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word 发表于 8-17-2009 09:37:10

今日旧约圣经如何被人误解

Rev .i.G.Vos,D.D.
赵中辉译
旧约比新约更难了解,但也是时常被人误解。
这样说并不是小部分的误解,乃是大部分的误解,失去了旧约的主点,未能抓住它的要义。换句话说,现今人们关于旧约所论的为何,为什么写成旧约并其对我们今日的真实信息为何,简直是一大混乱与错误。
此种混乱的现象,在不同的宗教团体中有不同的方式。有的完全不信旧约为神的话,有的相信旧约是神的话,但未能把握住旧约的主点与宗旨。本文即讨论一些对旧约最流行的误解。

一、未能认识旧约圣经为神所默示的性质
那些新神学派人士就是不承认旧约为神所默示的,并且他们也常常把新约高举在旧约以上。例如,他们说旧约的神是忿怒的神,而新约的神是慈爱的神,他们又说旧约的神是族落的神,而新约的神乃是万人之父。
此种对旧约的态度是根据进化论的哲学,此哲学认为旧约圣经乃是人宗教的观念,由原始拜灵主义而演进至一神主义,逐渐发展的记录史。此进化论哲学称旧约为人类寻求神的记载,实则旧约乃是神对人的记载。
此种研讨旧约进化论哲学的工具,被称之为“高等批评”(The Higher Criticism)。意即企图将旧约各卷分开。研讨其究极来源。例如,高等批评派主张摩西五经(创、出、利、民、申)并非全为摩西所写,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该五经乃为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候,为了不同的原因而写的,而且在摩西死后数百年方集于大成,即如吾人在今日之圣经中所见者。如此根据这些批评家的见解,摩西五经纯属集合作品或补缀品,若说是摩西所写,在他们看来就纯属妄念。根据进化论的高等批评观,不到百年前有关旧约的真实性方被发现,那就是说旧约乃彼此不同的文件所编成的作品。
这种批评完全抹杀了旧约是从神而来的性质及其真实性。若说旧约不过为人所写,又自相矛盾,这一部与那一部分又不吻合,根据此种见解,就没有旧约的教训这件事了,只是矛盾教训的集合而已。律法书与先知书有冲突,先知与祭司相抵触,历史记载又互相矛盾,就不能有一部分值得信靠,可被引证为“耶和华如此说”的了,因为全是人所写的。
相信圣经的基督徒是不能接受此种对旧约圣经的高等批评观。但我们必须认识此高等批评的见解控制着今日的教会,在大多数的神学院里此见解已被接受为事实。此种高等批评观在今日神学界已被大多数的人认为无可疑问的事实。但如果“高等批评”是对的,那么旧约就不是神的话了,那不过是人言的搜集而已。

二、未能认识旧约的机体性
圣经是一有机体,正如植物或人的身体为有机体。圣经并不是一些记载、传说或杂乱宗教之事实与观念的汇集。圣经是一有机体;有计划,有结构,每一部分与其特殊的目的并与其他部分和整个机体都有固定的关系。
由此一点观之,旧约的任何部分若非在其机体上明了其地位,就不能得到正确的了解。一片树叶,一枝花朵若离开它的本千,你就不能明白这叶是什么叶,这花是什么花。人身体上的器官如同心脏,你不能单凭心脏而明了它,只有在心与身体的整个关系上方能明了它的作用。只提到心是没有意义的,它的意义是包括在它的功用内,就是排动全身的血液。
许多相信圣经是神的话的人对旧约有一种所谓“原子论”的研究。他们忽略了旧约的有机体性。他们视旧约仅为多数经文的集合,在其中有些有价值的或有用的经文,可能藉研究的工夫发现出来了犹如金矿一样,从沙石中淘出金块来。但金矿不是有机体。树木和人的身体是有机体。金块是金块,它与其他的石沙没有机体性的关系。
对旧约采取“原子论”的研究的人好像从花园中采花一样,这里提出几节经文,毫未考虑到它的上下文与历史的位置。认为圣经不过是一大堆矿而已,从其中发掘出一些经文。他忽视了圣经为一有机体的性质,对其计划与构造更属盲目。
结果他从圣经旧约中所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些真理的零碎或残片而已。这些局部的真理是有价值的,但不能正确明了其意义。如果要正确了解旧约,必须视旧约为全圣经的有机体的部分。

