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道夫 发表于 7-25-2012 13:20:10

『校园』杂志关于教会与盗版的讨论

巴拿巴发表于 8-10 02:29 | 只看该作者

盗版, 教会, 杂志, 校园, 讨论
http://old2.cef.tw/program/enews/read_enews.php?enews_id=11&release_no=5&release_page=0
《校園》雜誌☆試讀版★:2005/7.8月號47卷NO.4 第6期
牧師的講道壓力︱博覽群書–隔岸繁花   
牧師的講道壓力
作者:《今日基督教》編輯室

譯者:阿里


引言:今天的教會仍然受困於一個浪漫的迷思:講章必須具有原創性,又富有先知感召力。


有位讀者提到一個困擾他的問題:他去外地出差時,參加當地堂會聚會,自認聽到頗為精緻、舉例生動,而且感人的講道,另一方面卻覺得好像在哪兒聽過。他回到家中,打開一本路卡杜寫的書,發現那篇講道覆述了其中一章的內容。牧師卻沒在講道中說明出處,也沒有在教會週報上註明資料來源。

很不幸地,不管講道是從偉大的佈道家或是無名的網路講道中擷取的,我們一直被這問題困擾––很多牧師侵犯著作權。他們是好人,在其他各方面都是誠實的模範。但是當事情牽涉到講道的時候呢?我們發現自己在三種不健康的景況中:

第一,我們身處於一個媒體爆炸的時代,所以我們可以隨時聽到或是讀到最有亮光、最棒的講道。因此地方堂會牧師難免壓力十足,生怕相形見絀。

第二,牧師的工作負荷遠遠多過其他傳播人。根據傳統,牧師一週講道或教導有獨創性的講章一到四次,每次從15分鐘到一小時不等。NPR(國家廣播公司)或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評論員大概一週交出三到四份一分鐘的時事評論。新聞週刊(News week)專欄作家平均每週寫七百個字。政治人物每週的演講或許多些,但是內容都由幕僚捉刀。

第三,牧師在公開成果前,是獨自完成講章或尚未出版講章,這是現今的大眾傳播者中唯一的特例。今天的教會仍然受困於一個浪漫的迷思:講章必須具有原創性,又富有先知感召力,這講章是某個神僕在密室中與某段經文奮戰,領悟從上頭來的啟示,然後組合而成。這種觀念是歐洲啟蒙運動和北美粗糙的個人主義的混合體。

如果你知道宗教改革時期,英國的例子,你會訝異,二者距離怎麼這麼大。有好長一段時間,英國教會的講章是教會領袖撰寫、印刷,然後分送到各教區,由各地牧師逐字傳講。我不認為當時的會眾眼睛瞎了;這種做法的基本信念是,講章應該是教會整體的工作,而不是個人個別努力的成果。

當然,這種講章缺少個別性,也難以立即回應特殊事件,所以它缺少更新信徒的活力;因此牧者仍然有不少空間為本地的會眾準備一段信息。不過,如果我們腦子裡有個想法:牧者講道時每一個概念、例證、大綱,都必須是原創的,這對牧師一點也不公平––對弟兄姊妹也不公平。

解決之道並不難。會眾應該准許(甚至鼓勵)牧者使用書籍、雜誌和網路中最好的信息材料。會眾要讓牧者安心:使用資源不是懶惰、無能、不負責任。牧者這邊的責任,就是講清楚資源的出處。

自然地,還有好些灰色地帶需要釐清,而且講清楚每個舉例或引述的出處,會把講道或教會週報弄得很混亂(牧師們和教會長執會或許會希望能從「今日講道」PreachingToday.com: www.christianitytoday.com/go/sermonguide下載或討論個別的指導方針)。但是如果一個牧師讀到一個爆炸性的信息,而這個信息正符合會眾所需,我想,牧師沒有理由不說:「我發現了一個很棒的信息,是路卡杜寫的,我想你們也該聽聽,所以讓我盡我所能的告訴你們。」

(本文譯自Christianity Today, Dec.2002)



回應︰從Copyright到Copyleft

作者:陳鳳翔(信望愛資訊中心網頁主編)


