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顽强博爱的张栩 见证上帝的大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423d250100ei7o.html

(张栩在妈妈的帮助下翻译稿件)

他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中央电视台曾三次采访他。他是出色的医生,被派往西南亚也门共和国的援外医疗队,意外的事故让他四肢瘫痪,在病榻上,翻译并出版发行了美国琼妮自传体小说《上帝在哪里》;翻译医疗文献40多万字;辽宁省委、辽宁省残联先后授予他“向命运抗争的勇士”和“自强模范”的光荣称号;如今,拥有美国圣迭戈大学康复咨询硕士学位的他又在鞍山办起助康会,为残疾孩子和贫困家庭送去温暖和爱心……

    一顶轿子在石阶上盘桓前行,勾勒出一幅震撼人心的画卷。

    一个身躯在轿子中岿然坚定,谱写了一曲自强不息的礼赞

      这个高大魁梧、满脸刚毅的男人被牢牢地固定在轿子里,由于高位截瘫(颈部以下全部瘫痪),他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在上山和下山的这3个多小时里,他只能像一尊雕塑一样保持一个姿势,由于截瘫的原因,一点寒冷都会引起身体的诸多不适,他克服着高山的寒冷和呼吸的困难,倾情地欣赏着这如诗如画的秀美山川,欣喜和愉悦像美妙的音符不时从他眼睛里蹦弹出来。当他以顽强的意志登抵世界文化遗产地五女山的峰顶时,他陶醉在五女山这神奇的景色之中……
上图为张栩在五女山山顶

(本人和张栩在一起)





     
(风华正茂的张栩)
     轿子中的这个人是辽宁省鞍山市的张栩, 十二年前的他还是一个健康潇洒、前途无量的青年医生,而一个阴霾的日子——1997年5月12日,却成了张栩命运的转折点,从此,他结束了健康的生活,开始了他轮椅上的人生。


    1996年10月,风华正茂的张栩作为医院的重要技术骨干,被国家卫生部派往西南亚的也门共和国做援外医生。中国医疗队的到来,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每天前来求医问诊的患者络绎不绝,张栩和其他的队友加班加点地忘我工作,无暇外出领略异域的风光。(张栩在也门共和国)

1997年5月12日,张栩和他的队友利用难得的空闲到一个山谷里游泳,就是在这次游泳中,张栩因跳水位置的偏差,头颅重重地碰在了水中的岩石上,导致第四、五、六节颈椎爆裂性骨折,脊髓完全损伤,他的颈部以下肢体完全瘫痪。因当地医疗条件有限,仅仅几天,张栩很快并发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和严重褥疮,高烧不退,呼吸肌麻痹,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医疗队向国家卫生部做了详细汇报,他们按照规定,为张栩做了死亡的准备:剪下他的头发和指甲,清点了他的衣物,通知了国内的家属。就在为葬礼做好一切准备时,奇迹发生了,张栩的体温开始下降,并从昏迷中清醒过来。顽强的生命力,让他走出了死亡的炼狱。
(绝望中的张栩)
     奄奄一息的张栩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回到了祖国,虽经专家的会诊抢救,但因伤势太重,医生已经无力回天了。“人类最残酷的身体损伤”让这个前程似锦的年轻医生面临终生瘫痪,与轮椅为伴。  
     面对厄运带来的残酷现实,张栩无法接受。他如一条干水沟的小鱼,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无助。他多次想到了“死”这个字眼,可是,全身瘫痪的张栩连去结束生命的能力都没有了。(张栩每天只能像婴儿一样被人照顾)

          就在张栩彷徨、忧郁、痛不欲生的时候,一本美国残疾女作家琼尼的自传体小说《上帝在哪里》让他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书中描绘的主人公琼妮是一位妙龄少女,她也是在一次游泳跳水事故中,不幸摔成重伤,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厄运和张栩极为相似。当时,琼尼也想到了自杀。但是在亲人、朋友的关心、帮助下,她重新振作起来,多少年如一日,用嘴叼笔来画画、写作,最后成为美国著名的残疾人作家、画家和社会活动家。



      书本中的琼妮走进了张栩的心灵。“一位柔弱的外国女孩在厄运面前,尚能如此坚忍不拔,自强不息,而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遭遇不幸和挫折岂能一蹶不振,我也要向琼尼那样活出人样来!也让更多的残疾人看到生活意义和希望。”在琼妮精神的感召下,张栩重新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奋斗的方向。

