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为中国而生的美国女孩(五):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本帖最后由 开心晒太阳 于 3-28 17:44 编辑

拥抱每一天110318——Pisces整理
  
  多子的乐母
  
  “祂使不能生育的妇人安居家中,成为多子的乐母。”(《诗篇》113:9)
  
  1990年,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一个名为《渴望》的电视连续剧,故事讲得是一位女工刘慧芳因收养了一个弃婴,而引发的种种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两年后,西安等地的一些地方报纸开始报道一个“洋慧芳”的故事,当然公开报道的是“好心”的“洋慧芳”,而隐去了她基督徒的身份,原来说的正是罗娜的故事。正式的孤儿院对她关门了,但她那颗源于基督的怜悯之心怎么能关的住呢?神给她一个感动: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于是她开始收养被遗弃的孩子。
  
  1991年1月,有人把一个被遗弃在医院里的女婴送给她,她为她取名“安诺”,开始精心抚养她,半夜要起来,觉也睡不好。但神给的恩典也很大,一位主内的妇产科大夫叫她如何照顾婴儿,许多姊妹也来爱心帮忙。
  
  几个月后,建安听她母亲说,她去看病的时候,在那家医院外面的长凳上丢着一个背着长着瘤子的弃婴。建安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罗娜。罗娜说:“抱过来呀!”许多人说:这个孩子背上长了一个瘤子啊!罗娜的心被刺痛了:“长了瘤子的孩子也是孩子啊。”于是建安把第二个女孩抱给了她。取名“天诺”。许多弟兄姊妹埋怨建安,说你赵弟兄实在太年轻,根本不懂带小孩是如何难,以为带一个两个都一样,给罗娜添了个包袱。其实罗娜并不觉得这是包袱,反而视为喜乐。建安也因过意不去,而更多的去帮助罗娜。
  
  两个月后,安诺和天诺同时拉肚子,罗娜带他们去医院,看完病一出来就看到一个男孩被遗弃在医院门口,当时是七月份,这个孩子没有穿衣服,很瘦,还脱水,是个有残疾的男孩,围观的人很多。罗娜立刻到一个姊妹家祷告,她不想看到叫人看到一个外国人抱走这个孩子,就请这个姊妹把这个孩子抱了出来,然后带他到另一家医院医治。出于人的好意,医生说:“这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了,你趁着跟孩子还没有感情的时候,赶快处理掉,不然就要花很多钱给孩子治疗。”罗娜的心又一次被深深地刺痛了。这是一个神所造的生命啊!是主耶稣所喜悦的孩子啊!她说:“我要!我要这个孩子!请快抢救他,快给他输液。”这是罗娜收养的第三个孩子,取名“以诺”。
  
  收养这三个孩子,罗娜遭受到了许多难处。不但她任教的西医大不再续聘她,陕西各大学都因她收养孩子,而不准她再教书,她搬出了学校,找了一个招待所住下。她要养活这三个孩子,要给其中的两个治病,要知道下一步的道路在哪里。她面对太多的挑战,太重的压力,有时候三个孩子一起哭起来的时候,真让她无奈。她也只有在神面前哭。
  
