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 发表于 10-14-2009 19:07:12

【《圣经新辞典》】祷告(PRAYER)

祷告(PRAYER)

Ⅰ 导言

  从圣经看,祷告就是敬拜──用心灵里各种不同态度亲近神。当基督徒藉着祷告向神表示敬慕、认信、赞美和恳求的时候,就是在敬拜神。在人类心灵可能有的活动中,祷告是最崇高的,我们也可以把祷告视作与神沟通──只是我们不可忽略神在其中的主动地位:人祷告是因为神先感动人的灵。圣经告诉我们,祷告并不是“自然反应”(见:约四24),“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因此,神不一定“垂听”所有祷告(赛一15,廿九13)。圣经在祷告方面的教义,有下列重点:神的本性;人必须蒙神救赎或与神立约,并享有藉此关系而得的特权;和履行一切有关义务。

Ⅱ 旧约

  科勒(Kohler, Old Testament Theology, 1957,页251,注153)发现“旧约中大约有八十五篇原作的祷文,此外,约有六十篇诗篇的全部内容和十四篇诗篇的部分内容可称为祈祷文。”

a. 列祖时代

  在这个时期,祷告是求告神的名(创四26,十二8,廿一33),也就是说,人使用神的名字呼唤祂,向祂求助。因此,他们的祷告显然是直接且亲切的(创十五2起,十八23起,廿四12-14、26-27)。这时候的祷告和献祭也有很密切的关系(创十三4,廿六25,廿八20-22),但这种关系亦见于后世。这种“一面祷告,一面献祭”的方式,表明人的意愿跟神的旨意合一,人放弃己见而顺服神。这个意义尤见于雅各的做法;他把向主许的愿连于他的祷告;他许的愿就是一个祷告,他许愿说,假若神应允他的祈求,他必忠诚事奉神(创廿八20起)。

b. 被掳时期之前

1. 这时期的祷告主要是代求,但列祖时代的祷告也包含这种内容(创十八22起)。代求式的祷告尤见于摩西的祷告中(出卅二11-13、31-32,卅三12-16,卅四9;民十一11-15,十四13-19,廿一7;申九18-21,十10)。申卅主要是一篇代求祷文;其他的例子包括以下各人的祷告:亚伦(民六22-27),撒母耳(撒上七5-13,十二19、23),所罗门(王上八22-53),和希西家(王下十九14-19)。我们也许可作以下的推论:代求仅是杰出人物的特权,只有神特别选召的人,例如先知、祭司、君王等,才拥有这种特别的祷告力量,而成为神与人之间的中保。但主耶和华总有行使其意旨的自由;因此,我们读到代求不成功的事例(创十八17起;出卅二30-35)。在摩七1-6,我们看到阿摩司先知为以色列求情,于是“耶和华就后悔”,允许百姓免受某种灾劫,然而,在接着的经节,神却预告以色列民终被掳离开本地(摩七7-八2)。耶和华甚至禁止耶利米为百姓代求(耶七16,十一14,十四11)。但在另一方面,代求成功的例子也不少,例如罗得(创十九17-23),亚伯拉罕(创廿17),摩西(出九27-33;民十二9起),约伯(伯四十二8、10)。事实上,这些祷告代求都建基于中保与神的亲密个人关系上。

2. 有一点很奇怪:在摩西五经所记载的法令中,除了申廿六1-15之外,竟然完全没有提及祷告的;甚至在这段仅有的经文,其重点也不是祷告,而是崇拜的程序:第5-10节是感恩,13-14节讲述过往如何顺服神,至于祈求,则只在第15节提到。不过,有一点我们也许能够肯定的,就是他们献祭的时候也常常献上祷告(诗五十14),假如他们不祷告而献祭,便可能遭受责备(诗五十7-15)。另一方面,摩西五经中其他记述献祭规条的经文却几乎从没有提及祷告。由此看来,单献祭而不祷告,也是常见的。

3. 祷告是先知事奉里不可或缺的一环。先知必须藉着祷告与神维持密切的关系,方能领受神启示之言。事实上,祷告更可能是先知获得启示的主要途径(赛六5起,卅七1-4;耶十一20-23,十二1-6,四十二1起)。但以理在祷告中得见异象(但九20起)。神偶尔也会令先知在祷告中等候一段长时间(哈二1-3)。耶利米书告诉我们,祷告虽然是先知耶利米经历和事奉的首要条件,也是在这一切中他所能掌握的实况,但祷告除了使他与神共享甜美的沟通(一4起,四10,十23-25,十二1-4,十四7-9、19-22,十五15-18,十六19,十七12起)之外,也往往使他心灵激动翻腾(十八19-23,廿7-18)。

