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教会诗歌今昔谈

本帖最后由 电子合成键盘 于 5-11 21:48 编辑

http://www.gcciusa.org/Chinese/b ... 04/Dec/04_Dec01.pdf

王永信

  圣经从始至终注意诗歌。

  从创造之初,[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主。](伯38:7),到启示录五章13节的宇宙大合唱,天地间充满了伟大神圣的乐章。

  圣经用不同的方式形容一切受造之物对神的歌颂,尤其是诗篇的描写更为美妙: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作为。](诗19:1新译本)
  [愿天欢喜,愿地快乐….那时林中的树木都要向耶和华欢呼。](诗96:11-12)
  [愿大水拍手,愿诸山在耶和华面前一同欢呼。](诗98:8)


  神是音乐的创造者,音阶由祂造成,谐韵由祂规定,所以最纯、最高的音乐是歌颂敬拜真神上帝的音乐。旧约里,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旷野唱[井歌](民21:17),到大卫等人所写的诗篇都是可唱的赞美诗。诗篇上行之诗,更是每年以色列人到耶路撒冷过节,边走边唱的诗。希伯来民族是一个歌唱的民族,因为他们爱神,敬拜神,他们的心中自然而然地向神[涌出美辞](诗45:1)

  音乐与一切爱神敬拜神的人有分不开的关系。西方音乐大放光彩的时候,正是宗教改革以后,十七、十八、十九世纪,更正教兴起,普世福音广传萌芽的时期。

  在此时期西方产生了多位顶尖音乐家,他们的年代恰与基督教兴起这时期相符合,让我们参考一下,数百年来双方重要的事迹与人物:
清教徒运动――――十六世纪
敬虔派运动――――十七世纪
莫拉维宣教运动――1732年
卫斯理复兴运动――1738年
美国大苏醒――――1740年
克理维廉赴印度――1792年
马礼逊来华――――1807年
芬尼的复兴运动――1824年
戴德生来华――――1854年
威尔斯大复兴―――1904年

  现在我们看一看几位普世闻名音乐家的年代:
巴哈―――――1685-1750
韩德尔――――1685-1759
海顿―――――1732-1809
莫扎特――――1756-1791
贝多芬――――1770-1827
舒伯特――――1797-1828
孟德尔逊―――1809-1847
萧邦―――――1810-1849
勃拉姆斯―――1833-1897
德伏夏克―――1841-1904

  从以上各年代,我们似乎可以看出来音乐的发扬,与信仰的复兴有联带关系。虽然上列音乐家们并不都是大发热心爱主的人,其中有基督徒,也有天主教徒,但他们对独一真神的信仰是无可置疑的。我们可以看出来,更正教之兴旺及宗教战争(三十年战争1618-1648),对他们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与影响。

  至于新约时代的教会与诗歌,可以说从主耶稣在世时已经开始了。关于主与门徒们最后的晚餐,圣经说:[他们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太26:30)

  初期教会时代更是如此,保罗劝勉以弗所教会说:[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弗5:19)

  主后四世纪,开始了天主教的咏颂(AmbrosianChant,Gregorian Chant)。但是非常奇妙,基督教诗歌与西方音乐的发展很相似,也是在宗教改革之后高度发展,迸发出壮丽的光彩。谨列举十首具代表性的圣诗及作者年代如下:

  坚固保障―――Martin Luther         1483-1546
  奇妙十架―――Isaac Watts         1674-1748
  奇异恩典―――John Newton         1725-1807
  万古磐石―――Augustus Toplady     1740-1778
  祷告良辰―――William Walford     1772-1850
  圣哉圣哉圣哉―――Reginald Heber   1783-1826
  平安夜―――Joseph Mohr          1792-1848
  何等恩友―――John Scriven        1819-1886
  有福的确据―――Fanny Crosby      1820-1915
  古旧十架―――George Bernard      1873-1958

  今日一般教会的诗歌本中,多半有300-400首圣诗(其实基督教诗歌远远超过此数。仅十九世纪女诗人Fanny Crosby一人就写了近八千首圣诗!)这些圣诗是教会属灵的产业,极为宝贵。它们的特点如下:

  一、 是有深度属灵经历之人所写
  二、 包涵面广阔而全备:神的爱与公义;主耶稣的降生、受苦、受死、复活;信徒的悔改、得救、灵命进深、治死老我、为主受苦;教会的生长、净化、布道、宣教;以及施洗、圣餐、婚、丧、嫁、娶等礼节。
  三、 圣诗经过长期(数百年)的应用与考验,至今仍然为信徒所爱唱,大家仍然受感动。
  四、 圣是超时间、超种族、超宗派的。

  笔者十一岁时,在宋尚节博士来北京主领的奋布道会中信主得救,我非常喜爱宋博士带领大家所唱的那些短诗,如:[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宋博士及伯特利布道团带起了华人都会的短诗运动,十分宝贵。

  年轻时一直参加教会诗班,并作过诗班指挥。神赐给我机会在北京辅仁大学读书时,参加大学合唱团,由德国神父指挥,每年轮流演唱韩德尔的[弥赛亚]及海顿的[创造曲]。

  后来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时,有幸上中国音乐家杨稼仁教授的课Music Appreciation.得益匪浅。其后,也在教会里参加[受难曲](John Steiner)的演唱,神实在恩待我。

  在过去事奉主50年中,看见神对华人教会一步步的带领,无论在教会增长,工人训练,普世宣教及信徒培育各方面,都看见祂的恩典。但是近来,唯独在一方面看见衰败、腐化的现象,就是教会音乐,尤其是聚会时所谓的[敬拜赞美]!