  然而神应许说:“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在她的难处中,神的恩典也伴随着她。许多主内的弟兄姊妹帮助她,神也借着许多不信主的人来帮助她。“人家是一个外国人,收养咱们国家的弃儿,咱们能帮忙就帮帮她嘛。”罗娜也借着这个机会,为主作了见证,传了福音。神也在她极困难的时候,给了她一个最有利的支持。与罗娜同住在招待所的一位徐州的教育工作者同情罗娜,愿意帮罗娜联系徐州的学校,眼看着罗娜要离开西安了,建安通过反复祷告,决定向罗娜求婚,他写了一封求婚信,并写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上帝给我的感动。”罗娜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她答复建安的是:“这也是上帝给我的感动。”两个文化背景截然不同,但却灵里相通,却同样单纯爱主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们一行五人来到了上海,1991年12月17日,罗娜和建安在上海怀仁堂举行了简单却庄重的婚礼。他们在上海住了约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中,他们分别住在不同的弟兄姊妹家,一共搬了十次家,整天背着箱子,这里两个月,那里一个月。弟兄姊妹总是替他们找比较偏僻安静的地方,因为怕好奇的人老是看着他们。有一次,他们住在浦东一个弟兄家里,那是一间旧房子,房间里什么架子车,轮胎,大铁桶,稻草什么都有,建安心想:“可能罗娜不会住在这个地方吧?连我这个西安长大的,也没住过这么差的地方啊!”结果罗娜一看,说:“好啊,好像耶稣的‘马槽’。”一家人就这样住了进来,他们一家人睡觉的地方,就是地上铺上稻草,再铺一层薄褥子,晚上睡的时候,还觉得挺暖和的。晚上罗娜抱着老大,建安抱着老二,最小的以诺没人管,就放在一个小车里,他一哭,建安就蹬一蹬小车。接着有弟兄姊妹,又安排帮他们轮流带孩子,好让他们夫妇去度蜜月。结果三天之后,罗娜就想孩子想哭了。于是蜜月三天之后,他们就回到了‘马槽’房里。感谢主,两个得病的孩子完全得着医治,健康的成长起来了。
  
  “伯特利儿童之家”
  
  罗娜、建安收养的三个孩子慢慢长大后,神开始带领他们去服侍更多的孤儿、流浪儿。
  
  1997年,罗娜带着自己的三个孩子去火车店附近的快餐店吃饭,店门口有一个约10岁的流浪儿,头发很长,全身脏兮兮的,在捡空瓶子。罗娜问他晚上在哪里住,他说在火车站里住。又问他吃饭了没有,他就说没有。罗娜就请他一起来吃。孩子说,他父亲是一个高中老师,和他母亲离婚了,一离婚后,他父亲就疯了,他母亲重新嫁人后也不要他,所以他就开始流浪。罗娜问他:“要不要到我家来住?”他说:“要!”罗娜就带他回家了。
  
  那天正好是建安生日的前一天。罗娜就对丈夫说:“神给你预备了一个现成的生日礼物——一个儿子。”建安当然是欣然接受这个“礼物”。其实早在1987年,建安就帮助过一个流浪儿,现在他开始和罗娜一起重新开展这个事工了。有次祷告的时候,圣灵给他感动:“你再去火车站,再去找孩子。”他一出去,就碰到两个流浪儿。他也问他们要不要来,他们愿意来。伯特利儿童之家的事工就这样开始了。
  
  这些年来,罗娜、建安在当地教会许多弟兄姊妹的支持、帮助下,先后收留了150个流浪儿和弃婴。与养育弃婴不同,服侍年龄大第一点的流浪儿,是一个全新的事工,这些孩子的年龄都在十岁以上,几乎每一个孩子的背后,都是一个凄惨的家庭悲剧,而流浪生活不仅在他们小小的心灵里,留下漂泊与苦难的痕迹,也使他们染上种种毛病。“伯特利儿童之家”的侍奉,就是要寻回这些孩子,为他们提供一个温暖的家,把福音传给他们,用基督之爱填充他们的心,以《圣经》真理重新建造他们的生命。
    
原文出自《拥抱每一天》节目博客:http://blog.sina.com.cn/ybmyt
.