4. 诗篇里的祷告,有按照既定模式的,也有即兴而发的。既有正规的“圣殿”祷文(如廿四7-10,一百,一五○),也有个人祷文:求宽恕的(五十一),求沟通的(六十三),求保护的(五十七),求医治的(六),求复仇的(一○九),以及充满赞美的(一○三)。也有一些诗篇是把祷告和献祭结合起来的(五十四6,六十六13起)。

c. 被掳时期

  在被掳时期,犹太人宗教的重要特点是会堂的兴起。当时,耶路撒冷的圣殿已成废墟,而巴比伦是不洁之地,故此不能在那里举行圣坛仪式和献祭。过去,每一个犹太人都是在犹太群体中“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但现在,他们是“选择”作犹太人的了。这宗教团体的中心是会堂;普遍被接受的宗教责任有行割礼、禁食、守安息日等,而祷告也是其中重要的一项。这个发展是必然的,因为在被掳时期,每个小小的犹太群体仅能在会堂中聆听读经、解经,和献上祷告。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之后,并没有把圣殿取代会堂,祭司取代文士,献祭代替圣经,同样地他们也没有把宗教仪式代替祷告。不论在圣殿或在会堂,不论是透过祭司执行宗教仪式,或藉着文士讲解圣经,虔诚的信徒都切求得见神的面,渴慕神的同在(诗一百2,六十三1起),而当神的脸光照射在他身上时,他便得蒙祝福(诗八十3、7、19)。

d. 被掳回归时期

  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之后,在礼拜方面固然有一定的模式,但仍容许个人可自由发挥。以斯拉和尼希米是很好的例子。他们一面注重礼节、律法、仪式和献祭,也就是说,他们注重崇拜的团体意义,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忽略礼拜的属灵层面(拉七27,八22-23;尼二4,四4、9)。他们的祷告同时是教导性的(拉九6-15;尼一5-11,九5-38;又参:但九4-19)。至于祷告的姿势就没有定规(诗廿八2;撒上一26;王上八54;拉九5;王上十八42;哀三41;但九3、20。在第20节里,“为”我神的圣山应作“向”我神的圣山)。同样,祷告的时间也没有规定;在特定时间祷告固然好,但在其他时间祷告也一样有效(诗五十五17;但六10)。总而言之,这个时期既有规范严谨的圣殿仪式,也有仪节从简的会堂聚会,更有自发灵活的个人灵修。

  祷告的性质本身显然不容它完全按规律进行。旧约中无疑可见若干祷告模式,然而祷告的内容和形式都没有严格限制。从福音书可见,机械化的、囿于成规的祷告,到了两约之间的末期才出现。很可惜到了那时,无论是居住在耶路撒冷或是散居在外的犹太人,都试图藉各种宗教行为积聚功德以博取神悦纳: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注重圣殿献祭,而在外的犹太人则经常参与会堂崇拜的颂赞、祷告和解经;此外,凡犹太人都严守割礼、安息日、什一奉献、禁食以及其他非神要求的行为。

Ⅲ 新约

  新约有关祷告的教导,在若干篇章内讲得很清楚,但所有教导皆源自耶稣本人的教诲和实践。

a. 福音书

1. 主耶稣有关祷告的教诲,主要可在下列几个比喻中清楚看到:有人半夜向朋友商借三个饼的比喻(路十一5-8),教导我们祷告必须情词迫切。这种迫切祈求的信心乃基于天父的慷慨乐施(太七7-11)。在“不义的官”的比喻里(路十八1-8),主耶稣教导我们祷告须恒切,要锲而不舍,不可间断;神迟迟不应允祷告,不是因为祂漠不关心,而是因为祂爱我们,要锻炼我们的信心,结果证明信靠神是正确的。基督藉税吏和法利赛人的比喻(路十八10-14)强调,谦卑和悔改的心是祷告不可或缺的,而自高自大则为大忌;谦卑蒙神悦纳,自大则会遮盖神的脸。主耶稣藉着“恶仆”的比喻(太十八21-35)教导我们待人须宽厚。充满饶恕的祷告神必应允。太六5-6,廿三14;可十二38-40;路廿47教人祷告须简洁,切忌矫揉造作,应该出自单纯的心和动机,用简洁的语言祈求。主也要求我们热切地祷告(参:可十三33,十四38;太廿六41);在后两处经文中,所要求的警醒和信心合起来便产生不眠的戒备。在太十八19-20,主再强调同心祷告是何等重要:一群与主心意合一的信徒在圣灵内祷告,他们的祷告必奏奇效。我们祷告的时候,必须期待神会成就(可十一24),假如我们祷告的目的是测试神,那祷告便没有什么作用;凭着信心,以神的旨意为大前提的祷告,能成就大事(可九23)。

