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崇拜与音乐

http://thewonderofworship.blogspot.com/2006/10/blog-post_05.html

新亚学院崇拜学讲义
讲师:黄婉娴
日期:2005年9月30日

旧约的音乐范例
1.摩西五经:
~创20-21章提到希伯来人用音乐弹奏的赞美献祭。
~出15:1-21,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平安渡过红海,亲身经历神奇妙的带领和作为之后,摩西和米利暗带领百姓唱《摩西之歌》颂赞神。那次感恩的祭,包括了乐器演奏和歌唱,并且也有舞蹈动作。
~摩西临终时,写歌教导以色列人要遵守神的话,要爱神和亲近神(申31:22)。

2.历史书:从犹太人亡国被掳,到归回重建圣殿的历史。
~女士师底波拉打胜仗后作凯歌(士5章)。
~戴维王是圣经中著名的音乐家和诗人,十分重视敬拜中的音乐,建立圣乐事奉人员的编制(代上15、16、25章): 专业的音乐祭司是全心全时间地从事音乐的服事,有音乐的天份而被选上(代上15:22),同时也经过完备的训练。
~所罗门王建成圣殿时,诗班和乐队的颂赞是献殿典礼中极重要的项目(代下5:11-14)。
~约沙法作犹大王时,强敌来侵,犹大百姓求告神,结果他们以唱诗班走在军队前头歌唱,不战而胜(代下20章)。

3.诗歌书:
~诗篇就是犹太人敬拜神所用的诗歌本,涵盖三种主要的祷告内容:赞美、祈求和感恩;4种不同的模式:一人独唱、诗班回应独唱的赞美诗、两个诗班轮唱、副歌不断重复。从诗篇的标题可以知道该诗篇的音乐特性、伴奏的乐器、曲调的名称。
~雅歌是所罗门的歌,是良人与佳偶对唱的情歌,喻表神与信徒之间的深情大爱。

4.先知书:
~以赛亚书中有《葡萄园之歌》(赛5章),见以色列人与神的关系。小先知哈巴谷写祷告歌,然后交给伶长,用乐器配合来唱(哈3章)。

新约的音乐范例
1.福音书:主耶稣最后晚餐之后,唱了诗就去客西马尼园祷告,再踏上十字架的路(太26:30)。
2.使徒行传:保罗、西拉在腓立比被逼迫下在监狱里,他们半夜唱诗祷告赞美神,结果地大震动,他们的锁链也松开了(徒16:16-26)。
3.保罗书信:保罗重视圣乐事工,了解诗歌的功能,因此对信徒有所教导(西3:16)。
4.普通书信:彼得教导信徒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4:10),其中也包括音乐的恩赐。
5.启示录:使徒约翰预言将来天上的敬拜是充满音乐和诗歌的。

新约圣经中的诗歌类别:
1.颂歌:路一46-55、一68-79、二14、二29-32
2.诗章:诗篇
3.颂词:腓二6-11、约一1-14、西一15-20、提前三16、提后二11-13
4.灵歌﹕林前12-14章

颂歌
1.荣耀颂:天使向野外的牧羊人传达耶稣降生的喜讯信时所唱的颂歌。(路二14)
2.尊主颂: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获知自己从圣灵怀孕后所唱的颂歌。(路一46-55)
3.以色列颂:撒迦利亚老年得子,在施洗约翰诞生时所唱的颂赞。(路一68-79)
4.西面颂:专心等候弥赛亚来临的西面,见到婴孩耶稣,欢喜地称颂神。(路二29-32)
5.和散那颂:耶稣最后进入耶路撒冷城时,群众高声欢呼“和散那”。(可十一9-10)
6.除了福音书中有颂歌之外,使徒书信中也可以找到颂歌。
7.不少学者认为尊主颂(路1:46-55),撒迦利亚颂(路1),大荣耀颂(路2:14)、西面颂(路2:29-22),歌颂主耶稣基督的圣诗(约1:1-18;腓2:6-11;西1:15-20),以及启示录引述的诗篇(启4:8,11;7:12;11:17-18;15:3-4)和三一颂,已在初期教会唱颂。
8.保罗写给教会的书信,也描绘了这3种不同的诗歌:诗章、颂词、灵歌。根据经文的上下文看出是与聚会有关:以弗所书指的是主餐聚会,歌罗西书可能指的是洗礼之后的劝诫。

诗章
1.诗章是泛指犹太教的崇拜, 圣殿, 会堂所常用的那些旧约诗篇和颂歌.
2.希伯来文称诗篇为 Tehillim, 意即赞美的诗歌.
3.希腊文Psalmos, 意即诗篇, 赞美的诗歌, 因此诗篇也可称为以色列人的诗歌集.