      从此,在张栩的身上,人们发现了久违的自信和乐观。白天,他积极接受康复治疗和训练;晚上,躺在病榻上翻译《上帝在哪里》的书稿。每天夜深人静,病房里其他病友都休息了。母亲帮他打开床头的小灯,把书搁在床头桌的一个小架子上。重伤的张栩四肢不能动弹,他只能看一页,请母亲翻过一页,他一句一句口译,母亲一字一字记录。暑夜的闷热和伤痛的折磨,时时让张栩大汗淋漓。有时,母亲实在不忍心看儿子这样辛苦,就劝他休息,可张栩每次都是艰定地摇摇头,母子二人每天都这样工作到第二天凌晨。昏暗的灯光、布满血丝的双眼成了病房里催人泪下的永恒的画面。

      就这样,有着英语专长的张栩以惊人的毅力,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在母亲的协助下,终于在病榻上翻译出了近12万字的美国自传体纪实小说《上帝在哪里》。这部书凝结着张栩母子的心血,饱含着张栩自强不惜的精神。《上帝在哪里》成了的美国原作者琼尼和张栩的友谊纽带,他们成了知心朋友。美国驻华大使馆医务专员奥迪斯先生也被张栩的故事所感动,特意赠送张栩一台电脑,以方便他写作。华夏出版社社长张伟免费出版闪烁着张栩精神火花的译著,让它鼓舞和激励更过的身陷逆境的人们。(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奥蒂斯看望张栩)

      1999年,张栩被辽宁省残联授予“向命运抗争的勇士”的光荣称号,2001年,《上帝在那里》这部书荣获第七届全国优秀青年读物三等奖。张栩还被辽宁省委评为“自强模范”。(张栩受表彰)



走出伤残阴影的张栩,每天都生活得既充实又快乐,人们在他脸上看到的,是他发自内心的阳光般灿烂的微笑。他忙着学习康复医学新的知识,忙着翻译医学文献,更忙着通过国内外的朋友为其他瘫痪朋友提供帮助。2003年,在朋友的帮助下,张栩去香港接受康复理论和实践的培训。同年八月,张栩开始通过网络学习美国加州圣迭哥大学的远程硕士课程康复咨询,学习国外先进的康复咨询理论,从此,他成为中国接受康复咨询专业正规教育的第一人。在2004和2007年,张栩又先后访问了美国和日本的许多所大学和康复中心,学习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康复技术,并广交了许多康复医学界的朋友。2007年7月下旬,他又要去新加坡继续接受培训和学习。经过了几年的学习和提高,张栩已经比较全面地掌握了有关康复和残疾方面的知识。受中国残联邀请,他参与了《康复咨询》教科书的编撰,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去年,张栩已经结束了美国加州圣迭哥大学的远程硕士课程,获得硕士学位。

(张栩在接受康复训练)

    人活着就要动起来,这是张栩说过的话,现在,只要自己身体状况允许,张栩每天都会坐在轮椅上,利用朋友们专门为其改装的电脑,废寝忘食地学习和工作,这台特殊的电脑也成了他翻译书稿的好帮手。几年来,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张栩顽强地与命运抗争着,凭借嘴巴和电脑,翻译了大量医学书籍和资料。其中,包括世界卫生组织13万字的文件、《全科医学理论与实践》等书,许多译著填补了国内临床医学和康复医学的空白,对提高国内医生临床医疗和康复治疗水平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受到专家学者们的高度评价,也得到了国内同道们的一致赞誉。