  罗娜和建安刚开始服侍他们的时候,也经历了许多惊险。几个孩子刚住到一起时,彼此不和、纷争、打架,会发生各种事端。有一次建安出外侍奉,一个孩子把另外一个孩子锁在门外,不让他们进去睡觉,几个孩子就在门外垃圾箱燃火取暖,慢慢睡着了。幸亏罗娜晚上一点半起来查看,再晚一刻,火焰就会烧到孩子。孩子们中一个自称“蛇王”,要杀要打的,种种险情不断。建安回来后,果断地说:“你们这些孩子,洋阿姨这么费心照顾你们,给你们吃,给你们喝,你们还这么调皮,还要打假,做这些危险的事,好吧,送你们去派出所的收容站受受教育!”建安真的联系了派出所,叫了出租车,把五个孩子都带去了。罗娜就在家里哭,孩子们也哭。罗娜说:“怎么能把孩子送到那里去呢?”但建安坚持要去,本来他是要将那个最调皮的送去,但想想既然其他几个也到了,就都进去受受教育吧。没想到派出所全收。警察问他们哪里来,其中有一个调皮的,不好好回答,说调皮话,结果警察“啪”一个耳光打过来:“坐好,你在这还调皮。这不是你们教会的收容所,光讲爱。”这下可好,他们一立刻就老实了,一下子五个都进去了。
  
  过了五天,这五个孩子都跑回来了。他们跑回来后说:“我们在收容所可苦了,还长了疥疮。我们就祷告:主啊!让我们回家吧,我们还要见我们的洋阿姨,再不调皮了,再不打架了。我们狠狠地祷告,狠狠地祷告。
  
  五个孩子都回来了,罗娜非常高兴。这些孩子曾两次得疥疮。疥疮是传染的,在地道睡觉,一个传给另一个。一位中医学院的基督徒医生听说了,就主动跑过来送给他们药,孩子们很快就好了。
  
  “伯特利儿童之家”的侍奉,很快上了轨道。“儿童之家”分弃婴和流浪儿两部分。他们收的弃婴多半是有残疾的,有脑积水、耳聋、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蒙古症等各种情况。家庭教会很多弟兄姐妹参与了主的事工,许多家庭就成了抚养家庭。每一家照顾一个婴儿,这些婴儿首先会接受治疗,然后才送到抚养家庭。这些家庭成了“伯特利儿童之家”的有力同工和帮助。大一点的流浪儿,则留在“儿童之家”,每天学《圣经》,唱赞美诗,灵修,背圣经。每个孩子的文化程度不一样,有的一天学没上过,有的上到初一初二。所以很难给他们上正规的文化课。有时罗娜会让他们互相教,大的读过书的,会教小的识字,或者让他们抄写圣经。他们也很灵活,不死板,不专门固定某种方式。
  
  除了让他们学习《圣经》知识外。罗娜也让他们实际操练侍奉,她有时把他们分成小组,到街上去传福音。“儿童之家”许多弟兄姊妹奉献的衣物,也有适合大人穿的,而渭南街上流浪汉很多,每一组就带一些大人衣服和食物,找到那些流浪汉,对他们说:“耶稣爱你!”先要用耶稣的名,然后给他们传福音,给他们食物和衣服。男孩子的小组还会把这些流浪汉带到澡堂洗澡。建安说,有些是疯子,就很难穿。
  
  这些孩子在“儿童之家”待的长短不一。“儿童之家”开始两三年之后就有17个孩子待一段后回家,并把福音带回他们家乡。他们中间大多数都是因为父母离婚或者坐监狱而造成他们流浪街头的,现在大多数都是由爷爷、奶奶等亲属照顾他们。有些孩子也常打来电话,也有又跑回来。他们喜欢在这里学《圣经》,唱赞美诗,因为这里是一个彼此相爱的大家庭。有一次他们帮四个孩子找到了他们的父母,这些父母亲来接孩子时,都感动的流泪。说,“只有上帝的爱,才是最伟大的爱,最真实的爱。”他们都愿意回去后,去当地的教会听道,好好研究《圣经》。
  