颂词
1.颂词(hymn)一字来自希腊文hymnos, 意即颂赞神的诗歌。
2.在基督纪元以前,颂词是对外邦神明唱颂的,不过,基督徒很快就采纳了这种唱颂形式向三一真神献颂。
3.教会最早期的颂词称颂基督为神(腓2:5-11)
4.颂词是指一些新创作的诗歌, 含有基督内容的新歌.

灵歌
1.灵歌可能是一些独唱的诗歌, 这些诗歌有即兴的特色, 在亢奋(ecstatic)的崇拜出现的所谓灵歌(sing in tongues).

甚么是教会音乐?
教会音乐是一种实用的艺术,是服事神的一种创作,它在教会服事的功能包括:崇拜(leitourgia)、传福音(kerygma)、教育(didaché)、关怀(diakonia)和团契(koinonia)。好的教会音乐配合教会的服事,荣耀神并督导人归正。它传达神学的真理,它是é神言语的表达û。

音乐与文化
音乐是一种国际共通的表达方式,但其中有许多代表性的音乐语法,只有属于相同或类似文化的人才能了解,透过音乐符号的学习,才能了解和欣赏音乐语法,因为音乐和讲话一样,是表达文化的一种方式。不同文化的人常会遭遇到音乐沟通上的隔阂,每一种文化都有其存在于神所创造的世界中的价值,但每一种文化也都受了罪的污染,因此人们的生活方式都有缺陷和不成熟之处。教会音乐也有东方与西方、正统与流行之间的差异。

音乐与时代
教会历史曾多次出现一种现象,即教会的传统和当代世俗文化产生冲突,教会的诗歌无法表达改变了的文化样貌和神学观念而必须有所改变时,就是革新的契机。纵然在这个科技、高度情绪化的时代,到处都有机会尝试新奇的音乐经历,但是教会音乐总不能因而失去最高的目标和意义,因为教会音乐是基督徒表达价值观的一个有力媒介。

音乐与圣俗
除了地理、人文、社会、经济和教育上的因素,基督教各宗派都有自己的音乐形态、音乐风格和音乐传统;各个教派的神学思想、崇拜仪式和文化传统的不同,产生了各式各样的音乐语法,也形成了对教会音乐在敬拜上的角色有相异的看法;而对教会音乐功能的不同看法,也影响各教会对歌词、音乐风格及乐器的立场。自从宗教改革以后,教会音乐或多或少都受了古典、流行或种族音乐的影响,并无绝对独特、永不改变、或圣或俗的风格。

教会音乐的历代发展

受犹太教影响的时期: 自耶稣降生至第4、5世纪:

历史因素:
早期的基督徒多数在犹太人的会堂中聚集敬拜,因为基督教信仰实为旧约犹太信仰的延续或完成。后来受犹太宗教领袖排斥,他们才离开会堂,但敬拜形式仍沿用会堂的敬拜方式。

会堂敬拜的特点:
重教导律法和先知的讲论,以诵经(诵唱经文)的方式加强记忆,称为“圣咏”。

圣咏的特征:
以经文为内容,由主领人与会众对唱;不讲究押韵和工整的音律,可以自由发挥;曲调简朴庄重,只有单音,没有和声,也无乐器伴奏。

受希腊文化影响的时期:始于第4、5世纪,盛行于第7至第9世纪。

历史因素:
基督教产生于希腊文化最颠峰的时期,自然受其影响。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成的,圣诗也渐渐采用希腊圣诗。