       张栩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曾这样说过:“我受伤时得到很多人的关爱,使自己有信心面对生命,顽强地与厄运抗争。我要不断把这种爱传递下去。”由此,他萌生了成立一个专门为广大残疾人服务的民间慈善机构的想法,并投入大量精力,进行了一系列积极的筹备工作。经辽宁省鞍山市民政局批准,由他发起的鞍山市助康会终于在2005年底正式成立了。助康会的成立,为他为残疾人服务的愿望搭建了一个自由驰骋的社会活动大舞台。张栩以青年志愿者为主体,助康会为纽带,将爱心人士与残疾朋友的心紧紧连接在了一起。助康会成立后,不仅在物质上帮助残障朋友,还通过开展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从精神上帮助他们面对现实,充满自信地走向社会,和健全人一样享受生命的阳光、享受大自然的美丽。(张栩与《上帝在哪里》的原作者在一起)
      张栩平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以前对残疾人了解不多,受伤后,我才知道那种拼命想让自己活得有意义的想法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他通过网络不断找寻需要自己提供帮助的人。被人称为很有音乐天赋的男孩何欣洋,因为残疾不能随班就读,他积极帮助联系大洋彼岸的美国医生,希望他可以享受到特别为残疾人制定的教育方式。他接受一位西安瘫痪女孩的“求救”,女孩在出车祸的两小时前还在壶口瀑布前留影,展示自己健康的长腿,可车祸让她崩溃,张栩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循循善诱地开导他,使她重新振作起来。
       开展家庭探访是助康会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残疾和无助常使许多残疾人陷入生活的困境。因此,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风雪交加,张栩坐在轮椅上组织助康会的志愿者们一次次地抬着慰问品来到那些因残疾而贫穷的残疾人家庭中,与残疾朋友促膝谈心,问寒问暖。用温暖和关怀融化他们那冰冷绝望的心,帮助他们重新看到生活的希望。许多残疾人因贫困和行动不便而很难到医院去看病。助康会就组织医疗志愿者上门义诊。几年来,助康会共走访了数百个家庭,组织大规模义诊就达20余次。



因为没有轮椅代步,许多贫困残疾人无法享受本属于自己的一缕阳光。因此,拥有一部轮椅就成了他们的梦想。为了帮助实现残疾朋友的梦想,张栩积极联系热衷于慈善事业的美国“琼妮之友”和其他组织,共向鞍山市的残疾朋友共捐赠了1000多辆轮椅。张栩把它们送给因家庭困难、买不起轮椅的残疾人。在轮椅发放过程中,来自助康会的志愿者们都会根据每个残疾人的身体情况反复调试,直到他们舒适为止。这些轮椅使鞍山的一大批残疾朋友得以走出家门,融入社会生活。当张栩看到长年蜷缩在破旧的童车里的瘫痪孩子在崭新的轮椅上舒展开了双腿、孩子家长欣喜得泪流满面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又一次“重生”,自己活的很有价值。


     为了帮助使残疾朋友开阔眼界,融入自然、热爱生命,张栩带领助康会的志愿者们经常组织残疾朋友们外出观光游览。残疾人和志愿者的歌声、笑声经常在回荡在秀美的千山之巅、浩瀚的海面和幽静的山谷……

   为了圆上一些因残疾而无法上学的孩子的求学梦,助康会又实施了“阳光助康计划”,助康会为这些孩子制作教学光盘,送给他们DVD机,让他们在家里识字、学习康复和科普知识。请专门的老师和志愿者每周上门辅导、检查他们的学习的情况状况。开展各种有趣味的学习活动,让他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学到知识。



    张栩说:“跳水出事、与疾病搏斗、翻译畅销书……都是过去的事了,那些日子是自己人生的第一个阶段。如今,我的人生已经迈入第二个阶段:传递爱心,把做的所有的事都与帮助残疾人的公益事业联系在一起。”现在,助康会成了张栩奉献社会的载体,已经是残疾人的温暖之家。它让许多痛苦的躯体享受到了人间的真爱,让许多阴暗的心灵透进希望的光芒。

     
(张栩带领助康会搞活动)
   是啊,多年来,张栩就是凭借这种顽强,赋予了自己生命的崭新内容,他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宽厚仁慈的博爱如一面旗帜,引领更多人擎起人生的晴空,走向美好的未来。
偶是【佳美之处】的环卫工人,你若看到哪里卫生太差,不佳不美,就 告诉我 吧!谢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8123750100eyzy.html

奇異恩典

——读《轮椅上的恩典》

严行



    在这个人人向着“成功”竭尽全力追求的时代,有谁会将自己高位截瘫看成是一种恩典呢?轮椅,是残疾、缺陷、可怜的象征,谁愿意与它为伍?