  基督徒敬拜赞美神是绝对应该的,也是必须的。但是目前一般流行的[敬拜赞美]中,却显出下列危机:

  一:世俗化
  在世俗的汪洋大海中,教会有时象一个孤岛,若属灵根基不稳,很易被感染同化。有些带领敬拜赞美的人,显然受了今世流行音乐及[脱口秀](talkshow)影响,模仿他们的作风。

  二:表面化
  甚多[敬拜赞美]给人的感觉是肤浅而表面、没有任何深度,正是今天整个文化的取向,与十八、十九世纪文化、文学比较起来,令人兴叹。

  有一次在讲道时,我问会众中有多少人在过去六个月中曾至少带领一个人归主,会众中有些人举手,我就转过身来将同样的问题问那些在半小时前,火热欢呼带领[敬拜赞美]的人同样的问题,却没有一个人举手。他们对福音的热情,似乎只是主日早晨在台上的那半个小时。

  三:表演化
  领诗的主要目的,是将全会众带领起来唱诗赞美主。但甚多时候,只见台上一群带领者闭目摇摆、举手高歌、自我陶醉,但台下会众却多数不开口,不投入、不情愿,象是在消极抵抗。

  四:情绪化
  圣灵的工作是自然的,是圣灵主动的,不是可以用人的方法[作]出来的。今天[敬拜赞美]的带领者,有时用各种方法[制造感情],[制造属灵空气],甚至有时司琴也知道如何加以配合,但结果适得其反。

  五:反客为主
  教会的主日崇拜及其他聚会,皆应以神的话语为中心。目前有一个趋势,就是[敬拜赞美]的时间越来越长,地位越来越重要,再加其他各种杂项,以致真正宣讲神话语的时间逐渐减少,而份量也不够。所以不少人叹息今天[讲台的贫乏](The poverty of the pulpit)。

  这是今天教会的一项危机,但是一般来说,教会对此情形没有太多的反应或改善,可能是因为下列几种原因:

  1:这是今世文化潮流的方向,教会很容易顺流而下。
  2:有些人认为这种方式可吸引更多青年人到教会来。这是根本的错误,教会增长不是倚靠这些人为的方法。
  3:有些人知道不对劲,但是怕人说:[跟不上时代],或[老古板],而不肯讲话。
  4:有些教会领袖,因本身对音乐无研究或专长,故不敢发言。
  5:一般弟兄姊妹们,或闭口不言,或消极抵抗。

  根据与一些有负担的同工同道们谈论的结果,谨贡献下列建议给今天的教会,希望作为大家的参考:

  一:正确了解[敬拜赞美]的意义
  [敬拜赞美]应包括全部聚会(唱诗、祷告、读经、讲道、祝福等),而不仅是前面那一段时间。在整个聚会弟兄姊妹的心都应是敬拜赞美神。若只是前面一段唱诗的时间,特别规定为[敬拜赞美],那是不是说其他的时间,不是敬拜赞美神?有些聚会的[敬拜赞美]自成一家,自我表演,所唱之诗与讲道内容无关。

  聚会时唱诗的真正目的是使会众心灵火热起来,准备聆听神的话。诗歌的性质与内容,应符合信息的主题,在会众心中为神的话作准备与铺路的工作。

  建议:
  反璞归真,将[敬拜赞美]仍旧称为[唱诗],并告知领诗的人,唱诗的目的是为了准备会众的心,及当日的信息(神的道)。

  二:严格挑选领诗的人

  唱诗为聚会之开头,极为重要。领诗的人之拣选尤需谨慎,如下:

  1、 信仰纯正,为大家所尊重。
  2、 有领诗恩赐。
  3、 服装得体,态度适中。
  4、 眼望会众(不要一味低头看诗本,或闭目养神)。
  5、 切忌讲话太多(领诗不是讲道,而且一般的诗歌简明易懂,不需太多解释)。
  6、 领诗之前应有充份的准备:
  (1) 祷告
  (2) 按信息主题准备诗歌
  (3) 与司琴联系
  (4) 与诗班联系
  7、 遵守时间――准时开始,准时结束,不要喧宾夺主,占用讲道时间。

  建议:
  领诗者最好受一些训练或指导,并应定期与牧者及会友代表沟通,听取大家观感。

  三:诗歌之选择
  今天不少教会在聚会时(甚至主日崇拜中),已经完全不唱传统圣诗,而只唱一些流行短诗。

  笔者绝对无意轻看短诗,如前文所述,从十一岁蒙恩得救开始,就喜欢唱短诗。但请记得,短诗不能完全代替传统圣诗。今天的出版商为了迎合潮流,大量供应源源不绝的短诗,但其中除少数佳作外,大部分在词、曲双方面皆非上选,很多在面世不久之后,无人再唱。

  但传统圣诗,乃是灵命深度之人的生命之歌,千锤百炼而成,历数百年而不衰,是教会的宝贵属灵产业,决不应由少数几个人之决定,而抹煞全会众享受圣诗之权利与福气。

  建议:
  诗歌之挑选,应由领诗者与牧师、传道人共同选择。传统圣诗与短诗各有优点,应该并重,且以大约各占一半为原则(可按聚会情况及需要而加调整)。

  诗歌是敬拜神不可缺的一部分,自古皆然。愿神恩待今天华人教会,在音乐的事奉上抓住属灵原则,抓住教会正统,抓住圣经教训,在今天的世俗文化洪流的冲击中,不失去目标,不失去重点,不失去方向。

  随波逐流容易,中流砥柱不易,逆流而上更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