希腊圣诗的特点:
希腊诗学举世闻名,其音阶和记谱法对后世音乐的发展贡献极大。后来希腊教会创作非经文性诗歌,有别于会堂的圣咏,见证信仰与生活的关连,并以圣诗辨明真理,对抗异端;其音乐轻快而明亮。

希腊圣诗的代表作家:
1.亚历山大的革利免(主后150-220年):第一位以韵律写圣诗的作家,并鼓励教会崇拜时要唱圣诗。
2.大马色的约翰(第8世纪):他被称为希腊教会最伟大的诗人,把希腊圣诗推向最高峰。他按字母次序排列自己的作品,且自行配制乐谱。

受拉丁文化影响的时期:

历史因素:
主后三百多年,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归信基督后,基督教成为国教。后来,因着罗马帝国的强盛,拉丁文取代了希腊文成为当时通行的文字,教会也认定拉丁文是最神圣的“圣言”。圣经全部翻译成拉丁文,拉丁文圣诗亦开始产生。此时教会受异教习俗侵袭而腐败,但神仍保守忠贞的圣徒,使用不朽的圣诗,持守纯正信仰。

拉丁圣诗的代表作家:
1.安波罗修(主后340-397年)
他是米兰的主教,使拉丁圣诗在崇拜中占重要席位。他以诗歌鼓励信徒不向异端妥协。他又整理《素歌》,组成优美庄严的《安波罗修圣咏》,在崇拜中以对唱的形式唱出,继承犹太会堂传统,并将之发扬光大。他创办圣诗作家学校,影响欧洲圣诗一千多年,贡献难以估计。

2.大贵格利(主后540-604年)
他是罗马教皇,具雄才大略,为教会、为欧洲均立下不朽功绩。在圣乐方面,最大贡献是修改《安波罗修圣咏》,成为《贵格利圣咏》,他改变原来的节拍,使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自由唱颂。他又在罗马歌唱学校培养人才;并改良圣乐,增强崇拜精神。

3.克勒窝的伯尔拿(主后1091-1135年)
他被誉为“世界上最圣洁的修道士”,其灵性影响全欧洲的教会及修道院。他写作的诗歌反映他高超的品格,不少还流传至今,《受难歌》、《慕主歌》等为代表作。

4.亚西西的弗朗西斯(主后1182-1226年)
他被誉为“人间最像基督的人”。他以敬虔和爱心作众人的榜样,积极面对社会不公与痛苦,常常行善助人以对抗人间疾苦,《和平之祷》为其名著。

拉丁圣诗的特点
相对于希腊圣诗的客观性,拉丁圣诗强调主观的救赎经历,就是个人理解基督的救赎与自己的关系;注重真情流露,少受格式规律的限制。因此,拉丁圣诗优美而庄严,奠定后世圣诗审美的标准。

总结
初代教会至中世纪时期,教会音乐受三方面文化影响:一是犹太会堂,以诵唱圣咏为主的敬拜方式;二是希腊文化,着重理性、客观,结合信仰与生活、维护真理的热诚;三是拉丁文化。重视形式,圣殿崇拜的传统 (代上十五16)

宗教改革时期的圣乐

历史背景:
中世纪时期(约主后一千年起),罗马帝国历经政治兴衰,蛮族入侵,教会分裂(希腊正教、罗马公教),日趋腐败,整个欧洲陷入黑暗时代。1517年10月31日,德国神学教授马丁路德掀起改革浪潮,直接向教会挑战和辩论,批评当时教会的种种腐败,为世界带来曙光。

宗教改革对圣乐发展的影响:
1.形式:摆脱拉丁古典规律,不再以拉丁文为惟一“圣言”。到了马丁路德时,他鼓励信徒颂唱本国语言诗歌,也翻译了很多拉丁文的诗歌。
2.内容:比拉丁圣诗更进一步表达直接的属灵经验,更加主观;信徒可以直接的敬拜神,不用透过圣品人员。
3.音乐:促进雅俗共赏的大众音乐。圣乐不再被圣品人员垄断,不再限于《贵格利圣咏》等歌,所有信徒皆参与圣乐的事奉。
4.1517年10月31日,马丁路德在德国揭开宗教改革的序幕,这股浪潮迅速扩展至全欧洲,分三条路线发展:德国、法国和瑞士、英国。圣乐亦随此三条路线发展。

