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shot 发表于 3-26-2012 18:22:52

杨鹏 《圣经》的信仰模式

(不知道作者对基督信仰到底接受了多少,但是在南方周末的最近文章鼓吹所有人都可以在清明以祖先配天来祭拜,显然至今还没有真信主。转帖者注)

http://yangpeng.qzone.qq.com/#!app=2&pos=1243931172

《圣经》的信仰模式

从今天这个小小的调查当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重要的结论。我估计大家平常很少触及这些问题,很少问我从哪儿我是谁我去哪儿,更不想人类从何而来走向何方,这些问题似乎不属于我们日常思考的一部分,不属于我们有思想准备的问题。当我们忽然被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才会忽然发现,我们大家在这个领域,在这个层面,严重缺少共识,严重缺少共同的概念,严重缺少现成的解释,严重缺少比较直截了当的回答。刚才有一位朋友说,他相信佛教轮回说,如果是这样,会有一套解释。但如果我再问一句,说你是否相信今世行恶,以后就转生为猪狗任人践踏蔑视,我认为他未必在心里真的相信这个说法,相信自己会变成猪狗,是吧?大家用到一些宗教词汇、概念,但并非一种系统真实的信仰。大家在信仰问题上,似乎只有一点是大体相同的,这就是都认为有一种力量比人类本身的力量大,这种力量在影响和支配着人类。但是,这种力量是什么?如何与这样力量建立联系?这种力量与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没有思考和共识了。这样的认识,唯物主义也一样的,唯物主义相信纯物质的规律在支配世界。对我提到的上述那九个问题,我从哪儿来?我是谁?我到哪去?中华民族从哪儿来?中华民族是谁?中华民族到哪儿去?人类从哪儿来?人类是什么?人类到哪儿去?在座的没有一位朋友有现成的回答,没有一个人有系统的解答。不同的是,如果你与一群基督徒在一起做弥撒,你请他们回答这些问题,恐怕你会得到大体相同的解答,而且所用的概念大体相同。美国是一个以基督教为主流宗教信仰的国家,你在美国基督徒中做一个同样的调查,估计你会得到大体相同的解答。就算美国总统小布什那么浑的人,他也能给你一个不含糊的回答,他不会像我们这么猜半天,琢磨半天,犹疑半天,找半天概念,他一定不会这样。从这次小小的信仰调查中我们看到,在座的各位对信仰问题有一些零碎的知识,但并没有根本的认知,没有系统的回答。我们在座的,不仅大体上可以说是没有信仰的,更谈不上有共同信仰了。

我下这样的判断,是先用了一个信仰参照系,用了《圣经》传达出来的信仰的标准。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人从哪儿来?对这个问题,《圣经》有清楚的解释。《圣经》开篇上这样写着: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世界从哪来?从神而来,是神创造的,这是一种解释。人从那儿来?从神而来。神就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这就回答了人是什么这个问题。人是由神创造的,人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尘土,源于尘土归于尘土,一部分是神的气息,这气息化为人身上的灵魂,源于神者归于神,灵魂是要回神哪儿去的。人是按神的式样造的,人身上有神的气息,有灵魂,有灵性,这是人的本质,很尊贵的本质。人的未来呢?神会从天而降,未时大审判,大审判之后,天地焕然一新,新天新地新人,神来到人中间,生活在人中间。《圣经》上是这样写的: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天,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你们看,有回答吧?信不信这个回答,是你的自由。我关心的是,有没有这个回答。《圣经》之中,我从哪儿来?我是谁?我到哪儿去?人从哪儿来?人到哪儿去?人是什么?这六个问题都回答了吧?我们再来看一个问题,民族的问题,民族从哪儿来?民族是谁?民族到哪儿去?我们以《圣经》中的犹太民族为例。大家都知道,对犹太民族来说,有一个概念是万分重要的,这就是选民的概念。选民就是被选神的民族。神对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说:那祝福你的,我必祝福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我要通过你来赐福万国。神将亚伯拉罕的后代选为自己的祭司之族,由犹太人向人类传达神的旨意。甚至耶稣也说:拯救来自犹太人。犹太人从何而来?从神而来。犹太人是谁?是神的选民,承担神的祭司之职。犹太人向何处去?率领人类走向神,迎接神的降临。犹太的先知和知识分子,在《圣经》之中,对上述九个问题都给予了回答。这种回答,几千年以来逐步形成,是一个延续的传统,对多数犹太人来说,这是现成的回答,一个自成一体的解读系统。有对神的敬畏和信仰,才有对神的律法的敬畏与遵从。没有神支撑的道德律令,是没有约束力量的。

在中国历史上,我们中华民族有没有类似的民族定义?犹太民族在这样一个大的解读架构中,民族定位很清楚,为什么会有苦难?要承担使命;为什么要继续挣扎?因为他们是人类的拯救者。似想一下,如果《圣经》是老子或孔子写出来的,中华民族的民族心理和性格会不会全然不同?类似的解释和定位,你们觉得我们的文化资源里面有类似的东西没有?我们曾经想过没有,人类的未来是什么?我们中华民族在人类的命运史中,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估计很少有人认真想过。(听众发言:季羡林说21世纪是东方的世纪)季羡林这样的表达,意思只不过是“我们其实很厉害的,很有本事的,21世纪我们会很牛的!”他只提到21世纪,那22、23世纪呢?这样表达出来的东西,不是使命意识,而是比赛意识,是民族自尊心意识。什么叫使命?有人派遣你的才叫使命,使者承受命令。季羡林那个21世纪是东方世纪的说法,是不是指东方支配世界?谁让东方来支配世界,这才有使命的意义,季羡林说的肯定不是使命,而是预测,而是自尊,21世纪我们很牛,他只讲了这么一句废话。从信仰的层面上看,这种说法构不上对中华民族的一个民族使命定位。

刚才我说的这些解释,应当是犹太人犹太教的解释。基督教从犹太教中生长出来,却是反对犹太教的。为什么《圣经》分“新约”和“旧约”?所谓旧约,指的就是上帝和犹太民族签的约。旧约的中心,是上帝与犹太民族的关系。基督徒也认有过这种约定,但认为这个约定结束了。基督教是以耶稣基督为中心的,它讲新约,以耶稣为代表的新的约定。基督教说旧约已经没用了,出现了新的约定。上帝之前和你们签了一个合同,现在不算数了,现在上帝通过派自己的唯一亲生儿子下凡来受难,用牺牲的血签了新合同了。这个解释当然让犹太人急了。基督教和犹太教分裂本质就在这个问题。你可以想象,犹太人在心里上觉得和上帝有约,然后现在有人说过期了,改新约了,犹太人肯定不答应。这样就形成很多的宗教纷争。总之,不管是犹太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它们在关于人从哪来人是谁人到哪去,有很现成的回答。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杨鹏 《圣经》的信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