    张栩最初也是如此。这位高大、健壮、年轻英俊又博学多才的骨科医生,每天怀着同情的心面对他所治疗的瘫痪病人。他想:“若是有一天,我像他们这副样子,我就不活了。”

    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

    在他作援外医生的一个夏日,37岁的张栩兴高采烈地从山崖上跳水。然而,浮上水面时,他就不再是从前的他了——颈椎骨折——注定此生瘫痪。那个让他摔断脖子的地方,有一个神奇的名字:天堂谷。

   

     这是张栩的母亲衣淑媛女士的著作《轮椅上的恩典》所记叙的事实。她引以为豪的长子张栩,从这一刻起,将成为她后半生的沉重负担。

     也许,这是不幸的悲剧。尤其是,张栩作为医学专家,了解有关这一伤残的一切痛苦、患难以及无治的后果。他比任何瘫痪病人都更绝望。

     耶稣在登山宝训中,开口所讲的第一句是:“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耶稣的话是信实的,对张栩而言,正是生命被逼到了墙角,所有的希望都分崩离析,一切辉煌的可能都瞬间湮灭,每一道门都被堵死……的时候,他感受着自己生不如死地苟活,犹如再次跌入深水。神的拯救,即在这一时刻悄然降临,藉着一个又一个基督徒,藉着一件又一件看似偶然的事件,奇异恩典临到了这位身如槁木、心如死灰的人。



    日本康复专家矢谷令子女士,一位充满爱心的基督徒,在临离开中国之前认识了绝望中的张栩。为了鼓励张栩,她从日本给他寄来了另一位基督徒,美国知名作家、画家,同样是高位截瘫者琼妮的自传《上帝在哪里》。与张栩相同的是,她也是因跳水致瘫。那一年,她17岁。

    张栩毫无准备地打开了这本书,他不知道,他同时也打开了新的命运之门,真正的生命之光,由此穿越他死荫幽谷的境地,让全身瘫痪无法动转的他,开始飞翔。

    琼妮,一个与他有着相同遭遇的人,因为从上帝那里获得力量与帮助,活出了全然不同的人生。她成立了帮助其他残疾人的机构,她写作、演讲、绘画,生活得有声有色、活力盎然,她的轮椅带她走遍世界。

    张栩看到了由神而来的希望。他被深深激励了,于是,仅用45天时间,奋力译出了这部20万字的作品。

    上帝,这个陌生的词汇,在曾经是无神论者的张栩的感觉里充满了温暖。

   

    在张栩的妈妈衣淑媛《轮椅上的恩典》一书中,生动地记下了他们如何一次又一次在意想不到的上帝的恩典中,一步步从最艰难绝望中转变过来。从出版《上帝在哪里》这部书,到张栩到美国与琼妮会面,再到张栩去香港参加康复理论培训,以及母子两人同时在香港受洗成为了主的门徒,直至在家乡成立“鞍山助康协会”,一路风雨兼程,一路恩典相随。

    作者用感恩的心记叙下这期间的许多基督徒带给他们爱心帮助,以及心灵启发与引导。从事中美文化交流的基督徒余国良先生赠给他们许多属灵书籍;美国驻华医务专员奥迪斯先生为张栩捐赠了电脑;香港福音证主协会总干事邓兆柏先生专程接送他们去教会参加崇拜,后来,教会特意为他们参加崇拜以每月1500元港币为代价租了专用康复巴士。当张栩建立帮助残疾人的慈善机构“鞍山助康协会”后,美国“琼妮之友”向他们先后捐赠了250台轮椅……。而张栩本人,也因自强不息获得了无数荣誉与奖励,《焦点妨谈》、《东方时空》都先后播放了他的事迹。书中真诚写道:“上帝啊!你带领着我们走过了一条充满苦难但荣耀生命的道路。谢谢你,主!你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把我们从世人中分别出来…… 现在终于明白,你为我们所预备的是我们‘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福份(林前2:9),那就是与属世界的人完全不同的人生,还有永恒的生命……”



    谁能想象,头朝下栽下天堂谷的那一刻,竟是张栩灵魂腾飞的起点。

    天堂谷,名副其实。

    约伯说“然而他知道我所先后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23:10)

    张栩说:“如果上帝允许,我愿意一辈子坐在轮椅上。”
偶是【佳美之处】的环卫工人,你若看到哪里卫生太差,不佳不美,就 告诉我 吧!谢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