2. 很奇怪,主耶稣甚少谈及祷告的目标。祂无疑乐意任凭圣灵带领门徒祷告。有关祷告的目标,可参阅下列经文:可九28-29;太五44,六11、13,九36起;路十一13。

3. 关于祷告的方法,主耶稣提出两个重点。首先,当祂在世时,人们曾向祂祈求(如:太八2,九18),现在我们也可向祂祷告。昔日,祂注重人在祈求时的信心(太九23),测验他们的诚意(太九27-31),暴露他们的愚昧(太廿20-22)和疑惑的罪(太十四27-31);今天,祂对那些向祂祷告的人也有同样做法。此外,我们现在也是奉主名祷告(约十四13,十五16,十六23-24),我们藉着主才能接近父神。奉主名祷告就等于依照主祷告的方式来祷告,也是以主介绍我们认识的父神为祷告对象,而对耶稣来说,祷告的中心就是父神的旨意。这样,基督徒的祷告有以下基本的特色:这是到父神面前的新通道,由基督为基督徒开闯的,也是与父神的旨意协调的祷告,因为是奉主名祈求的。

4. 至于主耶稣的祷告习惯,众所周知祂常独自祷告(路五15-16,六12),在灵性有挣扎时祷告(约十二20-28;路廿二39-46),在十字架上祷告(太廿七46;路廿三46)。主藉着祷告献上感恩(路十21;约六11,十一41;太廿六27),寻求指引(路六12起),为人代求(约十七6-19、20-26;路廿二31-34;可十16;路廿三34),与父神亲密交往(路九28起)。约十七所记载的祷告是祂以大祭司身份而作的,重点是教会的合一。

5. 本书于另一条目详论*主祷文,因此这里只简述其梗概:主祷文以叫唤父神开始(太六9中),随后是六个祈求(9下-13中),前三个关于神的名、神的国以及神的旨意,后三个则论到人在饮食、宽恕以及胜过试探方面的需要;主祷文跟着以颂赞作结(13下):颂赞是三重式的宣告──提到神的国度、权柄、荣耀。按耶稣的吩咐,基督徒就是要“像这样”地祷告。

b. 使徒行传

  使徒行传在四福音与新约书信中间作了一道优良的桥梁,因为在使徒行传中,使徒教会实践了主在祷告方面的教诲。教会在祷告的气氛中诞生(一4);神应允教会的祷告,把圣灵浇灌下来(一4,二4);祷告一直是教会自然呼吸的空气(二42,六4、6);教会坚信祷告与圣灵的临在和能力有密切关系(四31);在危急关头,教会总依赖祷告(四23起,十二5、12)。使徒行传内的教会领袖均可称为祷告勇士(九40,十9,十六25,廿八8),他们也切求其他基督徒一同祷告(廿28、36,廿一5)。

c. 保罗书信

  关于保罗的事迹,有一点是不容忽略的:在保罗往大马色途中主耶稣向他显现后,圣经接着告诉我们:“他正祷告”(徒九11)。因为他悔改归主,他的心灵经历了彻底的改变,所以这大概是保罗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祷告实在是怎样一回事!从那时起,保罗成了一个祷告勇士。他祷告时,主向他说话(徒廿二17-18)。他藉着祷告感恩、代求、经历神与他同在(参:帖前一2-3;弗一16起)。他也发现,当他尝试寻求并遵行神的旨意时,圣灵帮助他祷告(罗八14、26)。根据他的经验,祷告与基督徒的悟性之间有密切关系(林前十四14-19)。祷告对基督徒是绝对重要的(罗十二12)。基督徒的军装(弗六13-17)也包括祷告,保罗要我们“随时”、“多方”、“警醒不倦”地“为众圣徒祈求”(18)。保罗是言行一致的人(罗一9;弗一16;帖前一2),因此他在写给其他信徒的书信里,也时常强调祷告的重要(腓四6;西四2)。

