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道夫 发表于 1-24-2015 13:19:05

「基督徒網絡工作者約章」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9471&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Bookmark and Share

時代講場

基督教網絡工作者約章


胡志偉

筆者剛參與「網絡與使命」研討會,上一次是二○○二年於台北召開的「資訊科技與福音傳播諮詢會議」,有一百多位參與。頭一次是「華福」召開「華人教會資訊網絡事工諮詢會議」,於香港突破舉行,有六十位同工參與。這一趟,有美國一位、內地十六位、台灣八位、香港六十五位,共九十位基督徒網絡工作者一同參與。

  研討會由四月三十日至五月二日假突破青年村舉行,講員分別有黃岳永、李錦洪、莫乃光及譚偉豪等,另有八個工作坊與交流會。會內討論熱切,並草擬了「基督教網絡工作者約章」諮詢文稿,期盼引發更多從事網絡工作的基督徒參與討論,並提供意見,截止日期為五月卅一日,電郵info@hkcrm.org.hk便可。

「作為網絡工作者,我們同心宣告:。。。。。

轉載說明:該約章完整版本亦見於循道衛理聯合會的會訊第316期『網絡世代』2011 年 7-8 月刊,http://zh.scribd.com/doc/65038773/2011-issAug-eVersion
故轉載全文如下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二00九年的報告,本港超過七成家庭擁有個人電腦,其中超過九成可以連接互聯網。隨着手機功能的發展,上網不再限於坐安枱頭電腦之前,而是隨時隨地隨意的消遣,成為現代人生活的一部分。香港人更曾榮膺上網時間全球最長,平均每日上網二十分鐘。網上世界自有一套文化和語言,網絡操守亦成為近年關注的問題,網上欺凌、不負責任的言論為人所熟知的。今期〈會訊〉介紹本會網頁,讓會友更熟知本會網上的資源,並請來牧者及會友分享對紅遍網絡的「面書」(facebook)之感受。

去年在香港舉行的「網絡與使命」研討會中,大會草擬了一份「基督徒網絡工作者約章」。轉載如下,給各位主內的網絡使用者作一個參考及反省:

1.        除了創造萬有的三一神以外,我們不認為資訊科技是萬能的,能夠解決人類所有問題。我們肯定資訊科技有助改善人類生活,但資訊科技本身同樣帶來「數位落差」與「網絡惡行」等。

2.        我們不要把任何科技、流行或最新技術當作神明崇拜,以科技取代神的位置。

3.        我們認定一切知識是從神而來,應當尊重知識產權;無論編寫或執行程式、或發放資訊,應當考慮對社會的整體影響。我們要積極善用網絡,傳揚真善美信息,並能貢獻社會、祝福人類。
4.        我們不要沉迷於電腦與網絡活動或工作,尊重安息的教導;開機有時,不上網也有時,甚至有時實踐「媒體禁看」(media fast),不讓個人成為「網奴」。

5.        我們應當尊重他人的私隱及個人資料;作為網絡工作者,我們要恰當管理並及時改善系統和資料保安,以保障個人與群體。

6.        我們不可使用網絡來損害他人與群體,應當體諒及專重他人;我們不要侮辱他人,不應作出性別及種族歧視、仇恨、暴力及剝削行為等。

7.        我們不應發放任何渲染色情或破壞家庭的不良資訊。

8.        我們不應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窺探他人的電腦檔案或闖進他人的系統;也不應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取用他人的資源。我們不要翻印或抄襲網上資訊,來當作個人的作品。

9.        我們不應發放任何虛構或與事實不符的資訊。

10.        我們不應貪婪他人的作品或程式,或貪求最新技術,我們接受技術或資源的限制,並能從中善用。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

清道夫 发表于 1-24-2015 13:20:39

PDF文件
http://www.methodist.org.hk/media/monthlynews/pdf/2011/09/15/2011_issAug_eVersion.pdf

