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shot 发表于 6-30-2012 20:33:05

帕斯卡的赌注

帕斯卡的赌注
袁晓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d753601017sw5.html


帕斯卡是17世纪法国著名的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帕斯卡早年研究数学、物理,尤其是在数学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生命的最后10年,他却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哲学以及神学的研究。在著名的“帕斯卡赌注”的命题中,帕斯卡提出,人对信仰上帝是否存在的信心是一个“赌注”。
帕斯卡赌注有许多版本,其中的一个版本如下:

对于任何人S,可以做出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α ,另一个选择是β,如果选择α对于人S有更大的好处,S就应该选择α。

考虑到上帝的存在与否各有一半的可能性,而相信上帝存在给人S带来的好处更大。

所以,人就应该选择相信上帝的存在。

什么是帕斯卡所指的好处,那就是人相信上帝就有能进入天堂,当然,考虑到帕斯卡的基督信仰的背景,帕斯卡在赌注里提到好处就是基督信仰为人打通的去天堂的道路。为什么说相信上帝存在更大的好处呢?因为在人相信接受上帝存在的前提下,如果上帝存在,人就能上天堂,如果上帝不存在,上帝的相信者与非相信者得到同样的结果,但如果上帝存在,人却没有接受上帝,人就失去了上天堂的一切机会。有人说,如果上帝不存在的机会更大,为什么还要选择相信上帝的存在呢?道理很简单,从决策学的角度来讲,上天堂的好处可以说是无穷大∞,而不能上天堂的好处应该是0,上帝存在的机会再小,乘上这无穷大∞,也得出无穷大∞,上帝不存在的机会再大,与0相乘也是0。因此,选择相信上帝存在是一个只有赢,最差也是打一个平手的结果,而相反的是,选择相信上帝不存在,却是一个没有任何赢的机会的选择,并且有输得精光的可能。                                                                                                                                                                                                对于帕斯卡的赌注,美国当代哲学家Peter Kreeft指出,多数哲学家认为,在论述上帝存在的信心上,帕斯卡赌注是最无力的论述,但帕斯卡本人却认为这是最有力的论述。帕斯卡在他的《思想录》中写道:“这就是结论,如果人能够认识到一个真理,这就是真理。”在帕斯卡的所有神学著作中,这是他唯一如此论述的地方。为什么帕斯卡要如此的肯定?帕斯卡把认识上帝作为人最终极的目标,当人通过理性不能确定是否需要相信上帝存在,人自然需要在相信上帝的存在上下注,因为那是只有赢,而没有输的下注,并且,人赌的是自己的永生,当然最为重要。按帕斯卡的基督信仰,并非是相信上帝存在就能进入天堂,但相信上帝存在应该是进到天堂的第一步,如果连上帝的存在都不相信,那人下的就是平手或输的赌注,根本就没有赢的机会和希望。

Peter Kreeft还给出了这样几个假设的例子来说明帕斯卡的赌注。假如你的一个亲人病入膏肓,医生提供一种药,该药并没有把握治好你亲人的病,但却有50%的机会能治好你亲人的疾病。从逻辑上讲,你是否愿意给你的亲人服用此药,哪怕是要付出一点药费,当然你会愿意。如果你根本就不用付药费,那你就更愿意来。对于你来说,做出接受药物治疗的决定并非是一个感情上的决定,而是一个符合逻辑的、理性的决定。如果你拒绝给亲人服药,那能够治好的一点机会都没有,那其实才是完全不符合逻辑以及非理性的决定。假如你在外面接到一个消息,说你的房子着火了,你的孩子们还在房子里面,你当时不能确定这个消息是否准确。对于你来说,什么是更理性的决定?你是认为消息不准,不用理会,还是你不管消息是否准确,就立即冲会家去?当然,你会冲会家去,如果你的房子没有做火,那是好事,如果你的房子着火,你的孩子在里面,你还有机会冲进去救你的孩子。


美国哲学教授 Jeff Jordan,在他通过牛津大学出版的专著《帕斯卡赌注》中给出了另外一个例子。一位在孤岛上的漂流者,他点燃了一个火堆,他希望路过的船只或天上飞过的飞机能看见他点燃的火堆。尽管漂流者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会有船只或飞机路过,但他还是找来了树枝,点起来火堆,以增加他被救援的机会。漂流者的推理很实际,点燃一个火堆的实效明显大于不点一个火堆,显而易见,没有人会去质问漂流者的智慧和理性。当然,漂流者点燃火堆并非要求漂流者相信火堆将被别人看见,而是要有一个火堆会被看见的信心。

帕斯卡赌注自问世以来,遭到许多的反对。在Jeff Jordan教授看来,一般来讲,对帕斯卡赌注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反对,一是道德上的反对;二是方法论上的反对;三神学上的反对。对帕斯卡赌注这样实用论证,反对方提出信仰准则上的质疑,帕斯卡赌注没有从证据上去建立信仰,而是从实用的角度去建立信仰,那是不道德的,因为一个道德的人需要通过证据去获得信仰。还有一个从道德角度上反对帕斯卡赌注说法,那就是帕斯卡赌注利用了人的自私,方法论上的反对,主要集中在帕斯卡赌注的有效性上,一个例子就是多神论的问题,因为帕斯卡赌注并没有明确要相信哪一个神,因此帕斯卡赌注是一个无效的论点。神学上的反对主要在于帕斯卡赌注与救恩预定论的相博,因为按救恩预定论,人的救恩是人所预定,不是人能选择。