  保罗经常在书信中突然发出祷告,我们看看这些祷告的内容,必获益良多。

1. 在罗一8-12,保罗向神倾诉感激之情(8),坚称要用心灵事奉主(9上),为罗马的友人代求(9下),述说他如何渴望把属灵恩赐分给他们(10-11),宣称自己的灵命奋兴也有赖他们的帮助(12)。

2. 在弗一15-19,保罗再次为着他带领信主的众圣徒感谢神(15-16),求神把圣灵赏赐他们,使他们真知道神,并且心灵得蒙照亮(17-18上),好让他们知道神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神的基业何等丰盛,以及神的能力何等浩大,后者藉着基督的复活已彰显出来(18下-19)。

3. 在弗三14-18,保罗再为他的主内肢体向神祈求(14-15),希望他们日益察觉神的能力(16),好叫基督住在他们心里,也叫他们的爱心有根基(17),并且使他们在得以完全之后,有神的丰盛充满他们(18-19)。概括而言,以弗所书这两段祷告实在就是保罗对基督徒的三重期望:他期望基督徒获得知识和能力,由此产生对基督的爱,以致无论个人或整体,都能凭着这爱达致完全。

4. 在西一9起,保罗再为信徒祈求,希望他们藉着属灵的智慧和悟性得以知道神的旨意(9),能够言行一致(10),有实行的力量(11),并为自己在主耶稣内得享极大的权利和位分而感谢神(12-13)。

  保罗在教导我们认识祷告这方面的最大贡献,大概就是他肯定了圣灵和祷告的关系。事实上,祷告是圣灵的恩赐(林前十四14-16)。信徒“在圣灵里”祷告(弗六18;犹20),因此,祷告不啻是神与信徒的合作,因为其过程是圣灵感动信徒奉圣子的名向父神祷告。

d. 希伯来书,雅各书和约翰壹书

  希伯来书对我们了解基督徒的祷告有重大的贡献。四14-16阐明我们可以祷告的原因:我们有一位大祭司,祂既有人性亦有神性,现已升上高天,并在那里为我们作工,所以我们可以祷告;我们祷告,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五7-10提到主耶稣的祷告生活,这也指出祷告的真义:主耶稣向神“祷告”、“恳求”,在这属灵的操练上“学了顺从”,因而“蒙了应允”。十19-25主要讨论集体祷告及其要求和动机。六19则论祷告的地点。

  雅各书有三段关于祷告的重要经文:一5-8讨论困惑时的祷告;四1-3强调祷告的正确动机;五13-18指出病中祷告的重要。

  约翰壹书三21-22教导我们如何发出坦然无惧和有果效的祷告,五14-16阐释祷告和神的旨意的关系,并指出神垂听代祷,但也有一些情况是祷告也无能为力的。

Ⅳ 结论

  论到圣经里有关祷告的教义,魏斯科(B. F. Wsetcott)颇能道尽其精要:“真正的祷告──必蒙应允的祷告──就是个人对神旨意的肯定和接纳(约十四7;参:可十一24)。因此,蒙应允而又教导我们学习顺从的祷告,主要不是某项祈求获神允准(祈求者常以此为达成预期目的的途径),而是让我们确信:神所赐予的,能最有效地使我们达到目的。所以,圣经告诉我们,主耶稣明白了祂一生和受难时的每一个细节,都有助祂完成祂降世的使命;如此,祂的祷告最完全地‘蒙应允’。因此,我们可以说,祂因为‘敬畏神而蒙了应允’。”

  书目:H. Trevor Hughes, Prophetic Prayer, 1947; F. Heiler, Prayer, 1932; J. G. S. S. Thomson, The Praying Christ, 1959; Ludwig Ko/hler, Old Testament Theology, 1957; Th. C. Vriezen, An Outline of Old Testament Theology, 1958; H. Scho/nweiss, C. Brown, G. T. D. Angel, NIDNTT 2,页855-86; H. Greeven等人,TDNT 2,页40-1、685-7、775-808; 3,页296-7; 5,页773-99; 6,页758-66; 8,页244-5。

J.G.S.S.T.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圣经新辞典》】祷告(PR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