  还有些孩子一直在“儿童之家”长大,十七岁以后就出外打工。有几个去家庭教会神学院培训。他们每个人都非常感谢天父奇妙的恩典,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在失去父母、失去家庭在街头流浪讨饭几年后,竟能够重新有一个温暖的家,重新到学校读书,每一个人都从内心感谢爱他们的主。他们说愿意在长大后多帮助人,多为别人着想。也有几个男孩说,长大后要办一个更大的孤儿院,帮助更多的无家儿童。听道他们都有这样一个报答主恩的心。罗娜、建安实在欢喜快乐,也得到了最大的安慰和满足。
  
  孩子们也和罗娜,建安夫妇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次“儿童之家”的同工们让孩子们写作业,让他们写写洋阿姨,这些孩子写的非常真诚。其中一个叫张宾的孩子,他的父母离婚,他被判给了父亲,但是父亲赌博,不好好照顾他,也不准他到他自己的母亲那里去。他记述了洋阿姨的点点滴滴的爱:“我感冒了,手烂了,洋阿姨带我去看病,”最后写道:“多想叫你一声‘妈妈’!
  
  数年来,罗娜、建安不仅在西安开了“伯特利儿童之家“,也到不同的城市,通过弟兄姊妹,开展孤儿流浪儿的事工。他们会捡几个孩子,然后把孩子交给他们,让他们在本地继续这些事工。
  
  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
  
  2003年圣诞节期间,广州街头一个人行天桥上,躺在一个残疾的小女孩,她下肢瘫痪,两条细细的腿上布满了伤口,血淋淋的伤口触目惊心,让人不忍目睹。女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更令人痛心的是,女孩的伤口快要结痂时,便又被人残忍的割开。有人在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操控这个女孩乞讨!
  
  2004年1月2日,广州市基督徒刘弟兄夫妇和另外一对基督徒把女孩从马路边抱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后,抱回家里。教会弟兄姐妹恳切祷告,孩子开始逐渐康复。这个女孩叫宫璇璇,十二岁了,是个没娘的孩子,她的亲生父亲把她卖给了别人。买她的人是要靠残疾人儿童乞讨致富的。弟兄姊妹对宫璇璇传福音,她接受了基督耶稣为自己的救主。当时国内各大媒体对此事件均作了报道。尽管刘弟兄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到自己是基督徒,但官方报道中只用“好心市民刘先生、林先生这样”的字眼。后来,宫璇璇小妹妹已被一家福利机构接收。操纵残疾儿童乞讨的人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广州的弟兄姊妹开始更多的关注到这个弱小的群体,他们开始去民政局救助站,帮助在那里的70多个孩子和流浪儿,请求有服侍照顾孤儿、流浪儿的弟兄姊妹,去广州帮助他们开展这个事工。2004年12月,建安夫妇来到广州侍奉。感谢神,已经有弟兄奉献了一套房子,可以让建安他们用。
  
  这里街上流浪小孩特别多,罗娜建安他们来了不到一个月,已带三个小孩到医院抢救:一个五岁小女孩,被安徽一个老年人故意在街上拉着讨钱,另外一个是在火车站立交桥底下睡觉,因为腿摔伤,长期没有治疗,所以严重感染。遇到罗娜半夜十一点路过那里,把他送到医院急诊室,医生讲立刻住院抢救。他才有十四岁,从广西来,半个月后病就好了。在治疗期间,有几个医生、护士因为知道是基督徒做这件事的时候,也多次来看望并送牛奶和面包。建安、罗娜也借此机会向他们和病人传了福音。实在感谢天父不断地在暗处帮助罗娜和建安,使他们有胆量、有信心去做这项工作。一切荣耀全归给神,因祂使孤独的有家,使到处流浪的孩子能享受到天父的爱。
  
  在这里我们也要诚心地求神,来预备更多的同工,来参与到“伯特利儿童之家”的事工中来,因为孤儿施工的工作量太大了,这些儿童流离失所,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
  
原文出自《拥抱每一天》节目博客:http://blog.sina.com.cn/ybmyt
.

TOP

呵呵,支持一下!












士力水

TOP

返回列表