豆瓣FM、多听FM、荔枝FM累计下载量过5000万,为第二梯队;凤凰FM、优听电台FM、尚听FM、酷FM则处于第三梯队,下载量不足5000万。
    国内移动网络电台市场经历了2014年的积累,目前国内拥有约2.6亿的用户规模,渗透率达到47%。随着包括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产品的发展,移动网络电台未来仍有广阔的拓展空间。
    前三名占比超过50%
    目前国内的移动网络电台市场依然竞争激烈,蜻蜓FM市场占比超过1/5,占到了23.2%,考拉FM电台占比16.1%,喜马拉雅听书占比14.5%,三家共同占比达到53.8%,超过整个市场的一半。此外,TuneIn Radio占比7.4%、豆瓣FM占比6.9%、多听FM占比6.1%、荔枝FM占比6.0%、凤凰FM占比4.0%、优听电台FM占比3.6%、尚听FM占比3.1%、酷FM占比2.6%。
    无论是UGC(用户原创内容)还是PGC(专业生产内容),作为移动网络电台,内容依然是吸引用户的主要方面。荔枝FM、多听FM剑指喜马拉雅听书,考拉FM电台和蜻蜓FM彼此就版权互殴,等等。各家完成融资以后纷纷购买节目或人物版权,试图凭借独有的内容站稳脚跟。然而,作为移动网络电台本身,仅仅依靠声音来传递信息相较于视频内容略显乏力,由于当前移动设备的功能越发强大,移动网络不断拓宽,免费WiFi随处可见,视频内容的观看门槛越来越低,甚至可以说一个资讯视频化的时代正在到来。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作为移动网络电台本身依然彼此打压,互揭老底,可见目前的移动电台市场非常混乱,亟待规范。或许不久的将来,混战之后会有几家幡然醒悟,携手共同撑起一片天。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作为未来汽车、家居的插件,各电台商家在考虑争抢市场份额的同时,还应该考虑如何能够在视频化时代真正站稳,或许未来冰释前嫌、共结连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作者系速途研究院分析师)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网络电台厮杀:躁起来的新兴市场【z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