三、未能认识旧约与新约之关系
司可福(The Scofield Reference Bible)串珠圣经是今日最流行的圣经解释系统,即所谓“时代主义亦称七期主义(aispensation alism)”此派约于百年前为一弟兄会名为达秘(John N.Darby)者所发起。后半部由司可福接受而发扬光大。司可福圣经在西方销路甚广。
“时代主义”把人类历史(过去、现在、未来)分为七个时期,在每一时期中,神都用不同的方法来对待人类。例如,从亚伯拉罕到摩西称为“应许时代”。从摩西到基督称为“律法时代”;从加略山至基督再临为“恩典时代”,以后千禧年称为“国度时代”。
时代主义并不认为这些“时代”是一有机体发展的阶段,乃认为是彼此不同,甚至互相反对的。这就是全圣经的一部分与另一部分相抵触。即如“恩典时代”与“律法时代”相抵触等等。说旧约的大部分与新约中有些地方只是论及“犹太人”,与基督徒说无直接关系。
时代主义认为全部圣经的主题为“以色列的民族史”。基督教会在此系统中不过为以色列历史中临时的插曲而已。当他停止预言的时候,都会被插入。他们说当都会时代中止的时候,预言又要开始。
他们主张在旧约时代的道德标准与新约时代是不同的,换言之,在卓绝时代是对的,但在今日新约时代就是错的 。
时代主义叫很多人,人为犹太人得救是靠自己的善行,遵守律法。司可福圣经未有公然提及此点教训,但是他关于是律法与恩典一题所有暗示,容易领人误入岐途,互相矛盾的陈述,已经领多人以为基督徒得救是靠,而犹太人得救是靠行为。
时代主义说旧约是为犹太人,新约是为基督徒。司可福圣经虽然没有这样说,但一些时代主义派的老师确有此教训。时代主义的极端称为“布令格主义”(Bullingerism)。此派主张唯有保罗的监狱书信才是直接给今日教会的信息。布派否认主的祈祷与登山宝训,说这是属于律法时代与国度时代的,并非属于是我们现在的恩典时代。
时代主义派的系统破坏圣经有机体的合一性。他们把大部旧约删去,说从摩西到基督,神根据与现在完全不同的原则来对待人。

四、未能认识其救赎性
旧约从客观的罪恶范围来论神的救赎,即如撒旦的国度显明在埃及、巴比伦、亚述等国家。所有旧约的内容必须以此种见解方能明悉。
在旧约的起头,神救赎的预言就在创世纪三章十五节中说明了。神应许叫女人的后裔与蛇的后裔彼此为仇。这仇恨是神所安排的。并且应许女人的后裔要打碎蛇的头。旧约其余部分连新约都是此计划与目的的彰显与发展。
此计划已形成于历史的秩序中。神选召亚伯拉亚,并从他的子孙中树立了一特别国家来与神立约,所应许的救赎主方能生活并工作在他们中间,末后耶稣基督显现并过一完全的公义生活,以后将他的生命当做完全的祭献上,为赎人类的罪,又从死里复活。这些之我见的事实从撒旦的国度中成功了我们的救赎。基督给神献上了一完全可蒙悦纳的祭物,如此把神的百姓从罪恶的国度中救赎出来。
旧约中的每一件事与此伟大的历史计划有机体的关系。若离弃此神永久的意旨是不能正当了解旧约的,但此点却往往被接受圣经为神言的诚实基督徒所忽视。
以旧约的次等道德教训为主,而同时却完全忽略了旧约的救赎性格,这乃是极平常的事。此种趋势在一般主日学的课程中是屡见不鲜的,不单在新神学派的教会中,就是在保守派的教会中也是如此。
例如,研究亚伯拉罕时以他信心的模范,从亚伯拉罕与罗得的历史中得到自私与宽宏的教训。雅各与以扫被看为是高尚与低下理想的榜样;摩西为人民领袖等。有关亚伯拉罕的重要真理,不仅是他的信心或他的宽宏,乃是他在圣经机体中的地位。有关摩西的重要真理,是他在救赎的机体性中的地位。摩西在预备主耶稣基督降世的程序上,如何完成了特殊的任务。
吾人所评论的圣经解释是未能认识以色列民族的盟约性与预备性。例如最近在某一主日学论旧约历史的教材中有一题为“一民族生活中的上帝”,但以色列的历史并不是神在某一民族生活中的、乃是神在基督降世前与这特别立约的民族史。
以色列是独特的民族,与其他古今任何民族不同。
未能领会旧约救赎性的人就是失掉了旧约的中心信息。他四处寻觅有关救恩的应许,并特别注重,但却忽略或轻视神在人类历史中所奠定的根基。如果此趋势继续走下去,结果就会产生一种空幻而毫无属灵价值的宗教;换言之,就是与历史脱节的宗教;那就是说这种与历史脱节的宗教全属虚幻的,未有在各各他的磐石上投锚。在此,神的儿子为神的百姓完成了救赎,救他们脱离撒旦的国度。
旧约的真义就是恩典之约的预备阶段,所有在旧约中的一切,都当以此亮光来观察,否则就不是真实的观察。旧约的历史并非就是废物,好像垃圾一样;乃是重要的,旧约意义的本质是以此为根据的。何处未能脚踏实地采取此种见解,何处旧约即被误解是不可避免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今日旧约圣经如何被人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