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被陶造的过程

生活无国界110215——海浪男孩
  
  大家好,我叫海浪男孩,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分享我的见证。希望能够互相勉励,大家一起朝着标杆跑。
  
  我的经历非常的国际化。1998年是我十二岁的那年,我和我母亲揣着怦怦跳动的心踏上了飞往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的班机。父亲是一位神经生物学家,已于两年前到达德国从事博士后的研究工作。下飞机后,我们一家幸福地团聚了。爸爸给了我个灰熊式的拥抱,摸摸我的头笑眯眯地说我长高了。小时候,爸爸长期在外地读博士、做实验,开始时与他相聚的时间真的很甜美,甚至有些不好意思。在德国的城际火车里,我把我的额头贴在车窗上,好奇地望着窗外的异国风景。窗外,夕阳的余辉将一切镶上了金边。看着远处的山峦、绿色的草坪、尖顶的教堂、别致的小屋,一个个飞快地在窗外逝去,我觉得好陌生,又好新奇。总之,印象挺不错的。
  
  2000年在德国迎来新世纪后不久,我们一家就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到了美国田纳西州的曼菲斯城。到了美国又是一个不同的环境,新的语言,新的人群。我的性格本来就很内向,结果后来我发现自己很难与同学打成一片,性格也越发孤僻起来。那个学校里连我在内只有两三个中国人。越南人英文大部分都不是太好,下课后就自己用越南话说说笑笑。美国黑人学习不是很用功,课堂上的秩序也很乱,有时都要把年轻的女老师欺负得掉眼泪。
  
  后来,我就走进了美国大学的校门。我的大学就在曼菲斯城,离家里不远,甚至还属于同一个邮编辖区内的。那是一所天主教创办的学校,有着两百多年的历史,并不大,学生总共3000余人。那所大学几乎没有研究生院,却非常注重本科生的教学,在美国中南部还小有名气。学校有少部分教授还延续了天主教教学神职人员的传统,不娶不嫁潜心教学。学校对学生的课程要求也很严格,每天都有很多作业。因为是小班教学,老师们甚至还认真批改作业,这与大部分大学都不相同,活像一个中学。因为性格的内向和年龄的增长,我心里对生活慢慢有了很多的想法。驱之不散,挥之不去,我朦朦胧胧想知道答案,却无径可循。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从哪来,又要到哪里去?有些人追逐金钱、权利、美色。可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真的和幸福等同吗?我父母总是说,人死如灯灭,没有什么特别意义,好好活好今天,珍惜自己的家庭,做一个对社会对家庭有贡献的人。我知道他们的意思很对,可是却不能满足我。我看到那蓝蓝的天空,飘逸的白云,绿色的青草,挺拔的树木,欢唱的小鸟,璀璨的星空,我觉得这一切很美,很和谐,很匀称,仿佛是有人精心创造,而不是偶然的产物。或许我的眼光很肤浅,但是在我看来,如果就是为了让人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转一圈,似乎有人施舍倾泻了太多太好的东西。我不清楚我在寻找什么东西,却又很希望知道,大有“朝闻道,夕死足矣”的感觉。后来我知道,这是神将永恒放在了我们心中,叫我们知道去寻求他。愿我们不要泯灭心中这种渴求,然后在这世事炎凉的琐碎中将这种渴求排挤在外。
  
  就在我苦苦寻求的时候,神就向我伸手了。有一次,一位朋友约我去参加他们每周一次的“咖啡屋”活动,是一所基督教堂(HighlandChurchofChrist)在曼菲斯大学设立的活动中心举行的。那就是我最早一次接触基督徒的团契活动,去那个团契的人大部分都是在曼菲斯大学就读的学生。去后,感觉气氛很好。大家都非常友善,欢笑时常挂在嘴边,一起唱的赞美歌也非常的动听。赞美歌后,就有学生讲员来与我们分享主内信息。我今天还记得那次分享的基督教信息,讲的是罗马书9章20-21节:“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甚么这样造我呢?’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做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做成卑贱的器皿吗?”除讲员以外,台上还有一位学艺术的学生坐在木凳上,用转盘捏陶泥。一堆陶泥在转盘上飞快地转动,不一会儿就在学生手中渐渐成形。
  