对于以上的反对,帕斯卡赌注的支持者也都有反驳,比如,帕斯卡赌注并非完全否定证据,而是强调,在没有足够证据的前提下,使用实用的推理并非是不道德的事情,帕斯卡赌注在一定程度上有决策理论的支持,并且,帕斯卡赌注并非就完全是出于自私,在介绍给其他人的时候也是为了帮助他人。在方法论上,所谓的多神论的反对,表面上看有一定的道理,帕斯卡针对的是有神与无神的赌注,不管怎么说,在帕斯卡赌注之下,在无神上下注,结局都没有赢的可能。救恩预定论仅仅是一种神学观点,更主流的观点是上帝拣选的是那些信基督的人,上帝给世人都有一个救恩的邀请,人有自由意志对上帝的邀请做出一个接受邀请或拒绝邀请的决定,帕斯卡赌注恰恰是给出接受上帝存在或拒绝上帝存在的选择,因此,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冲突。


除了上述三个方面对帕斯卡赌注的反对外,还有其他版本的反对看法,值得一提的是反帕斯卡赌注。英国生物学家、现代无神论者的代表理查德在他的《上帝错觉》一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反帕斯卡赌注:“假设我们同意有一个很小的机会上帝是存在的,可是,如果你在上帝不存在上下注,你可以有一个好的丰富的生命,如果你在上帝存在上下注,你在敬拜花落许多时间,并为上帝做出牺牲,甚至献出生命,可以说,前者比后者更生活得更好。”所谓的反帕斯卡赌注,就是说按道金斯的论点,考虑到人在今生为上帝做出的牺牲,在上帝不存在上下注,会得到更大的好处。按帕斯卡赌注,如果上帝不存在,在上帝存在或不存在上下注,其后果并无什么不同,因为帕斯卡把永生定为无穷,而今生的生活定义为有限,那其实是一个合理的定义,但在道金斯的反帕斯卡赌注中,道金斯却假定,无神论者在今生比有神论者却有更好的生活,因此如果上帝不存在,无神论者却得到更多的好处。

显而易见,道金斯的反帕斯卡赌注有许多的漏洞,比如,道金斯假定上帝的存在仅为一个极小的机会,那是一个更偏颇的假设,但道金斯的反帕斯卡赌注对有神论者,主要是基督徒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基督徒是不是应该要为得到永生在今生付出代价?其实,圣保罗在这一点上同意道金斯的观点,基督徒的确要为得到永生在今生付出代价,圣保罗说,如果基督没有复活,我们基督徒在今生就比那些非信徒更可怜。


帕斯卡在1654年接受基督为主,继而他开始撰写一部基督教的护教专著,但在8年后帕斯卡死于疾病,他未能完成那本护教的专著,他写了大量的笔记。帕斯卡去世后,后人将帕斯卡的笔记编辑成书,那就是著名的《思想录》,而帕斯卡赌注就在其中。自帕斯卡赌注问世以来,并非成为最好护教论点,但却是遭受到众多无神论者的攻击,其原因就在于帕斯卡赌注针对的对象在字面上是有神论者与无神论者,但对无神论者的挑战远远大于为有神论者提供信仰的依据,同时,把不可知论者这逼到了无神论者的阵营,因为在帕斯卡赌注中只有两个选择,相信上帝的存在或者上帝不存在。

我引用帕斯卡赌注的论点,并非是要以帕斯卡赌注做基督教的护教论述,我知道,单单相信上帝的存在也并非就能打通天堂之路,信仰也并非是象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场赌注。对于我来说,笃信基督是证据(Proof)、理性(Reason)、信心(Faith)三者的完美结合。正如哲学家Peter Kreeft指出的那样,帕斯卡赌注是理性与信心之外的第三架梯子,与理性、信心比较起来,帕斯卡赌注是一个比较低的梯子。如果相信上帝的存在仅仅是下一个赌注,那样的信仰的确不是一个成熟、深入以及丰满的信仰。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帕斯卡赌注非常象中国的那句俗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如此的心态去信仰基督,难以有坚定的信仰,有盲目信心的嫌疑。

但是,帕斯卡赌注最好地揭示出,无神论(包括不可知论者)拒绝上帝存在的观点其实是一个需要更大信心的赌注,只靠理性与科学修筑的桥梁并不能让他们达到拒绝上帝存在的彼岸。道理很简单,无神论者要坚信无神的机会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性的话,证据、理性以及科学并不能给他们这百分之百的机会,缺乏的那一大部分必须由他们的信心来补充,比如,宇宙的创造以及第一个生命细胞的来源,理性与科学并不能给无神论者什么答案,无神论者可以强调时间的功效,再过一万年,也许能够找到答案,可那并不是时间的问题,无神论者的逻辑和理性就已经决定他们永远找不到答案,因为无神论者相信的都是有形的东西,当然他们不可能相信从无到有的创造。由于无神论者重视证据、理性和科学,不看好信心的可靠,他们认为信心完全可能出错,那么,无神论者的信心呢,如果无神论者的信心出错了呢?也就是说,无神论者相信上帝不存在,但如果上帝真的存在呢?

美国哲学家Peter Kreeft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无神论者去拜访著名的犹太牧师、哲学家Martin Buber,那位无神论者要求Martin Buber给出上帝存在的证据,Martin Buber拒绝了那位无神论者的要求,那位无神论者生气地离开,Martin Buber追问了一句:“你能够确认没有上帝吗?”四十年后,那位无神论者写道:“我仍然是一位无神论者,但Martin Buber的那个问题四十年来每一天都在追问我。”明显的是,那位坚定的无神论者并不能完全确定没有上帝的存在。Peter Kreeft指出,帕斯卡赌注对于无神论者正是有这样的追问的威力。
帕斯卡赌注就是在对所有的无神论者提问:“你能够确认上帝不存在吗?你知道你是在下一不可能赢的赌注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帕斯卡的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