主日崇拜時,牧師講道的內容卻全是其他傳道人的思想;詩班用的歌本,明目張膽地皆是A4拷貝。教會機構裡,傳送的天籟之音竟來自盜版光碟;電腦中全是盜版軟體。〈牧師的講道壓力?〉一文還是小case,解決方式也很簡單,就是講道時交代取材出處,不要讓人以為全是牧師閉門苦思、鑽研而得的高見,就無侵犯著作權之嫌。還有個好處,會眾會覺得牧師很用功,也會就其取材的書籍或資料來自我進修。

在這個強調著作權的時代,教會與福音機構必須避免上述侵犯著作權的諸般行徑,以免讓世人看到、感受到基督徒的上帝,不是「豐盛的神、富足的神。」反倒是「窮酸的神、欠缺的神。」因為從教會到機構都太窮,買不起正版,只能用盜版物。

但是在大聲呼籲「尊重著作權,不辱沒主名」時,也得瞭解著作權的真意。著作權或存在於文學、音樂、戲劇、藝術、廣播……等等。它是一項自動賦予的權利,創作一完成,有關作品即擁有著作權。保護著作權的目的為鼓勵創作,使創作者得到相當的報償,方願意將作品公開與世人分享。然而,保護是有期限的。基本上延續至有關創作人離世後五十年為止;若為團體或委員會創作,則以出版五十年為止。這樣是為了防止創作者懶惰,吃一輩子權利金而不事創作。整個著作權的法源基礎在於認為智慧來自上帝,沒有誰、或某單位,可以霸佔著智慧財產到千萬代。另外,在若干條件的規限下,法律容許公眾人士合理使用版權作品,進行學術研究、私人研習、批評、評論和新聞報導。

然而就像天平有兩端,只有「不侵犯他人的著作權」、「尊重copyright」一端,什麼都以金錢計算,過於資本主義化。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實驗室程式設計師Richard M. Stallman認為,僅有版權私有制度反倒阻礙進步,合作共享才健康。因此他聚集同道,創立自由軟體基金會(Free Software Foundation),創作了許多「自由軟體」 (Free Software),供社會大眾使用,並對其作品施以「革奴大眾公有版權」(GPL),保障使用者的權利。稱之為open source運動。其中最被人津津樂道的大事,就是1991 年芬蘭大學生 Linus Torvalds將個人作品 Linux 作業系統公開放在網路上,供有興趣的人下載使用。初期的 Linux系統功能有限,後來的版本以 GPL 公開,短短數年,Linus更新版本速度之頻繁,GNU/Linux成長速度遠超過任何人的想像,甚至與商業軟體微軟系統相抗衡。

因此,我們絕不能以「不侵犯他人的著作權」、「尊重copyright」為滿足。因為基督信仰讓我們知道,公義與恩典是並行的。既然智慧來自上帝,智慧過人的一些基督徒,從某種角度視之亦是另種財主。這些人應該思考,能否慨然地將上帝賞賜給自己的一些智慧財產,白白與世人分享?

以信望愛資訊中心這個全義工組織為例,當中已有一些神學人、文字人、音樂人、美術人、科技人、經濟人……,奉獻出自己的智慧財產,與眾人分享。就如同基督徒醫療人員在醫療落後的國家,降低醫療門檻,將醫療費或減或免,使生病的窮人也可獲得最基本的醫療服務。信望愛義工奉獻其智慧財產,透過網路無國界,嘉惠需要的人們。好比,校園BBS的系統程式就是信望愛資訊中心免費提供的,而信望愛資訊中心的程式也是來自別人的分享。若只有版權私有制度,校園團契想要有BBS就得花大錢來購買。另外,在世界各地,特別是第三世界資源貧乏的基督徒,需要查經資料與神學資源,都可以在信望愛站上免費使用與轉載。

因此,在尊重著作權copyright的同時,上帝的兒女也該進一步思考 copyleft的可能!集體向世人見證,我們的上帝是豐盛的神,是富足的神。


(全文轉載自《校園雜誌》July.Aug 2005)
收藏分享评分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并且我在肉身活着,是因信 神的儿子而活,祂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回复 引用 订阅 TOP

认证会员

帖子348 精华1 积分813 威望-7金钱417最后登录2-26
2#
Aaron发表于 8-10 16:19 | 只看该作者
很有意思的讨论。
喜欢copyleft和Creative Common.
Follow me @ http://twitter.com/aaronzhou
回复 引用 TOP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校园』杂志关于教会与盗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