德国
在世界音乐史上,德国一向是音乐之乡,处于领导的地位;宗教改革时的圣诗发展,德国更成为当代典范。代表人物为马丁路德(1483-1546年)。
音乐成为马丁路德领导宗教改革最有效的工具,他大力推动会众唱诗,透过诗歌的感染力,教导人民接受真理,以面对当时宗教改革带来的困苦;他又翻译拉丁圣诗为德文,自己也创作诗歌给会众唱。根据诗篇46篇写成的著名诗歌《坚固保障》,被称为宗教改革的进行曲,表现了马丁路德为真理而战的大无畏精神。另外,代表这时间的作家还有:格尔哈特(1607-1676年)和林高德(1586-1649年),他们写的圣诗对后世有很深的影响。

法国和瑞士
代表人物为加尔文(1509-1564年)。加尔文是宗教改革另一位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他创立长老宗教会,以法国和瑞士为其根据地。他主张彻底废除罗马教会所有的敬拜仪式,提倡以诗篇和圣经中的颂歌作为会众敬拜的诗歌;他也主张废除希腊、拉丁的圣诗,把诗篇翻译为富格律的法文“韵文诗”,即影响深远的《日内瓦韵文诗篇》,以配合国家文字的格律。他对圣诗的观点是:简单、朴素、无伴奏。

英国
圣公会主张中庸之道,保留罗马教会的精华,将本为拉丁文的《公祷书》(即固定给会众祷告的文本)译为英文,配上曲调,成为《安立甘式圣咏》。独立教会则主张极端的革新,把所有旧东西铲除,仿效加尔文把诗篇译为韵文诗,成为英国第一本赞美诗,影响至深。

17世纪

历史背景:
宗教改革引发“三十年战争”(1618-1648年),加上瘟疫流行,欧洲人口骤减;但在重重苦难中改革宗的教会全面建立起来。17世纪初,文艺方面进入“巴洛克时期”,为古典音乐的丰收期。

代表音乐家:
韩德尔(1685-1759年):被称为“神曲之父”(神曲是以圣经故事为内容的清唱剧),举世闻名的《弥赛亚神曲》,即1741年他在英国于24天内完成的杰作。
巴赫(1685-1750年):虽一生清苦,却虔诚敬畏神,其作品均注明“SDG”─单单归荣耀于神。他认真研读圣经,并将所领会的在他的作品中表达出来;把圣经的内容巧妙地结合词和曲,是他在圣乐上最大的贡献。他的名作有《尊主颂》、《马太受难曲》、《约翰受难曲》等。

教会状况:
虽有不朽的圣乐作品问世,但只适合圣乐专业人员唱,不适合一般会众;加尔文建立的长老教会和英国独立教会,又都认为活泼有变化的音乐是世俗的、邪恶的,因此教会只能唱单调、无伴奏的韵文诗篇。崇拜趋向沉闷枯燥,加上宗教改革的热潮减退,灵性亦陷入低潮。

18世纪至当代

“敬拜”应该建立在人与神生命的关系上,充满活力,不断更新。若以仪式、条文代替心灵诚实的敬拜,信仰生活将趋向僵死,17世纪的教会即面临此危机。然而,神没有忘记祂的教会,于17、18世纪兴起诗人艾萨克华滋,写作优秀的圣诗,更新了当时的敬拜。

英国圣诗之父艾萨克华滋(1674-1748年)
艾萨克华滋认为,唱圣诗是信徒所献的祭,应该发自内心,信徒必须明白自己所唱的是什么。古老的诗篇虽然可贵,但受文字所限,不易引起共鸣。他也认为,旧约的诗篇应赋予新约的意义,即耶稣基督的救恩,这样信徒对耶稣基督的救赎才有更深入的体会。因此,他发挥过人的诗才,以当代的文字改写韵文诗,注入生命力,使当时敬拜的沉闷一扫而空,会众得以尽情歌颂。艾萨克华滋一生写作600多首圣诗,圣诞名曲《普世欢腾》即改写自诗篇98篇。艾萨克华滋推动圣诗的改革,从而带来敬拜的更新,更促成了教会的复兴。