  讲员说:“神就如窑匠,而我们人则是窑匠手中的陶泥。窑匠对着陶泥有着绝对的决定权,甚至可以将我们打碎毁掉…”这时略成形状的陶泥被学生一把抓起,重新捏成团,掰成两半,扔在地上。讲员接着说:“但神也可以建立我们,栽培我们,使我们成为他合适的器皿。”这时,学生把一块新的陶泥放在了转盘上。转盘动了起来,学生细心地用双手抚摸着陶泥,时而变换着手指位置,时而揉捏着不同部分,时而又一手内一手外,逆行着陶泥转动的方向摩擦。不久一个小巧、别致、匀称的瓶子诞生了,鼓鼓的肚子,细细的颈脖,还有一个小把手,形状就像一个绘画临摹的模型。
  
  “我们是否成器,都取决于我们对神的态度,是否在他手中柔软、顺服,甘心被他捏造。”讲员又说:“但是成形后,我们还离‘合适的器皿’这个目标很远。成形的陶泥还很软弱,还需要时间来晾干,并在窑炉的高温中历练得以坚强。这是我们每个基督徒所要经历的过程。只有当我们经过了风雨火焰的洗礼,我们才能理解别人的痛楚,成为合宜的安慰者。这么说,人生是最好的学校,苦难是最好的导师。”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基督教的分享,使我耳目一新,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是的,我们人就像是冥冥之中某位创造者手中的陶泥,在生活中经历着不同的事,就像一双手塑造我们成为不同的形状。能否最后成为神手中合宜的器皿,很大程度都在于我们的人生态度与选择。我们是不是听神的话,任凭神的双手来一点一滴磨合我们?还是悖逆神的心意,用自己的办法去追求我们想要的,最终偏离了神的旨意,自己还不知道错在哪里。人生就像坐山车一样会有很多波折。有些人的人生一帆风顺,春风得意,所得的过于他们所想的。但也有些人正处在地震的中心处,外加十二级强台风。这些都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但是无论什么样的经历,最关键的是我们的态度,是在顺境中趾高气昂,傲慢自大?而在逆境中又是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还是以一种谦虚、积极、向上、怀里揣着希望地面对我们的人生?这种人生态度神是知道且看重的,因为人生的价值永远超过人做事的多少。
  
  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思忖越感兴趣。后来我积极地参加团契活动与礼拜天教会的讲道,每次给我的感触都很大,让我思考许久。我贪婪地吮吸着这属灵的甘露,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弟兄姊妹们的团契也给我很大的支持。他们的热情、微笑、与担当给包括我在内很多独自在美国求学的莘莘学子带来了在异地他乡难得的亲情。后来,终于在我17岁生日那天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不知道别人怎样,我觉得很兴奋,因为我知道从此我的人生将会不一样,因为我找到方向了,心灵中的疑问得到了满足,再也不会摇曳不定。基督徒的生命并不是永远走在蓝天白云下,行在用玫瑰花瓣铺垫而成的美径中。神并不是有求必应的观音,对于苦难,我们也并没有一层保护膜。但是基督徒活着有希望,有盼头,遇到苦难也不至于自怨自艾,自暴自弃。虽然很多事情我还不确定,但是我知道谁能掌管明天。圣经上说:“不要怕只要信。”就像孩子一样,我要坚定地拉着天父的手,什么路都不怕。
  
原文出自《生活无国界》节目博客(见证很长,转发过来的时候删除了大部分内容,大家想看完整版的请到原文出处看):
http://blog.sina.com.cn/feiyuewuguojie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