清道夫 发表于 1-24-2015 13:46:08

評「基督教網絡工作者約章」 | 張國棟哲學博客
https://hkepistemologist.wordpress.com/2010/05/12/%E8%A9%95%E3%80%8C%E5%9F%BA%E7%9D%A3%E6%95%99%E7%B6%B2%E7%B5%A1%E5%B7%A5%E4%BD%9C%E8%80%85%E7%B4%84%E7%AB%A0%E3%80%8D/

越讀那份「基督教網絡工作者約章」諮詢文稿,就越覺得質素極其低劣,並且拉雜胡來。讓我逐點談一談。

一,「除了創造萬有的三一神以外,我們不認為資訊科技是萬能的,能夠解決人類所有問題。我們肯定資訊科技有助改善人類生活,但資訊科技本身同樣帶來「數位落差」與「網絡惡行」等。」這句給讀者一個印象,就是有一個處境,在那裡有些人思想偏差了,以為科技是萬能的,能夠解決人類所有問題。留意,出席會議的人號稱來自國際,那麼,這處境理應是一些國際間的大事,而不是某個社區某一時的熱門話題而已。然而,請問那處境是否真實地出現過?抑或只是某幾位 paranoid 的出席者想出來的呢?

若再想一想,可能第一點的出現,並不是因為這類處境真實地出現過,且威脅著人類對解決社會問題的判斷,而是作為一份基督教群體的宣言,有些質素低的人以為,總要講幾句三一真神之類的基本教義,才是像樣的。於是,就拉雜的把三一神與萬能之類的概念混在一起,用意並不真是要回應社會現有的網絡現象或危機。

二,「我們不要把任何科技、流行或最新技術當作神明崇拜,以科技取代神的位置。」請問這跟第一點有甚麼分別?是不是多餘的呢?

三,「我們認定一切知識是從神而來,應當尊重知識產權;無論編寫或執行程式、或發放資訊,應當考慮對社會的整體影響。我們要積極善用網絡,傳揚真善美信息,並能貢獻社會、祝福人類。」剛才我說,很可能有些人刻意要把某些教義搬出來,這不是瞎猜的。看看這一點就會明白。知識從神而來,OK,這沒問題,但如何從這話推論到「應當尊重知識產權」?把兩句真的句子放在一起,不等於它們之間有甚麼關係。全點的文字裡,就算刪掉了「我們認定一切知識是從神而來」,對內容是完全沒有損害的。那麼,「我們認定一切知識是從神而來」不是廢話還是甚麼?

甚至,若那麼強調「一切知識是從神而來」,我們又應如何開出屬於創作者的知識產權?難道潛台詞想說,一切知識產權都屬於神,所以教會/信徒有權不理會知識產權?這固然是一個不理想的結論,但按道理,這是一個比較恰當地由前提可推論出來的結論。論到知識產權,幾年前其實在基督教國際新聞裡,出現過一個話題,就是教牧可否抄襲別人的講章,據為己用。波蘭教會曾強烈地批評教牧這樣做,但美國的華里克卻覺得沒有問題。

至於「我們要積極善用網絡,傳揚真善美信息,並能貢獻社會、祝福人類」,這理應是另一點來的,因為跟知識產權完全無關。

四,「我們不要沉迷於電腦與網絡活動或工作,尊重安息的教導;開機有時,不上網也有時,甚至有時實踐「媒體禁看」(media fast),不讓個人成為「網奴」。」這點大體上比較寫得好,任何人對任何事物都可能有addiction ,而 addiction 的宗教意義之一是搞錯人生意義,把不重要的視作重要,因此需要提醒。配上我們平日在報紙上看到的,很多人沉迷上網,這一點顯得很有警剔作用。然而,既然如此,沉迷的問題就不在於缺乏「安息」,硬把聖經裡的「安息」和「禁食」概念套進來,是騷不著癢處的草率配搭,捉到鹿卻不懂得脫角。