韦斯利兄弟(英国)
哥哥约翰(1703-1791年)擅长讲道和组织事工,弟弟查尔斯(1708-1788年)是多产的诗人,写诗6500多首。查尔斯的诗歌真诚感人,引导人归主;诗歌内容广泛,涵盖信仰的各个层面。他主张人有自由意志接纳福音和敬拜神,不分男女老幼,不分阶级。
他们有效的福音事工,带动全英国教会的大复兴。无数杰出的圣诗,都是这时期的作品,例如《万古盘石》、《奇异恩典》、《教会根基》等。他们提倡会众唱诗的要点有以下四点:
1. 人人歌唱:敬拜是全体会众的事,不管歌声如何都要唱。
2. 全心歌唱:全情把内心的感情唱出来,而且要心口合一。
3. 谦卑歌唱:要跟其它人配合,别太突出,要讲求合一,有美好的见证。
4. 以灵歌唱:受圣灵感动,为歌颂神、讨神喜悦而唱。

受浪漫派风格影响,重视诗歌的文学价值。代表作有:希伯的《圣哉三一》、莱特的《夕阳西沉》、埃利奥特的《照我本相》等。
2. 牛津运动:自18世纪后期,宗教改革的冲突和矛盾已成过去,学者开始翻译中世纪优良的拉丁圣诗和希腊圣诗,恢复了宝贵的圣诗产业;同时,教会也恢复了一些符合真理的敬拜礼仪。尼尔为翻译古诗的佼佼者。

美国圣诗可以说是承接英国的传统,那是一种分别为圣的民歌,无固定形式,可以自由发挥;以传福音为目的,分享主观经历,感情丰富;往往仅一个主题,在副歌中反复强调。美国圣诗源自黑人灵歌及主日学诗歌,因布道家慕迪和桑基的布道团推介,广传于世。最著名的作家为布利斯和芬尼克罗斯比。 美国圣诗乃以福音诗歌为代表

音乐与崇拜参考书目

BEGBIE, JEREMY S. Theology, Music, and Tim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BEST, HAROLD M. Music Through the Eyes of Faith. San Francisco: Harper San Francisco, 1993.

BEST, HAROLD. Unceasing Worship: Biblical Perspectives on Worship and the Arts.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2003.

ESKEW, HARRY and HUGH T. McELRATH. Sing with Understanding: A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Hymnology.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80; reissued Genevox, 1995.

FRAME, JOHN M. Contemporary Worship Music: A Biblical Defense. Phillipsburg, N.J.: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1997.

HUSTAD, DONALD W. Jubilate II: Church Music in Worship and Renewal. Carol Stream, I.L.: Hope Publishing, 1993.

LIESCH, BARRY WAYNE. The New Worship: Straight Talk on Music and the Church. Revised edition.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2001.

McLEAN, TERRI BOCKLUND. New Harmonies: Choosing Contemporary Music for Worship. The Alban Institute, 1998.

McKAY, V. MICHAEL. To Tell the Truth. A Compilation of Inspirations about the Birth of Songs from the Heart, Soul, and Mind of a Storyteller. Chicago: GIA Publications, 2002.

MUSIC, DAVID W. AND MILBURN PRICE. A Survey of Christian Hymnody. Fourth edition, revised and enlarged. Carol Stream, IL: Hope Publishing Company, 1999.

当代圣乐与崇拜。赫士德 着/谢林芳兰 译/校园出版, 2000。

圣乐综论 (I)(II)。罗炳良 着/天道书楼出版, 1998/2000。

圣乐文萃–教会敬拜。谭静芝 编/建道神学院出版, 2002。

圣诗学–启导本。何守诚 编着/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出版, 2002。

赞美进入他的院-教会礼拜中的音乐。张刚荣 着/台北天恩出版, 1997。

赞美进入他的院-崇拜的音乐与艺术。罗拔 韦柏 着/孙宝玲 编/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出版, 2003。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