五,「我們應當尊重他人的私隱及個人資料;作為網絡工作者,我們要恰當管理並及時改善系統和資料保安,以保障個人與群體。」這一點是最正路的,大概沒有人會反對。然而,我想請問,剛在幾星期前才出現了 Google 拒絕向中國政府透露網友私人資料的國際互聯網大新聞,此約章的草擬者是否在批評中國政府不尊重人權和個人私隱?若是,應該寫得清楚一點。若否,為何這個關切互聯網的大事卻沒有在約章裡出現過?去年出現的綠霸事件,也跟這一點有關,請問草擬者打者如何回應?抑或視而不見?

六,七,「我們不可使用網絡來損害他人與群體,應當體諒及專重他人;我們不要侮辱他人,不應作出性別及種族歧視、仇恨、暴力及剝削行為等。我們不應發放任何渲染色情或破壞家庭的不良資訊。」

這個我在上帖回應裡已指出,問題是過於含糊,有人認為某些網上言論是歧視和(在心靈上)傷害他們,但有人卻不覺得。這怎麼辦?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這份約章隻字不提互聯網討論裡一個十分熱門的話題──言論自由。若說互聯網有很大頁獻,其中之一必然是減低資訊成本,並且在一些極權或言論審查的社區裡,人們可以獲得一些無法在別處獲得的資訊。整份約章對此不哼一句,倒一味要求人們使用互聯網時要負責任。這個精神就如同香港的明光社舉辦的那個人權課程,對人權的重要性輕輕略過,反倒把大部份時間用來批評有人胡亂用「人權/自由」來做一些可能是不道德的事。如此看來,宗教右派的思維陰霾,在此約章表露無遺,草擬者的思維無法超越一些意識形態,對課題缺乏充份和恰當的討論評估。

八,「我們不應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窺探他人的電腦檔案或闖進他人的系統;也不應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取用他人的資源。我們不要翻印或抄襲網上資訊,來當作個人的作品。」第三點和第五點裡,他們早就說了要尊重知識產權和尊重私穩。那麼,自然就不會「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窺探他人的電腦檔案或闖進他人的系統…」,幹嗎又重覆說一遍?難道他們寫無可寫,但又覺得寫得太短有點難看,所以換湯不換藥地重覆某幾點?

九,「我們不應發放任何虛構或與事實不符的資訊。」這大概是全份約章最沒問題和適切現今社會裡的互聯網現象的。

十,「我們不應貪婪他人的作品或程式,或貪求最新技術,我們接受技術或資源的限制,並能從中善用。」這跟第八點一樣,只不過是第三點和第五點的邏輯後果,根本不用重覆。

*       *       *

有人說,這只是一份諮詢文稿,「期盼引發更多從事網絡工作的基督徒參與討論,並提供意見」,那麼不用批評吧。然而,諮詢文稿仍會發揮一些導引的作用,令人們在諮詢過份過份著眼於某些事或過份忽略某些事,所以,即使是諮詢文稿,也應當認真的草擬,而不是弄一份這樣子的東西出來。並且,這樣一份諮詢文稿,也反映出會議者(或至少是某些主要負責人)的思想狹隘,我這樣寫一個批評來作個提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噢,抑或這會被視為「使用網絡來損害他人與群體」?)

若仍有人覺得我只是無病呻吟,找些小問題來批評,硬要說這份約章已經很有貢獻,請再想想早前一則新聞: 「蒼井空成了中國民主女神?!」正如友人陳誠斌所評論,「借色情資訊來突破獨裁政權的言論壓制,其實從古以今一直存在。……這個問題本身嚴格而言和色情資訊的內容沒有甚麼關係,但卻是現實政治運作層面裡的重要課題,不能不留意。」我們應怎樣看待這類事件,抑或視而不見就算?一份打著基督徒關心社會的精神的約章,可以對我在這評議裡提及的各新聞事件充耳不聞的嗎?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基督徒網絡工作者約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